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05章 你想什么时候要我的眼晴
    唇齿厮磨,彼此纠.缠。    厉弘深一手捧着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抱着她的腰,过大的衣服下面还有夹板,她的后背有多处伤口,细细的闻,还有药味。混合着她身上原本的清香,在鼻息间轻轻围绕着,钻入心扉里,牵扯着她。    不由自主的的把她的身体往过拉,两人肢体贴紧,一刚一柔。放在她后脑勺的手指,插.入到她乌黑的发丝里……慢慢的一点点的往前移,直到脸庞,捧着。    唇尝到了她口中的幽香,禁不住的再往里探去。    如此柔.软,如此香甜。    他睁眼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颊,她的眼晴是紧闭着的。没有施任何脂粉,肌肤还是吹弹可破,细致的毛孔,隐隐可见皮肤下面的毛细血管。    睫毛自然上卷,有一双漂亮眼晴的女人,哪怕是闭着,也是美的。那线条优美流畅,极具风韵,上面还有点点泪痕,更显得她的风味。    这么漂亮的一双眼晴啊……    他猛地一闭眼,重重的吻了下去!    浅薄的阳光穿透云层,地上落下两人的身影,很紧……互相缠.绕,微风吹过,女孩儿的青丝飘扬,在地上勾勒出一道飘逸而……利落的影子!    他退开了她。    手也慢慢松开,后退。她眸光氤氲迷雾,看着他,这一回没有再动,没有扑上云。唇上水色潋滟,痴痴的,没有说话,轻咬着下贝.齿。    厉弘深单手放进口袋里,阳光之下那脸庞是如同笔墨之下的精致,一幅画,便也只剩下了惊.艳,再没其它。薄光落在他的脸上,那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    “听话点儿,否则,伤就好不了。不要哭,一哭眼晴就不美了。”他说。    明嫣咬着唇,她指了指自己跟前的位置,声音也是带着哭腔的,“你站那么远干嘛,你站这儿来。”    软侬的声音,又楚楚可怜。    厉弘深给季阳一个眼色,季阳过去,摊开那份文件:“明小姐,签吧。”    明嫣看也没有看一眼,直直的看向他,似乎是在寻求他的意见。    “签。”一个字,这是命令,这是明嫣没有办法反抗的命令!    明嫣的眼眶一红,“为什么?”    男人没有回答。    “明小姐,还是签了吧。”季阳又再次开口。    她还是没有看他,而是看着厉弘深。两个人视线对视的那几秒后……男人掉头就走。明嫣忽然追上去,速度比谁都快,挡住他的去路:“你为什么要和我离婚,你嫌弃我吗,你也觉得我是个精神病吗?”    她好像很怕别人说她是精神病,站在他的面前,小手攥着他的衣服,指背上已经微微泛白。厉弘深看着她的眼晴,玲珑剔透,真美,上面浮的那一层水花,侵泡着那明亮的珍珠。    “乖,把字签了,嗯?”他低声诱哄。    “我不要!”    “明嫣。”他低低的喊着她的名字,低沉的男低音,像大提琴拉出来的能够进击到人心灵深处的浑厚,“别闹,把字签了,乖乖的待在这儿,听他们的话。”    明嫣咬着自己的唇,眼泪又掉了出来,她不服气的伸手一抹,眼眶红通通的,“你爱不爱我?”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声音里的中气不足。    她哪怕是现在精神不正常,可冥冥之中,像是有感应……所以才这么的没有信心。    女人是水做的,这话一点都不假。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因为哭泣那苍白的脸上总算是多了一点红润,她颤颤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没有人问过厉弘深这类问题,第一次,还是一个对着他哭泣的小女孩儿。    他盯着她,好几秒。那声音和他本人一样,不咸不淡,“不要问这种没有用的问题,最后再说一次,听话!”后面两个字,语气压得很重。    绕腿离开。    与她错身而过后,他的脸上有一种很淡很淡……异样表情,转瞬即逝。    “明小姐,请。”他听到季阳的声音。    “你是不是叫厉弘深!”    小女孩儿还是没有理他,对着他的背影吼道,声音从喉咙里迸出来,尖锐。    他的脚步一停!    嘎然而止!    “你是不是叫厉弘深,你告诉我。”她又问了一遍。    起风了……    不知道是不是又要变天,今年一整年,气候都不好。这个秋也没有给人几天爽快的日子,乌去过来,摭住了阳光,天空黑暗了几分。    男人的脸上没有了光线,那几分生而带来的倨傲就很明显。他回头,没有表情,瞳孔深邃而沉黑,挺拨的身躯挺立在阴云之下,有一种他矗立在云端之中的高高在上。    “我叫厉弘深。”    那一次,明嫣发现容月卓和盛云菲做暧时,她痛哭了一整夜,早上从酒店房间里出来,碰到了他。一身昂贵的西装,好像从天而降。电梯里只有他们俩,她哭得全身无力,他扶了她一把。    说:“我叫厉弘深,我想娶你。”    有些事情被尘封在记忆深处,记不起来……可在碰到似曾相识的场景时,脑子中,又有着零碎的片段。    一句话让他们开始,今天依然因为这句话,结束。    明嫣先是怔愣,随后那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扑扑的往下掉。脸上浮现了很沉痛的表情,她摸着自己的头,使劲拍了一掌,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想起什么……    随后她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