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48章 你会不得好死的!
    厉弘深还记得那一天她送过来的信,那几个看似平常却锋利藏刀的字。她说她不稀得要他的种,要打掉他的孩子,那么,现在这出血,是事后血?    他侧了侧头,看向窗外。    “厉总,是要去医院么?”    “嗯。”    血流成这样,自然是要去看看。这时躺在他腿上的女孩儿醒了,可能就是因为肚子太过疼痛,所以导致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清醒过来,从他的腿上起来,眀嫣下意识的就捂住了肚子,真的好疼,像是在抽筋一样,更像有跟麻绳在拧着。    旁边的人,还有出声,那一双目光沉黑又高深莫测,手指细细的捻着,手腕翻转,放在了车窗。    这才开口,“很疼?”    眀嫣扭头,看了他一眼。不过就是一眼,就如同细细绵绵的针朝她扎来,匆匆收回视线。    “去墓地。”声音很沉,嗓子有些哑。他看着她的眼睛,“这个就是去墓园的路。”    眀嫣没有说话,身子一侧,打来了车门,顿时外面的凉风吹来,如果不是厉弘深拉着她,可能……她就跳了下去。    他拽过她,同时拉上了车门,这个方位,身体必然会有接触!    他硬实的胸膛碰到了她的胸口,鼻息在那一瞬间也在空中缠绕着,眀嫣没有动,拳头!紧握。    厉弘深目光一沉,她的手,还在他的掌心里,很冰凉。眀嫣往后一扯,不想和他接触,他没有松手,一捏!    “你没瞎。”    “你很失望?”眀嫣看着他的眼睛,过。眀嫣这双眼睛有多明亮,有多千娇百媚,今天,它就有多清凉和猩红!    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只猛兽,没有害怕,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决!    厉弘深也看着她,这双眼睛多漂亮,他要已经知道,从来都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以前是,现在还是。只有那段时间在装疯,想要从他的身边跑时,那眼神也是,玲珑剔透,时时都笑意盈盈,看到他,身子一软,老公~就喊了出来。    他没有说话,眀嫣用力一抽,抽出来了,他空空的掌心掠过了凉风。    “我要去墓园。”眀嫣再次重复。    季阳放慢了速度,他从后视镜看着厉总,等着他的命令。    厉弘深晃了晃手,看着前方,“那就去墓园。”    她若是不去的话,还不知道要干什么。    季阳哦了一声,车子转弯。    眀嫣看着窗外,全身的筋脉都绷到了一起,似乎一触即发。看着窗外,许久都没有眨一下眼睛。    厉弘深也看向外面,两个人只看隔着一个人的距离,仿佛有无形的障碍物横在了两个人的中间。    玻璃是暗色,上面倒映着女孩儿的侧脸,苍白。    她在看外面,他在看她。    ……    冷风寒濏,墓园里,一个人都没有。林立着众多的孤坟,一排排望去,那是一种安静的凄凉。    风来,诡谲之色,在萦绕。眀嫣跑进去,燃到了坟墓前,就嗖的一下跪了下来,真的死了!!!    眀嫣在以前就想过,如果外公外婆有过世的那一天,她一定会哭死过去。那时候想想就很难过了,可是,现在却一滴眼泪都没有。    妈妈死的时候,她才五岁,还不能真正的懂,人的生离死别。    后来就被送到孤儿院,等到明白了永远的睡着就是以后再也见不到时,妈妈已经去世了好几年,眼泪也少了。    哭不出来,可这心里怎么会有种肝肠寸断的感觉。    好像心脏被压在一个大石头之下,一点点得挤出里面的血肉,身体里已经血肉模糊,可外表,却是一片的宁然。    风来,吹着她的发在眼前摇摆,身影单薄的可怜,她跪在那里,就像是一个纸片人,风一大,就能把她吹走。    后面的男人,站在那里,在昏暗的光线里,站立如松。磨灭不去的是他那一身的冷茫,被掩盖的是他眼底深处的怜惜。    眀嫣跪着往前走了几步,手碰触到那土壤,还有先前被她刨出来的小洞,下面的水泥石板,早就已经被边测掉下去的涂给盖住。    她还没有来得及见他们一面,人就没有了,两个人,双双离去。    就这样跪了两个小时,她慢吞吞的站了起来,没有掉一滴眼泪,可那个神情已经把悲痛欲绝给诠释到了极致。    跪久了,身子有点站不住,趔趄了两下,最后还是没有倒下。    站着的地方,有血化成了几个小圈。她对着他伸出了手,“拿来。”    厉弘深也站了两个小时,他与她之间,也就是三米的距离。    今天的天气很不好,乌云密布,没有阳光,死气沉沉。女孩儿的头发被风吹的凌乱,在眼前缭绕,遮住了那一双眼睛。要怎么形容她给人的那种感觉,就是,苍茫天地,她可能只凭着最后一口气站着,这口气,却又,虚弱的很,禁不起任何一点的风波。    厉弘深收回目光,问,“给你什么?”    “房产证。”    她在厉弘深的车里看到过。    如果房产证给了眀嫣,那么这个东西迟早会落到言彦华的手里,一旦到了他的手中,那么,眀嫣就别想得到!    “你这种情况,你拿了它……”他顿了下,剩余的话没有说,改口,“我替你保管。”                    过往的交谈,在脑子里循环。眀嫣往前踏了一步,她看得见,是多么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