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03章 最痛苦是生不如死
    枉她怎么叫,最后还是被带走,门关上,病房里一会儿又恢复了安静。是那种死灰一样的安静,没有一丁点的声音,包括自己的心跳。    浅薄的阳光也被云层给摭去,病房里一瞬间就陷入了那种似黑非黑的光线里,男人矗立于此,看着楼下停在那里的警车,许久都未曾动。    是一尊没有思想的雕像,世俗洗不去的魅力,还有时光磨灭不去的冰冷。    过了好久,他才回头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那金属的门把手上还有一个手指印,很深,过了这么大一会儿也没有退去,印子不大,小巧玲珑,手指纤细。    缩回视线,看了看手里的糖果,五颜六色的包装纸,被撕开了一条小口,但没有完全撕开。是他先前撕的,她一直说要吃糖,抱着他的胳膊不停的撒娇,想吃棒棒糖,他下楼去买了一颗,她的肠胃并不是很好,所以少吃。    当然一颗糖,也能哄她半天。    捏在手心里,把翘起来的包装纸给抚平,最后却发现……已经抚不平,完整的包装纸,缺了一个口。    有敲门声,他捏着糖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外面的人进来。    司机季阳,“厉总,容先生请您过去一躺。”    ……    容劲秋已经死亡,对于容家,甚至是梵爵集团都不是一个小事。容劲秋也不是独身一人,上有老,下有小,就这么突然死了……    好在容厅这个人很爱面子,这件事情也没有在医院里闹,他只字不提,回到家,他就是王。    厉弘深和容月卓站成一排,容劲秋的正牌妻没有出来,在料理容劲秋的尸体,要联系后事。    容厅脸色铁青,那扇被厉弘深砸坏的玻璃已经补好,他手里的拐杖也换了一根更加奢华的。坐着,手衬在拐杖的最上方,那一双眼晴似是藏了很多的剑,直勾勾的盯着厉弘深!    “怎么是你一个人回来,没有把杀人凶手带回来吗?”沉声问道,因为怒气,声音都已经变得沙哑,他额角的筋一直都是暴起状态,他在隐忍!    “我记得,昨天说过,我和她都不许到这里来。”厉弘深回,一身暗色系的衣服,挺拨笔直的身材,直挺挺的站着。    “怎么,和我玩文字游戏?”容厅也是怒极反而平静,但这种平静却很不真实,好像下一秒,他就能挥刀杀人!    “并非。”厉弘深停顿了一下,才回:“她杀人偿命,我已经把她交给了警察。”    就这么一句话,一瞬间就触动了容厅的怒火!他嗖地一下站起来,拿着拐杖猛地朝桌子一敲,水果盘里的东西飞溅而出,水晶水果盘也应声而断!    这个力度和当时打明嫣时,差不多。    毕竟有厉弘深拦着,他还是打断了明嫣的两根肋骨!    “我不是说过,这件事我要私了!厉弘深,你好大的胆子!”b    交给警察局,一个精神病,根本不会赔命,关一关,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这气吞山河的声音,让家里行走的佣人,都不敢放肆,低着头,夹着尾巴,小心走路,绕过战火硝烟的客厅!    “如何私了,走法律程序是最好的选择。”    若是私了,明嫣当即就会死在他的手上。    容月卓侧头瞄了眼厉弘深,心想着他倒是会搞,先下手为强。只是这种妻子杀死了他亲生父亲的戏码,他要怎么坦然的和明嫣继续。    其实他不相信明嫣会杀了父亲,无论明嫣是不是疯子,她到底是一个没什么攻击能力的女孩儿,她有多大的力气能抵得过容劲秋这一个大男人。    可事实上,容劲秋的死,就是那一刀给害的!    容月卓闭了闭眼,忽然……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爷爷,不要发火,心平所和的解决也是一样,我去看看我爸。”转身,走人,去了后院。    容厅没空理他,他现在气血攻心,心思全在厉弘深,“你是觉得把明嫣送进了监狱,我就不能对她怎么样是不是?”    灯光之下,厉弘深那一双漆黑的瞳孔如深井般,那一汪让人无法读懂的神情,他缓缓开口:“我愿意,认祖归宗。”    容厅狠狠一怔,“你说……你说什么?”    “我说,我愿意认祖归宗。”    他又重复一句,字正腔圆。    容厅看着他,竟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是一条硬汗,他坚信没有靠拳头和势力解决不了的事情,他这一生风里来雨里去,如今年岁已长,血液里的一些东西,已经无法更改。    比如:越老越注重血脉。    厉弘深近三年前,回来,站在这里对他说,他愿意为梵爵效力,总裁之位,谁有能力谁得。容月卓对于生意,好像并没有多在的兴趣,而他,做得很漂亮。    哪怕是回来,他的目的不纯,为了救牢里的女人。    容厅曾有很多次压迫他,彻底回归容家,他一直不同意。前段时间,容厅提了要求,可他依然拒绝。    今天……    在今天他唯一的儿子死去的这天,他要认祖归宗。    目的是什么,容厅心里清楚的很!依然是要保牢里的那个女人,因为他清楚的很,把明嫣送进牢房里,是最安全的。而历来,容家的掌事者,手里才有很多权利,在警察只要不过份,基本都是一言九鼎。    如果厉弘深不当这个总裁、如果厉弘深把明嫣放在外面而不是警局,容厅想要整死她为自己的儿子报仇,有百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