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01章 她是真的疯了么?
    欧阳景真没想到明嫣会问出这种问题来,当下一怔……她的这个问题过于犀利,让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而且……他若是知道这小丫头片子会问这么尖锐的问题,他就不玩了。    “你这……好像不是一个问题。”    “那就抽一个回答。”    “你不是精神病,你只是对过去的事情记不太清,简称失忆。”他这么说,他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对,本来就是,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明嫣撇了他一眼……    欧阳景衬着胳膊肘,“下回谁说你是精神病,你就打她。这是骂人的,你根本没有得这种病。你就和你老公恩恩爱爱的,多好。”    明嫣没有回,把.玩着手里的牌,小脑袋瓜不知道又在想什么,冥思了好几秒钟……    欧阳景以为她又要问厉弘深的问题,他还在心里想着该用什么谎言去圆,却不想,她的小身子猛然往前一凑。    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的伤,牵扯到,她哟地一声又退了回去,喘气,等到不疼了,才问:“我问你,你和我老公关系是不是很好?”    “还行吧,我是他属下。”    “好,我问你,我怀疑他出.轨了。”    “……你怎么会这么怀疑?”    “昨天我闻到了他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她一幅郑重其事的表情。    欧阳景摸摸后脑勺,想着这小丫头的鼻子还挺灵敏的。但她记得昨晚,那么就应该知道她和容劲秋之间发生的事情。    “那是他.妈,哦,就是你婆婆。昨天生病住院,所以染上了女人的味道。不过你既然说到昨天,你记不记得你在泳池边上碰到了一个男人,然后你还伤了他?”    明嫣歪着头,“是吗?我昨天去了泳池?我伤了人?你不要诬陷我。”    欧阳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丫头片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正常……其实他自己也说不上,她是现在这个状态好,还是以前。    可若是好了,在她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她真的能承受?    ……    欧阳景在病房也没有呆了二十分钟,他没有和一个精神病人呆在一起过,所以倍感压力。    她的思维跳跃得非常奇怪,让他接受无能。不由得又想叹息一声,好好一个姑娘,就这么傻了。    在外站了一会儿,厉弘深过来。    “容伯父的情况怎么样?”欧阳景来时去粗粗的了解了一下,伤口并不是很深,但是伤到了肝,重要部位。    厉弘深沉默,双手落入到口袋里,朝着病房瞄了一眼……    “放心,她情绪上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这个记忆真的很混乱,她记得你昨天身上有其它女人的味道,说你出.轨,但记不住她去过游泳池,也不知道和容劲秋之间发生的事情。”    厉弘往旁边走,欧阳景跟着。    这件事情,容厅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最近一段时间他到医院里来比回家要勤很多,如今他的生母、生父还有明嫣都住在医院,倒是巧了。    “把她送回到名流。”    她?    她指的是谁,盛云烟?    欧阳景想了想,同意了。    这时厉弘深的电话响了,陌生号码,他拿起来,接通。    “喂。”一个单音字。    对方,那声音是懒散而富有男性的魅力,“我记得我之前答应过你,无论你做什么,对言家和对言驰,我都不会过问。但现在,我想我们之间的约定也该取消了,我如约完成。”    “当然。”    原南风一只开着车,另外一只手衬在车窗,修长白皙的手指敲着左耳上的蓝牙,眉梢那泪痣在光泽下泛着妖孽而邪气的光,旁边一辆白色的小国产,已经跟着他良久。    他只所以没有甩开她,是因为那司机是一个……小.妞儿,姿色不错。    红灯,停。    他降下车窗,朝那边看了去,对方也朝他这边看来,眼晴上戴着一个大大的墨镜,摭住了那张脸,只是她不怒不笑,驳有几分冷艳。    他伸舌,绯色的舌.头沿着上唇匪气的扫过,勾魂压魄,对方……朝他竖了一个中指。    他挑起浓眉,“既然这个约定已经不算数,那么言驰该回到我的手上了。他的女人都想在大街上弄我了,她要再纠.缠我,我怕我不顾兄弟情义,躺平任她草,你说,这不完犊子了么?”    这等直白的话,厉弘深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他和原南风不同,原南风那人清贵优雅却又邪魅无常,看似好相处,其实行事最过毒辣。毕竟是和言驰一起从黑.道里混起来的佼佼者,且,他有一个特点:不欠男人债,但喜欢欠女人的债……情债。    容月卓风.流但不滥情。    他恰好相反,滥情但不风.流。    红尘中不见他的身影,但他的名字却在红尘里传唱。    而厉弘深……那是立于容月卓和原南风之上的禁欲系男人,他从来不招惹女人,女人也别妄想去聊骚他。处于高处而位寒,是一个让提起名字想上却连衣角都不敢去碰的人。    “你有本事你就去拿。”厉弘深回、    “这说的,在你手里抢人,你这不是给我增加工作量么?”绿灯,原南风松开脚刹,车子滑了出去,那一头的女人也紧跟着,原南风不紧不慢的开,有一种在溜狗的悠闲。    “言驰对你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你要知道,我若是去抢,人必然可以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