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56章 言昱宁回来了
    姜可可跑到眀嫣的病房,谁让她半夜睡不着,果然失眠也有好事,看帅哥,哈哈。    眀嫣还没有睡,靠在床上,摆弄着杂志,里面是什么内容,她并不是太关心,消磨时间罢了。    这漫漫长夜,总得找点事干。    “明姐姐……”姜可可冲了进来,眀嫣头都没有抬,“怎么了?”    “我看到一个贼好看的人。”    眀嫣没有回,其实杂志里面是什么内容,她真的看不进去,还有几个小时就要离开。    这心里,如同被蚂蚁爬过,说不清的滋味。    “他爱吃糖,拿了我一颗糖就走了。”    糖。    眀嫣半敛的眸轻轻的眨了一下,那种细微的小变化,姜可可是没有发现的,仰头,一副痴迷的描述那男人是如何帅气。    两分钟后,眀嫣把杂志放下来,打断她,“有点困了,你去休息吧,都快要起床了。”    还有四五个小时,就要走了。    “好,明姐姐。”她在口袋摸摸摸,想给眀嫣一颗糖,一掏才发现没有了,她笑嘻嘻的出去。    不知世事艰苦的少女,真好。    眀嫣往后靠着,闭上眼睛。伸手关了灯,翻身,心里有跟线在缠绕着,细细麻麻的感觉,透着一种窒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开始下起雨来,小雨,淅淅沥沥。眀嫣扯了扯被子,接着又是一个响雷打来,太过急,眀嫣吓了一跳。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眀嫣把被子往里面窝了窝,有点凉。    此时,有开门声,声音很轻。    眀嫣没有动,那人过来,深一脚浅一脚,和往日的走路声不一样,他站在床边,没有动。    眀嫣的背是对着他的,却依然能够感觉到他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是紧致而深邃的。    眀嫣攥紧了手指,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病房里原本是空旷的,因为他进来仿佛少了一半的空间,呼吸都那么的薄弱起来。    这个雷打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是五六分钟而已。    打雷的过程中雨下得大了些,等到雷停,雨又转小了。    他没有离去,眀嫣也没有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离开。    这是在干什么,他以为她还会怕打雷吗。不会了,眀嫣现在不怕水也不怕累,都是因为他。    还记得那一次,大雨滂沱,雷雨交加。在他那个屋子里面,他把她摁到墙上,强行做那种事情。    她怕得全身都在颤抖,眼前是一道一道的闪电雷鸣,她怕死了,反抗过哀求过,他什么时候又放过他。    眀嫣后槽牙咬的死紧,深入到骨髓里的仇恨又一次增长。    一个姿势躺的久了,难免就有些不舒服,于是她翻了一个身。    这么一翻身就看到了旁边的柜子上有一个泛着彩色光的东西。    因为有些暗,有些不清楚那是什么,于是伸手拿过来,是一根棒棒糖。    就在那一瞬间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剧烈翻滚,眼泪从眼角嗖的一下就滚了下来,又快又急。    那个糖她狠狠的攥在手心里,过了一会儿又猛然把它砸在地上。    扑通一声,声音清脆。    她拉起被子,把自己盖了一个严严实实,身体卷缩着,在颤抖。    ……    机场。    七点钟,向盈盈下飞机,她没有通知任何人。    还真是有些冷,出来以后,从小小的行李箱中拿了一件毛衣出来,套上。    路人行色匆匆,走过去时碰到了箱子,路很滑,箱子的原地划了一个圈。    那人赶紧停下,把她的箱子扶正。    “抱歉。”    向盈盈笑了下,说了声没关系。他站起来,抬头,冲她客气一笑。    这人挺年轻,也不过20出头的样子,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少年,只是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离开,没有拿任何的行李,只是在肩膀上背了一个小小的包,里面看着空荡荡的,也没有什么东西。    身材很挺拔,步子里迈的挺开,透着少年该有的落魄之气。    向盈盈直到上了出租车才想起来,这人是言彦华的小儿子,言昱宁。    他不是和眀嫣闹过新闻吗?现在回来了?    ……    这一夜,厉弘深几乎没有怎么睡过,直到早上六点多钟才昏昏沉沉的眯过去。    醒来时已经八点,外面还在下雨,很小。    他坐起来。    一会儿有护士进来,查房,“厉先生,那边已经有两个病房都腾了出来,您需要转过去吗?”    厉弘深头靠在床头,闭着眼睛,浓密的睫毛往下一刷,“不必。”    “好。”    护士出去,又过了十分钟主治医生进来,昨天晚上主治医生并不在,今天上班才发现厉总也住了院,于是就问了一些简单的情况,最后才道,“明小姐已经出院了,你知道吗?”    “你说什么?”厉弘深坐直了身子。    “您……不知道?”    厉弘深掀开被子下床,右腿打的石膏有点不太方便。    “她,她已经走了。”    厉弘深浓眉一拧,问:“去哪儿了?”    “这个就不归我们管了。”    厉弘深的眼皮子突突的跳了几下,拿手机给季阳打电话,让他开车过来。    季阳的速度也很快,不到20分钟,车子就已经开了过来。厉弘深下楼,上车。    “厉总,去哪儿?”    厉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