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39章 终生难忘的生日礼物
    外婆在那一头,没有半点哭腔,可颤抖的声线已经把她的那种悲痛欲绝,体现的淋漓尽致。    厉弘深愣住,“外婆。”    对方已经挂了电话,没有再说。厉弘深快速的到停车场,上车,直奔四合院。    从公司到那里,最快的速度也要四十分钟,并且全程速度都在六十以上,三环,高架。    半路,打了电话回别墅,“把眀嫣交给季阳,让他把她带到她外公外婆家,快!”    柳姨,“是。”    厉弘深放下手机,加快速度。    其实这时候的柳姨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她自己一个人先回来,买了很多的菜,需要早点准备。米冬和保镖还在外面,十分钟前,米冬打电话来,说和眀嫣走散了,正在找。    柳姨让家里的保镖也一同出去了,现在怎么办。少爷打电话过来,她都不敢说实话。只想着米冬和保镖能够快点把明小姐找到。    柳姨收拾菜都没有心情,过了五分钟,她再次打电话给米冬。    “人找到了吗?”    “没有啊,这里都没有,怎么办,要不要告诉少爷?”    柳姨想了想,今天是少爷生日,总不能让他过个生日都风雨飘摇的,“暂时不要说,你们赶紧找,快点儿!”    “好好。”米冬也不敢多话,叫保镖一起,快找!    然而,二十分钟已经过去,还是杳无音讯。    厉弘深这时候已经到达四合院,门是敞开着的,好像在等什么人。厉弘深车子一停,就赶紧过去。    外公在大堂的躺椅上,不过是一两天没有见到而已,脸色就已经发黄的不行,变化太快。    人早就瘦的没有什么人形,和第一次见面,相差甚远。身上盖着一个毯子,看着就像是陷入了深度的睡眠,可,细看又不是。    睡着和死去是不一样的,远远不一样。    外婆在一边……吃饭。一碗面条,颜色很奇怪。若是仔细闻的话,还能闻到一点刺鼻的怪味。    厉弘深忽然想到了那时候外婆说的,    他两步跑了过去,急道:“外婆!”    外婆嗯了一声,抬头,眼睛里干涩,血丝清晰可见,很干。    她冲着厉弘深轻轻的笑了一下,唇边还有一丝乌迹,“我有六个小时才会断气,不急。”    面条已经被她吃的七七八八,只剩一点汤水了。厉弘深把那些东西推远了,“外婆,你……”他心里那根弦,绷的死紧,外公走外婆要跟随,让他震撼!    “我们去医院。”他弯腰,就要去抱!    外婆摇头,起身,到外公的旁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帕来,斑白的发,随风而荡。她没有哭,也没有过于激动的动作,很平静。可越是平静,就越让人看得心酸。    外婆拿着手帕给外公擦了擦脸,一寸一寸很缓慢,也很认真。两个人都很瘦,外婆和外公相比,唯一的不同也就是她还活着……然而,厉弘深看着已经吃下去的有药的面条,六个小时的寿命!    他拿起手机去外面打电话。    外婆看着他的身影,知道他是去干什么。头侧着对着外公笑了,眼尾勾起,声音里是无尽的苍桑,“我说话算话,说来陪你,就一定会来陪你。可是我还想看看嫣儿,你再等我几个小时,我和你一起下葬。”    没有人回答。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残阳如血,从格子窗透过来,像薄薄的血水侵满了房间。外婆咳了下,下意识的拿手绢一捂,吐出了什么,她没有看,把手绢折过来,擦擦自己的唇角,然后扔到了垃圾桶里,手帕摭挡的血,很快就染上来。    “驰儿我们是看不到了,也罢,反正他爸喜欢他,不会不管他,嫣儿不同。等下了地狱,我们一起去给女儿赔个不是吧,没有照顾好她的一双儿女。”    外婆把外公的手握在手里,已经冰冷,已经僵硬。    外面。    厉弘深眸底潋滟:“你说什么!”    “对不起,少爷,我们正在找,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柳姨也没有办法了,瞒不住了!    相信?    厉弘深这时才真正的明白过来,他这一个下午的心宁不宁、无法集中精神到底是从何处而来,并不完全是小女孩儿的撩拨,还有来自他敏锐度的提醒。    他提防了这么久,可怎么又会想到她在这个时候、这一天走!    目光腾然染上了兽的猩红,“给我找,纵然是她今天死了,也得把尸体给我拖过来!”一字一句的从唇里吐出来,沉重有力!    放下电话,他进去。    外婆握着外公的手,正在说些什么,见他进来,她抬头,“还有多久?”    “很快,嫣儿很快就会过来。”她如是道。    外婆笑了笑,“那就好,你坐。”    “我们去医院!”    “不了。后院的鸡还没有喂,有些蔬菜我还没有来得及摘,孩子,不要坚持让我去医院。如果你心里有我们二老,就在这里陪陪你外公。我去收拾一下屋子,然后换身衣服。”再来就是平静的去死。    “外婆。”他如鲠在喉。    “坐。”外婆轻轻的一个字,把外公的手塞回到被子里面,起身,把桌子上的碗筷都收拾好。屋子里格外的安静,只有碗和碗相碰的声音,那声音一下一下的挫着心脏,每听一声,就觉得有锤子在心上砸了一记。    外婆把这些拿出去,身子很瘦小,步履也近蹒跚,在庭院里一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