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24章 你是我孩子的爸爸
    此刻的明嫣就是雨后挂在枝头之上的茉莉花儿,娇.小玲珑,还不堪一击,纵是躺着,却也有一股摇摇欲坠的虚弱感。    厉弘深还抓着她的手,如此的凉。她的那番话说出来,听在他的心里,就像是她的这只冰凉的小手攥着了他的心脏……    他久久不语。    女孩儿等了一分钟,他也没有回答,只是手指一动,反握着他的手,头往起稍稍抬了抬,很想得到他的答案:“不可以么?”或许是因为这份迫切,让她的声音有一丝丝的沙哑。    男人这才才开口,“你知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厉弘深。”    “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他又问。    明嫣这段时间身体都很不好,所以头抬起来一会儿就已经酸了,于是倒了下去,声音柔柔弱弱,“我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我肚子里孩子的爸爸……这话轻柔,却有力量。    厉弘深的目光忽然变得很幽暗,在一片昏黄的光线里,看着她白板如雪的小脸蛋,眸光流转。弯腰,手伸进被窝里,扒开她的睡衣,掌心贴向她的肚皮    连肚子都很凉,脸与她有很近的距离,呼吸相错,“我要这个孩子。”    明嫣看着他,没有说话。    “所以好好养身体,把孩子好好的生下来,嗯?”提高的尾音,醇厚低没,带着几分命令感!    明嫣黑白分明的眼晴看向他……他低头,在她的唇角吻了吻。小女孩儿的皮肤总是这么舒服,凉凉润润,欲罢不能。    “这算是威胁么?”如果她没有把孩子健康的生下来,或者说,中途有个什么意外,孩子掉了,那么言驰还是不会回到外公外婆的手里。    厉弘深抬起头,目光里的余光听到她这话时,眉头微皱,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想,随即脸色冷了几分。    他就看着她,有半分钟没有说话,然后直起腰来,神色再不如方才的温和。看着她,居高临下,一个字:“是。”    转身,拿着睡衣进了洗手间。    明嫣躺在床上,没有动,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全身哪儿都在被子里,只有这只被他握过的手没有。灯光倾下,洋洋洒洒,落向她的脸庞……    不一会儿里面响起了水声,在这个安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的突兀。    她转了一个身,背对着他的那一边,手摸向了还很平坦的肚子。这是自怀孕以来,她第一次去碰触自己的小腹,还什么都感觉不到……    孩子。    这个孩子,她要怎么生。    ……    这个澡,厉弘深洗了大半个小时,比平时的时间要超出十几分钟,他才出来。拿长长的浴巾擦着湿湿的头发,瞄了一眼床上的人,不知有没有睡着。    但也只是匆匆一瞥,他就去了阳台,关紧门窗。    坐在小圆凳子上,上面摆的有烟和打火机,他习惯性的拿了过来……烟蒂往唇里一含时,他看到了旁边的躺椅,想起了先前还在这里睡觉的人,于是又拿了下来。    仰头,看着黑漆漆的天空。    天色黑暗,如一块巨大的幕布,勾勒不出男人优质的脸庞,只有那暗沉的气息,在肆无忌惮的蔓延。    他坐了很久,直到头发是半干状态,才进去。躺到床上,关灯,手伸出去,出于本能的就把她给勾了过来……她倒也乖巧,没有动,任他抱着。    睡了这么久,身上还是凉的。头发上的幽香扑鼻,低头,唇从额角滑了下去,碰到她的脸颊,便有些无法自拨。    “明嫣。”    声音很低很低,像是隐忍了很久,如今再也忍不下去,从喉咙里溢了出来……如细纱的流动,缓慢而哑。    女孩儿若有似无的呜咽了一声,她在半梦半醒间,或许只是下意识的回应……可是这一回应,就如同一道催化剂,一瞬间就挑起了他身体里压制许久的猛兽。    唇往下,攥住她的唇……    一开始,就是急风鄹雨。    大手也剥去了女孩儿身上穿的衣服,赤果对他。明嫣不得不醒,她没有去推他,没有用,也没有去迎合。吻从唇到了脸颊,再往下……    有些痒,她缩缩脖子。    可有些事,到底是不能做的,尤其是这种时候,为了孩子着想。他过了过手瘾,吻够了才把她松开。    过了会儿……这个‘会儿’也只是给明嫣一个喘气的机会,细细碎碎的吻,落向红.唇。    “好香。”    醇厚到骨子里的声音,响在她的唇齿间。    明嫣在被子里下的手,小小的攥了起来……好久好久没有这种心跳不受控制的时候,男女之间的云.雨之事,无论是事前,还是事后……都是折磨骨筋的东西。    ……    厉弘深吻够了,就搂着她,直到她睡去。他看着她的脸,过了许久才睡……    他想,他也需要随身备着安眠药了。    早晨。    明嫣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    看看时间,也才七点不到。她掀开被子,身上没有穿衣服,匈前却有吻痕,下床,披上睡衣,洗漱,下楼。家里多了一个小姑娘,二十多岁的样子。    柳姨:“小明,她是厉先生请来陪您的。我是年纪大了,你们年轻人的东西,我都不太懂,她叫……哎,你叫什么?”    “我叫米冬,明小姐好。”    明嫣冲她点了点头,去餐厅,她不需要什么陪同的人。但既然给她了,那就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