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41章 怀里一重,他本能的一抱
    清晨,凉风瑟瑟。    眀嫣下来的时候,一阵冷风吹来,她稍稍的拢了拢身上的衣服。这是穿的郁清秋的,过于大了点儿。    外套还有一顶帽子,刚好,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外公外婆起的早,所以,她要早点去。所以人很少,车子也少的很。    郁清秋原本说要送她,但是她不想太过招摇,没有必要,自己打车去就好。    在街头等了五分钟,才等来一辆出租,拦上,上去。不知道外公外婆怎么样了,那个房子的房产证到了厉弘深的手里,到底是怎么到他手里的,明嫣不敢想。    前些天看到了外婆的餐盒,但愿二老还身体健康。    大概是情绪正处于一个低落里,又或者说心思飞向了外公外婆家,没有发现,这辆出租车的司机,也戴着一个口罩。    从她上车开始,那别有所意的目光就停留在了她的身上。    ……    四合院。    灵堂已经摆上,两个老人生前就不喜欢大操大办,死后也就在家里吊唁罢了。当然也没有多少人,原南风和厉弘深,还有季阳。季阳纯粹是跑腿办事的。    等到墓地选好,就可以入土为安。    厉弘深到底是和明嫣有过夫妻之实,所以相对于原南风来说,自然要做得多一些。    这个冬天好像来的特别的早,才10月份就已经冷的想要穿羽绒袄。    原南风和厉弘深倒是两袖清风,都是穿着衬衫和西装裤,不怕冷。    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保持着原样,后院里的鸡,季阳也已经喂了。    蔬菜棚里的杂草也给铲除了,四合院外面的花花草草,季阳也都处理好了。    他还摘了一些蔬菜,在厨房里做了一顿午餐,好像这个家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若有邻居经过,依然能听到切菜声和整理屋子的声音。    他把饭菜猜到桌子上,叫两位总裁过来吃饭。原南风饿,他起来,这人怎么也得吃饭不是?    厉弘深没有动,原南风也不叫他。出去,他问,“眀嫣怎么了,跑了?找不到了?”    季阳点头,“是的。”    原南风喝了一口气,脸色不太好,胃有点疼,饿的。    看着那些菜,也没有多少食欲。    “这个速度,她应该还没有出城,怎么就找不到?”    “也不仅仅是这样,还有,明小姐她……”打掉了我们少爷的孩子,可季阳一想,这话这么说出来,就有点传闲话的意思,少爷最讨厌。    “若是明小姐想躲,诚心想躲,这么大一个城市,是不轻易被找到的。”    这倒是。    想当初,原南风找原芷蓝,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结果也没有找到。这些女人啊,就喜欢玩失踪的戏码。    其实很多时候,她们能够向他们撒个娇,示个软,那一切的事情都解决了。他会把他的一切都献出来给她,可……    事实,偏偏相反。    原南风嗤笑了下,一杯水喝完。胃疼的难受,喝了半碗汤,不吃了。    ………    他进去,这种乡镇上的祭奠,原南风也算是参加过,毕竟他兄弟无数。    但懂得也不多,烧纸还是知道得到,不能断了烟火。    厉弘深正在烧纸,火苗腾腾燃起,他的脸色依然是不好的,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吃饭了,也好不了。    他半跪,也烧纸。    “要不要帮忙?”    “用不着。”厉弘深回。    原南风的薄唇稍稍一勾,没有说话。厉弘深烧好纸,起来,到外面。    “厉总,您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出去办点事,你在这里好好守着。”    “是。”    ……    厉弘深才前脚刚走,后脚一辆奔驰就过来了。他下车,直奔屋里来,季阳没有见过他,自然要问。    “走开。”    季阳,“先生,你……”    “季阳,让他进来。”原南风在中堂看到了,开口。    季阳这才放他进去,他则坐下来,吃点东西。    原南风没有起来,继续烧纸。外面的人进来,可能是很意外,以至于没有任何反应。    “言总,如果我是你,就该跪下来,磕三个响头。”    言彦华鼓了鼓腮帮子,毕竟是长辈,毕竟是死者,跪下来,磕头。    但是,没有烧纸。    原南风也没有“提醒”,言彦华只问,“怎么死的?”    “油尽灯枯。”他淡然而回,丢了纸去烧,燃到了指尖上来,他缩回手,纵然是疼,也没有畏畏缩缩的放在嘴上去吹。    火苗升起,照着那个泪痣,好像是在眉间游荡的笔墨。    言彦华没有再问,“交给我就好,原先生可以下去休息会儿。”    原南风多多少少知道言彦华的为人,他抬头,那犀利的眼神从言彦华的身上一一扫过,那精芒让言彦华的心头忽然一凛,“怎么?”    “我喜欢亲力亲为,言总,请便。”    言彦华不着痕迹的深呼了一口气,目光一转,出去。    原南风对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言驰啊言驰,你他妈真是家门不幸。    摊上这么一个父亲。    他拍拍手,等季阳吃的差不多,把他叫进来,不要断了火。    他晃悠悠的出去。    这个四合院,质地非常好,格局也是古色古香。庭院很大,所以才会有很多商家惦记着,价值很大。    他晃了一圈,然后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