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07章 求你,善待她。
    从市区到达外婆居住的四合院最少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厉弘深开车过去,只用了四十分钟,他一个人。    车子一开去,外婆就在门口处,大门也没有关,头上点了一个红灯笼。几个月没见,外婆的头发白了很多,人也跟着憔悴了不少。灯光的照耀下,那白发呈现出一种灰白。    她靠在门框上,看着车来,很兴奋的冲了上去,“嫣儿!”    车停,厉弘深下车,只有他一个人。外婆的脸上自然难掩失望,她想看的是自己的外孙女。    “外婆,明……”他停顿了只有一秒,便把那称呼给接了起来,“嫣儿她有事,目前不在国内。”    “不在国内……那在哪儿?”外婆目光一转,又道:“是不是到她哥哥那里去了?如果是这样,倒也好。”    顺势接话,“是。”    外婆笑了笑,“进来吧。”    外婆没有问厉弘深有没有吃晚饭,就自顾自的去了厨房。    这个季节,郊区比市区要凉爽许多。院子里还是有很多的花花草草,依然清香有余。穿过去,到达大厅,外公躺在藤椅上,虽说天气凉爽,但远远没有到需要盖棉被的地步。    听到脚步声,他说:“嫣儿,是嫣儿来了吗?”    厉弘深绕过去,到外公的面前,“是我。”    外公瘦了不少,头发基本上全白了。就连那个眼晴都没有一点的精气神,他也失望,没有见到他的嫣儿。可他心里清楚,他是个将死之人,面前这个人,也算是他的外孙女婿。    他指了指他前面的凳子,“坐。吃晚饭了没有?”    “外公吃了么?”厉弘深坐下,以一个晚辈的身份对待,恭敬,谦卑。    “一会儿看你外婆做什么,我再考虑要不要陪你吃一点儿。”外公说话时中气不足,但依然从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来。    “好。”厉弘深回。    他们是明嫣的亲人,话题总是免不了围绕着她,“她最近怎么样,胖了还是瘦了。这丫头年纪轻轻做错事,又不能上学,又背负了一身的骂名,我真怕她会受不了。对了,你不会因此对她有看法,对她不好吗?”    男人的手缓缓的握成了拳头,不着痕迹的,然后又松开,“当然不会。”    “那就好。”    “说什么呢,就知道给孩子施加压力。他是我们嫣儿的老公,当然会对嫣儿好。嫣儿在国外,在照顾她哥哥呢,弘深是个大忙人,有自己的事业,总不能一直跟在嫣儿的身边。”外婆从外面进来,温文而笑。    手里是一个托盘,里面有两个碗,放在桌子上,一碗是鸡汤面,还有一碗很少很少的干面条,什么都没有。外婆把那碗鸡汤面摆在了厉弘深的面前,“很晚了,将就一下。”    “很香,谢谢外婆。”    “一家人,别客气。”    外公从藤椅上站起来,行走得很缓慢。棉被才刚刚离开他的身体,他就嫌冷。外婆走过去,帮忙给他披上。厉弘深起身,扶着,到餐桌前。    他没有问病情,当着病人的面问,很不礼貌。    外公吃得很少,也很慢。他和厉弘深的食物,完全就是两个待遇。吃饭时,厉弘深不经意的抬头便能看到外婆在偷偷抹眼泪,不时的朝着外面看一眼,很期待能够看到谁一样。    饭后。    外公还想和厉弘深聊一会儿,可身体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天气,他觉得冷,想回被窝躺着。外婆把他送回到房间里后,拿了一个盒子出来,打开,里面是一张房产证明,推到厉弘深的面前,“我不知道明嫣嫁给你时,言家给了她什么嫁妆,我想那姓言的也不会给什么。我们老两口什么都没有,也只有这个房子。我等到他死后,我也不想活了。”    “我们活得太累了……年纪轻轻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为了两个孩子,我们一直忍着到现在。结果,驰儿是个植物人,是生是死,我们怕是也等不到了。这套房子,我不知道能值几个钱,或许你不在乎,但也是我能给你的唯一的东西……”    厉弘深看着那张房产证,手指缓慢移动,落向那纸张上,泛黄的纸,很有年代感。    这个四合院,有很多老一辈的影子,市值最少最少两百万以上,比居民楼值钱。    “收下它,当是我们给嫣儿的。万一哪一天,你们离婚了,我是说万一……请你把它卖了,给她,让她好好过好下半生。”    厉弘深的目光从房产证抬起来,看向外婆,那一张饱经风霜的脸,眼里噙满了泪水,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清晰有力,带着她全部的决心。    对于老两口来说,他们是偏向明嫣的。至于言驰,他若是长睡不醒,那他就不会需要这个房子。若是他有一天醒了,会着他的双手,能争回很多套这样的房子,而且言彦华也会给他本钱。    明嫣则不一样。    她没有妈,也是个没有爸的女孩儿。    有什么东西落在厉弘深的心口,给了他一种撕裂性的感受,平生,前所未有。    ……    十一点。    他从四合院里出来,上车,把手里捏着的那个东西放在储物盒。他自三岁以后,跟着向盈盈去了意大利后,就不怕什么,从来。今晚却不敢多看这个毫无攻击能力的本本。    大门关了,那红灯笼还点着,晕红色,光影低迷。    他开车,离去。    走出两百米开外,从后视镜里看到那灯灭了。是外婆在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