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18章 我不想活了
    “没有人愿意要我,你也不要,那么,你来干什么?”    厉弘深望进她的眼睛里,听到这话,手抬起来,托着她的后脑勺,两个人离的很近,鼻息都在相错。    小女孩儿那孱弱的模样,就像一个快要爆炸的里面装满了水的气球,不敢让人轻易的碰触。    所以让他说话都很小声,“要,我要你。”    他这一辈子不善言词,很多话都是埋在心里,喜欢也好,恨也罢,都会在心底深处,不会在表面上显山水……或许在这一刻他会觉得这话有几分重量,多久以后才明白,最真不过这时,这一句我要你。    她不知道。    当然,他自己也不知道。    小女孩儿痴痴的笑了起来,看着他……笑得嘲讽又苍凉,然后起身,站起来。跪久了的身躯,腿脚发麻,起来时晃了两下,他伸手……    她往后一退。    夜色很深了,风更大。    刮来,吹着她一头乌黑的头发在脸侧处飘,她没有看他,凌乱的落向别处。    “死人堆,多少孤魂野鬼在这里飘……你说这种话,不怕下地狱么?你要我……那你还不是和我离了婚……”声音很轻,也很凉,一如这风的温度。    从她的嘴里吐出来,又被风吹到他的耳里,总觉得这声音里是加了东西的,是带着锤子的刺。    直直的落向他的心里!    他直直的盯着她的眼晴,一只手放进自己的口袋,声音微沉:“你都想起来了?”    那小女孩儿可能是因为太冷,所以冻得头有些疼,就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一幅娇弱的身躯好像被吹散的花儿,不堪一击。    她没有回答,只是发出了一丝类似于疼痛的吟声。    “明嫣。”他一步跨过去,再次搂住了她。    小女孩儿没有挣扎,她没有力气再挣扎,她也想找个地方靠一靠。这个臂弯……她抬起头来,那苍白如雪的脸正对着他。人真的很奇怪,晚才那眼晴里还是痛苦,这一会儿就变成了沉入深渊式的苦,是的,只能用苦这个字来形容。    “我不想活了。”    什么!    厉弘深的心头,猛地一震。    “没有什么可以让我留恋的,没有……”她又重复。    她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呢?    真的没有了……    她的亲生母怀上她,是想用我来要挟别人,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不是想着那是她的女儿,当然她没有埋怨,那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她的亲爸爸也不要她……言驰的妈妈收养了她,给了她很完整的母爱,可是给她疼爱的永远是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妈妈,言驰,言昱宁,外公,外婆……    可能她就是个没有良心的人,除了妈妈,和不知生死的言驰外,其它人都在世,可纵是这样,在她的心里也卷不起什么烟火来,活着,有什么好。    “明嫣!”厉弘深音量加重,喊着她的名字,胳膊用力一收,把她紧紧的搂到了怀里来。    她没有说话,任他抱着,沉默。苍白的小脸,看向远处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一瞬不瞬。    下一瞬……    “当着你.妈的面,你说你不想活了!你可曾想过她年迈的父母,你的外公外婆,你不想他们安享晚年?”这声音随着风一下子灌进她的耳朵里,这么近的距离,她甚至能感觉到他说话时那胸腔的震动,隔着衣服,渗过来,像一座无形的枷锁,对她压制和压迫!    她的瞳孔慢慢的收回来……慢慢的燃起了几分愤怒    她松开他,看他,在昏暗不清的视线里,那视线覆上了一层小火苗,很轻,可也算是有了丝人的气息。    厉弘深手腕翻转,伸手把她的小手拉到自己的手心里来,指腹在上面慢慢摩.擦,“老人禁不起再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只能活着,只有活着!”    他不让她死,她就必须活!    明嫣没有抽回手,可小小的拳头却握了起来,看着他,一字未发。    真正的悲伤是哭不出来。    真正的愤怒是一个字都无法说出。    他也看着她,眼神再平静不过……可这夜色如此昏暗,在那平静上,总归是多了几分清冽之味。    ……    从墓园里出来,两三百米的距离,他抱着她出来,走了好几分钟,此时已经凌晨三点。    他把她放到车上去,她闭着眼晴在,但他清楚她并没有睡着。    绕过车头,不远处那辆出租还在……在打着盹,可能是不放心吧,毕竟不知道厉弘深是不是坏人。厉弘深上车,点了一下双闪,车灯来回闪,才把那司机惊醒。    他看了看,确定那姑娘安然无恙的出来,才甩甩头,让自己清醒清醒,开车离去。    做人,得讲良心不是,两万块钱,也不能白白的收了,只要没事就好。    ……    明嫣虽说是没有睡觉,可全身就像是被抽走了骨头,软绵绵的……男人的身子斜过去,把安全带给她扯过来,鼻子无意间碰到了她的脸,他顿住,看向她。    脸真白,又凉又嫩,轻轻一碰,舒服极了。    他低下了头……    亲了口,安全带插上,伸手从后座拿过他的西装外套,给她盖上,开车。    全程明嫣都没有再睁开过眼晴,也没有动,红灯时,他拉着她的手,她也没有反抗……先前那些怒气,似乎是没有了,又恢复了毫无生气。    厉弘深想,她的记忆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