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61章 我已经打算,终生不娶
    狗后两腿都已经骨折,在医院里包扎好后,已经到了下午。    医生把狗装到箱子里,这条狗也是能忍,只有在包扎的时候哼唧了两下,后来就没有吭声,爬在箱子里,庞然大物,有点可怜。    言驰上车,女性车辆,开的远远没有他的野马爽,空间有些小。    他调整好坐姿,打电话出去,“回来了就见个面。”    “没空。”对面的人淡淡的回了他两个字,有一种饱经沧桑过后的薄凉。    “在找你的狗?”    “在你那儿?”    “不巧,今天路过你的小区,撞了它。正好,见个面。”    ………    半个小时后,黑色的古斯特驶进了某酒店的停车场,蹭亮的车身在阳光下有一种奢华到无法攀附的冷茫。    车停。    男人下车。    黑色的西装裤包裹着他修长的大腿,酒红色的衬衫盖住了他自身而来的锋芒。行走间,大腿的肌肉若隐若现,透着张弛有度。    进酒店时,匆匆而来的服务员撞到了他,对方停下,忙说着,“抱歉,对不起。”    他拍了拍肩膀,启唇,“无妨。”神韵间没有一点的冷气,只有浓稠到让人不敢直视的冷漠。    服务员推下去,拍了拍胸脯。    男人抬头进去,四年的时间,岁月已经敛去了他一身的冷傲,剩下的就只有搅不起来的淡漠。    位置是靠窗,远远的他就看到了言驰,还有一个座位放着一个大大的箱子。    他过去,“言少爷。”    就这么一个称呼过后,他坐下来,去看狗。原本是没有声音的,直到他的手一伸过来,狗就呜呜的两声,委屈的很。    旁边放着一个单子,上面这些狗的伤势,他拿起来看了看,没有大碍。    拍拍它的头。    “现在突然回来做什么?”言驰开口,手放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磕着桌面,姿态娴雅。    他离开兰城也有近四年的时间,言驰早就想找他,可是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    今天,巧了。    “想回来就回来了。”厉弘深抬头,手却没有离开箱子,狗把他的手抱的紧紧的,“言少爷在想什么,怎么会撞到了它?”    “作为一个养狗人,不好好看自己的狗,让他出来乱窜,你不觉得是你的失职?”    厉弘深不置可否。    年纪大了,越发的不想去争辩什么,只要狗没事就好。    “你失忆好了?”再问。    “还没有完全好,你应该庆幸,否则,你就该倒霉了。”这些年他对于过去都是在懵懂里,有忘记的也只是这四年的事情,关于厉弘深和明嫣,言驰听过些什么,但是道听涂说的东西,他从来不信。    厉弘深捻着手指,没有多说,只留下三个字:“我等着。”    起身,抱着箱子,回去。    言驰拿起杯子,一口喝了大半杯水,让那冰凉侵入到五脏六腑。    ……    四年年捡到这么狗时,它才只有几斤,如今也四十多斤,已经是个成年狗了。放在后座,开车回家。    狗很安静,这个车里的味道是它熟悉的,也让它安心。    又到了一个秋,这个城市改变了很多,熟悉又陌生。车子缓慢的在路上行驶着,免得让后面的狗受了惊。    他原本只是想回来住几天,现在狗受伤,恐怕要多留些日子。    回到家,把狗抱下来,到客厅,抱下来放在沙发上,打开电话,给它看动物世界。这么些年,这条狗都是形影不离的跟着他。也没有什么伙伴,于是就把它养成了看电视。    它看起电视来,很乖巧,一动不动。    这个别墅还是以前的那个,一切照旧,什么都没有变过。没有佣人,只有园丁一个月来两次来弄一弄花园里的花,不要让它荒废过去就好。    男人去给狗倒了一杯水过来,喂给他喝。    等喝完,不知道是不是麻药退了,所以开始疼。它开始不安,哼哼唧唧的叫,男人坐下。它的体型大到已经不适合抱到怀里来,但是上半身可以搭到他的怀里。    狗可怜兮兮的窝在他身上,他干净而修长的手温柔的抚着它的毛发,“谁让你乱跑的,一点没看住你,你就不听话。呆在我身边,跟紧,别瞎跑。”    狗像是听到了他的话,头拼命的往他的手心里拱。    柔顺又听话。    他兀自勾起了唇,浅浅淡淡的笑容在唇角处一闪而过。    他什么都不做,就陪着它看动物。头靠在沙发,闭着眼晴,精美的脸庞在谙暗不清里,眉眼如画。淡然、从容,透着纵是天踏下来也不会皱一直眉头的冷漠。    这张脸,独得岁月的厚待,依然,俊隽如初。    不多时,电话打来。    他没有拿,狗的两爪伸了过去,从沙发上把他的手机给捧了起来,然后放在嘴里啃,好像这样他就能把这个电话接了。厉弘深淡定的把手机拿下来,接通,开免提。    上面都是它的口水。    手机的边缘还有好多被它啃出来的痕迹,手机已经旧了,但他一直没有换过。    “回来了?”欧阳景的声音。    “回来了,今天上午到的。”他回,狗伸出爪子想要拿手机,他握住它的爪子,让它不要动,举止温柔。    “出来么?”    他低头看了看这条狗,回:“不了,团子受了伤。”    欧阳景没说什么,只是嗤笑,“我在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