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15章 她不能成为我老婆么
    厉弘深回头,下意识的就朝屋里面看去。但下一瞬,他明显的感觉到他扶着的人,全身一僵,同时……前面言彦华也是一震。    两个看对方的视线,都非比寻常,像是旧识,像是……关系匪浅。    这种神色,很能让人往更深的一层关系去想。    厉弘深微拧了一下眉,“妈,你们认识?”    向盈盈没有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言总,好久未见。”这是一个很恶俗的话,可不同的人说来是不同的意思,有分开的恋人那相思溢苦的痴情、有好朋友久别重逢的喜悦、还有仇人相见时的咬牙切齿。    这话从向盈盈的嘴里说出来,却是复杂难辨,像极了两个恩怨很深的两个人见面时依然有几分水火不容,更像是在说‘哟,你还活着’。    “是啊,好久没有见面了……”言彦华在感叹。    “你进去找她,我和言总聊几句。”向盈盈对厉 弘深道。    “好。”他到里面。    等他的身影消失,向盈盈才开口,“我儿子直接把我带到了这里来,莫非他娶的是你的女儿?”    “是的。”    “你有几个女儿?”    “就她一个。”    向盈盈怔了怔,随后苦笑,“真是孽缘。”。    从落地窗往里面看,他的儿子半蹲,正在和那名女孩儿说话,后者并没有理。他从口袋里拿了一颗糖递给她,她却没有接。    这是向盈盈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儿子去哄一个女人,以前和盛云烟在一起时,他不曾降低过自己。    她的目光落在这个女孩儿的脸上,隔着窗户,有些反光,根本看不清。    她往进走了几步……只能大体看到那女孩儿的一个轮廓,很秀美。待还想多看一会儿时,他的儿子已经把她抱了起来,去了楼上。女孩儿看起来很困的样子,窝在他的怀中。    向盈盈:“……”其实很多时候儿子大了,也是别人的。    “盈盈,这些年你在哪儿呢?”言彦华问。    向盈盈回头,一笑,带着一丝嘲讽,“叫我向小姐,盈盈不适合你叫,让我儿子听到了不好。你不是想要出去么,那就走吧。”她进去。    “盈……向小姐,你要去看明嫣?”    “她叫明嫣?”向盈盈拧眉,继尔又想到了什么,回头,一步一步朝他逼去,虽说小巧玲珑,却有着锋利的气场,那是岁月给她最有用的东西之一。    “你还给她改了名字,言彦华,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你终究不让她姓言,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言彦华到底是一个大总裁,哪时被一个女人这么质问过:“你想为她打抱不平,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种话?”    向盈盈像没有听到他后面那句,唇起:“你不配当父亲,或者说,你不配当一个男人!让她不随你信,真是太对了!”    “你!”    “我许久没有和人吵过架,也很久没有骂过人。我骂你,迟了二十多年。”    言彦华有怒气,可面对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故人,他也只能忍,掉头离开,头也不回。    向盈盈深呼吸好大几口气,才把心里的火气给灭了去。    她怎么都想不到,言彦华的女儿竟是她……和自己的儿子还成为了夫妻。    ……    她在外面站了十多分钟才进去,又等了二十多分钟,厉弘深才下来。她看着自己的儿子,从楼梯处慢慢往下,深色的衬衫冷峻而沉稳,面相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气质卓然。    这份气质,比起他爸爸年轻的时候,有过之.    她笑了笑,“把她哄睡着了?”    “她睡眠不好,所以陪了一会儿,抱歉。”    “抱歉什么,是觉得冷落了我?”    厉弘深没有回,这种问题……无论怎么回,在对方的心里都达不到一个满意的状态。搂了搂向盈盈的肩膀,让她坐下来。    “和言总谈了什么?”    “浅聊几句罢了。”    “您和他……什么关系?”    向盈盈往后靠了靠,又叹气,继而看着厉弘深的脸,“这些事情你不用知道,我能自己解决好。”    厉弘深低眸,最后把向盈盈的手抓到了自己的手里,她的手很小,也就和明嫣差不多,细细的按摩着她的手指,声音低软:“有些事我并非是有意要瞒着您,而是……”    “那你就是故意要瞒我。”    厉弘深:“……”    “一样的心理,我现在就是想瞒着你,我不是很告诉你,我也想让你体会一下那种把亲人当成局外人的感受。”    “……妈。”    向盈盈抽回自己的手来,揉了揉太阳穴,“你去陪她,我想安静一会儿。”    厉弘深在近几年很少看到自己的亲妈这种消沉的样子,她没有说过‘我想安静’这种话。他依然想询问,可向盈盈已经给了他一个‘你赶紧走’的手势。    他只能起身,上楼。    小丫头开始嗜睡,许是身体不好的原故。    他坐在床边,看着她……她平躺着,小肚子还很平坦。    他的手摸过去,很轻,里面有一个小胚芽,就怕惊扰了正在生长的她…    小女孩儿并没有睡多久,只有半个小时,眼睛一睁开,就看到旁边的人正盯着她看……    她往后缩了缩,好像看到他在这里,很不适,也很不情愿。    “退什么,再退,你就会掉下去。”    眀嫣听着,慢慢起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