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58章 她什么时候要过你
    厉弘深昏迷了两天两夜,身上有多处伤,高烧反反复复。    向盈盈来了,在医院里贴身照顾。容月卓在公司,和欧阳景平起平坐,算是已经正式进入公司。    昏迷的第二天,容厅来了。    对于这件事,他表现的很愤怒。    “这就是你教的孩子,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都不顾!!”容厅讨厌的就是这种男人!    向盈盈不卑不亢的回击,“他若是真的喜欢那个女人,就算为她死了,我也不会说什么,我的儿子是有血有肉之人,是把女人当人的人。”    容厅绷着唇,想发怒却又忍了,像是以前他对向盈盈做过的事情……如今厉弘深也这么大,很多话,他也不能说了。    “给我好好管教他,真是放肆。”容厅也没有多说,给向盈盈了几句警告离开。    向盈盈也就是听听就过,没有当一回事。儿子大了,她不仅管不了也不想管,他做事有自己的考量,再说这感情的事儿,旁人又怎么说得。    ……    厉弘深醒来的时候,是半夜。    烧才退下,身体很难受。骨折的腿,包扎的更加严实,现在是动都动不了了,头部很沉重,里面闷闷的疼。    坐起来,房间里只有向盈盈。眸,稍稍的闭了一下,想来应该是睡了好久,否则母亲怎么会过来。    看看外面的天色,乌漆麻黑。目光一闭,靠在床头,俊美的脸庞淹没在夜色里,隐隐可怜抽动的额角。    隔天。    容月卓来了,着一身西装,很少见的装扮,气质卓然,倒也是有模有样。    他看着厉弘深,走近,很想说点什么,却又一个字没有讲!    沉默。    最后给了他一个剜人心的眼神,离开。想来是想找他说说眀嫣的事情,但是,厉弘深又重伤在身,又忍了。    从来到走,不超过五分钟。    向盈盈叹了一口气,她这个母亲也只能沉默。    ……    晚上欧阳景过来,说了说工作上的事情。厉弘深偶尔的插上一句话,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几天的时间消瘦了一些,脸颊变的越发的分明,比先前看来,更加的薄冷和不近人情。    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工作上的事情说完,按照这个程序就该说说私事。    欧阳景在等,等他开口。    但是没有,等了好大一会儿,他完全想提起眀嫣的打算。    也不想知道,眀嫣去哪儿了。欧阳景不知道他该不该提,想一想……还是算了。    “你好好养伤,工作上有什么事情,我替你兜着。”    厉弘深闭上眼睛,嗯了声。    欧阳景出去。    在外面碰到了向盈盈,她一直在等着欧阳景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    上一秒发生的事情都已经是过去式,欧阳景真的不想提,而且厉弘深和眀嫣之间的故事,有很多他都是不知道的。    “也没什么,就是分手了。向妈,我不好多说什么,改天让您儿子告诉您,只要他愿意说。”欧阳景想,厉弘深是很难说出那些事了。    “眀嫣去哪儿了?”    “我不清楚,但是她短期内应该是不会回来了。以后和弘深也没有什么关系,不会再在一起了。”    看那天那个样子,眀嫣和季棠之间的关系,也是一言难尽。    做戏的成分很高,但是却是不能否认的。眀嫣是被他带走的。    向盈盈哦了一声,哎,这事儿发展的……    ……    五天后。    眀嫣到了加州,在路上的行程都花了五天的时间。    人跟着颠簸,气色也差了很多。季棠很忙,季可可就和她一起,算是照顾吧,彼此也有一个伴儿。    按照郁清秋给的地址去了某医院,一路辗转找到了言驰的休息处。    病房里没有人,眀嫣在花园里看到了他。可能是刚刚复健完,正躺着休息在。旁边有专业的老师在给他说话。    薄薄的阳光一洒而来,落在他微微沾着汗水的脸颊,优质的五官哪怕是比以前瘦去了很多,但那股阳刚又摄人的男人味,没有减去半分。    这段时间的锻炼可能很有用,胸膛的肌肉,若隐若现。    双手落在腰腹处,交叉而落,勾勒着腰身,结实中还有点纤细感。    好多个日子,眀嫣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看到过他,那时候他以为他死了。    克现在醒了,外公外婆不在了,家里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眀嫣隔着四五米的距离看着他,鼻头很酸。他什么都不记得,忘的一干二净。    就连她这个妹妹,也不知道。    眀嫣想,她来看看就好,远远的看几眼,知道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这样就可以了。    看了一会儿,不知道闭眼睛的男人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手一伸,示意旁边的人不要再说话。    他扭头看去,阳光灼灼,落入了他漆黑的瞳孔,折射出黝亮的光芒来。    和眀嫣的眼神撞了一个正着。    他眉头一皱。    然后起身,起来时稍稍的晃了晃,站的并不是很稳。    但也就是晃了两下而已。    眀嫣那张脸,他见过,所以记得。听原南风说,那是他妹妹?    他嘴唇一咧,“来看我了?”声音沉哑,一如既往的磁性好听。    他一开口,眀嫣隐忍了半天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是,她来看他。    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