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14章 云烟,你真有了?
    如若不是厉弘深在走前,说过他走时明嫣什么样儿,回来时还得什么样儿,恐怕言彦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去外面跑了一圈,他也不想对明嫣动手,可现在她的状态,让人很气愤。    ……    从言家到名流公馆,最近的路线是一个小时,不堵车的情况下。厉弘深到时,已经八点钟,向盈盈不在,只有盛云烟在庭院里晒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眼晴看不到,穿裙子最方便,这凉飕飕的空气,她也不怕冷。盛去菲也美,但没有明嫣的娇俏可能,也不像郁清秋那样带着几分盛气凌人,她就是那样,温温婉婉。    乍一看,就好像不争不抢却依然有她一片天地的女人。这种气质,最能蒙蔽一个人的眼晴。    她脚上穿的是拖鞋,摸索着拿着洒水器,里面水有点多,她提起来有些吃力。猫着腰,另一只手去摸 索着花在哪个方向,洒水。    “清晨,有露水,不需要洒。”男人走过去,拿走了她手里的洒水器。    盛去烟直起腰来,阳光中也有风,吹散着她的黑发……第一次,第一次她看到厉弘深没有那句深情的‘深’,而是沉默。她比明嫣要高一些,两人这么站着,头顶也到了厉弘深的下颌处。    “不打算说点什么?”他再度开口,把洒水器放在一旁的亭子上,向盈盈喜欢干这些事情,养花照顾花,她的最爱。    “伯母被容家人叫走了。”盛云烟道,转身,手扶上了凉亭的柱子。她也略显憔悴,想来也是昨晚没有睡好的关系。    厉弘深刚才在门口的门卫那里就已经知道此事,他盯着她的侧脸,“还有别的事情说么?”    盛云烟那眉微微的往起拧了拧,‘看’向远处,落在柱子上的手,一点点的扣紧,骨节处泛着白,一分钟,两个人之间如死一般的沉寂,一分钟后,她才道:“我想和你谈的你不愿意谈,那就算了吧。”    她想谈的无非也就是想和他在一起……想结婚,和以前一样,除此之外,还有……她低了低头,朝着自己的小肚子‘瞄’了一眼,复又若无其事的抬头。    这么一个小动作,自然是落入到了男人的眼中。他眉峰一紧,看着她,声音冷了好几个度:“真有了?”    盛云烟那眉眼顿进被一种愁云笼罩着,她没有说话,小拳头握着……从他的身边绕过。这条路她是从这里来的,所以现在自然也知道怎么走,进去。    风只过,飘起了裙摆,在花草中摇摆,身影也窈窕曼妙,走进去,自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厉弘深没有逼问她到底是不是怀了……其实也不用问,向盈盈传来的消息,多半是真的。    ……    容家。    容厅把向盈盈叫了来,自然也让容厅见识到了一个女人的蜕变,和往日太不相同,她早就已经脱胎换骨。她站了有半个小时,没有坐,对于她来说,容厅是她的长辈,没说要坐,她就得站着,而且……    坐不坐,对她来说,真的无关紧要。    容厅朝着外面瞄了眼,有迈巴赫驶进来。    “对于你儿子,一味的包庇杀害他老子的凶手,你怎么看……我很想知道,这么些年你是怎么教育他的。让他只记得母亲,就忘了他还有一个爹?”容厅对向盈盈说话,并没有多严厉。    一是年纪大了。    二是到底是厉弘深的亲娘,要给他面子。    向盈盈身形削瘦,身段却是优美的,有一个笔直的身躯,哪怕是年岁已大,但精气神还在。    “别人家怎么教育的,我就是怎么教育的。容先生,他是一个成年人,他有他自己的判断力和对待事情的一个正确的考量。我不会特意对他提起您家人,但是……也不会去恶意诋毁你们。”    看似轻描淡写的话语过后,其实是有别的意思,简单一句话就是:我——懒得提起你们。    对于向盈盈来说,过去的事情,她可以当作一场泡沫,可她却不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换句话说,她不屑,和他们对峙,只是在浪费她的时间。    说大度?    并非。    容厅的手掌在暗暗的搓了起来,眼里锋芒如刃:“如果我要你回意大利永远不要出现在这里,你儿子我要他呆在容家呢?”    向盈盈无谓一笑,她的神态端的是温润和淡然,那是一种经过岁月的磨练才慢慢升起来的处事不惊的气质,“怒我直言,如果我儿子同意了你的这个说法,那他在我心里就是不合格的。当然若是他真的听了你的话,把我丢向意大利,我也无妨。有他,我能生活得更好,没有他,我的生活也会惬意。”    容厅目光稍眯,在想着她最后那名话……    “容先生,我想……如果没有您,容家会更强大。我一直想知道,您活一世,要强一生,有几个是真正的听你的。”    “你!”容厅嗖地一下站起来,气胀成了猪肝色。    厉弘深说得也对,让向盈盈和容厅说话,他怕向盈盈把容厅给气死。    正好外面的人进来。    向盈盈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了她的儿子。    他走来,保护性的把向盈盈就护到了自己的身后,“爷爷,有事儿?”    容厅很讨厌他这个动作,好像他真的是十恶不赦之人,他能怎么样,能把向盈盈给弄死不成!!    “当然有!我就问你,你打算把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