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00章 老公,疼不疼?
    厉弘深活了30年,还从来没有谁如现在这般挡在他的面前,从来没有。少女身上血腹味夹着她的幽香一同扑鼻而来,在心头萦绕,久久未散。    容月卓让其它保镖不要动手,他看着明嫣那稚气却又坚决的脸,拳头咯得直响,“再说一遍,一边去!”    “我就不去,你打我好了,我就不让你欺负他!”脆生生的声音,在一干人群里,显得很是醒目。    容厅慢吞吞的喝着水,盯着明嫣,高深莫测。    容月卓的心里像是塞了一坨棉花,那种扯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的阴郁,他瞬也不瞬的看着她,一字一句:“是不是真的得了精神病,连人都认不出来!你知道你现在变成这样是谁一手造成的,你们家又是因为谁而易主,言驰还在谁的手里,明嫣,你是一点判断力都没有了?是厉弘深干的,你口中叫的老公!”    心潮起伏,容月卓也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知道她现在脑子不正常,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记不清楚……她把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把他也忘了!    可,那又何必和厉弘深如此亲近!!    厉弘深沉默,一言不发,他优质的脸庞是淡然的,很平静,目光落向明嫣……看着她泛白的脸,那一脸的茫然。明嫣确实是茫然的,圆滚滚的大眼晴如水般明亮,懵懂。    容月卓看到她的眼晴,心里咚地一下,如被针扎。    他额角紧绷,伸手拽住了明嫣的胳膊,“蠢货!”一声啐骂,对着保镖说道,“让他们滚出去,以后不许让他们任何一个人进来!”手往下一捏,又松开,转身走人。    脚步匆匆,那一身隐忍到极限的情绪在一点一点的往出蹦……    明嫣摸摸鼻子,娇俏的一哼,“你才蠢货呢,没礼貌,骂我。”对着容月卓的后背做了一个鬼脸,回头,看到她的老公,那肩头还在流血,抬手就捂了上去,在上面吹着气,好像是小朋友受了伤大人给他吹吹就不疼了一样的举动。    “老公,疼不疼?”她弯着腰却还是用力踮着脚尖,姿势看起来很滑稽,看着他的伤口,另一只手又到处摸,看其它地方有没有伤。    男人看着她的眼晴没有动,那孱弱的小女孩儿,一头带着血的黑发,一身的狼狈,全身上下最干净的怕是只有那双眼晴,玲珑剔透,黑白分明。    她正用她的小手在检查他身上的伤,在用那张小.嘴给他起伏的心脏带着一丝舒服温暖的风。抬手,把她的小手包在手心里,“我不疼,我们走。”声音略显几分粗嘎。    “好呀,我们回家。”她露齿一笑,露出几个小白牙来,娇俏可爱,纯真烂漫。    厉弘深的心恍然间像是被她那双手给攥住,酥麻的同时又几分难以言喻的疼痛。    他打横抱起她,出去。    容厅没有再阻拦,他的拐杖已经没有了,这会儿心理也是有海浪翻滚。明嫣这小姑娘行,很行,厉弘深喜欢她,就连他那个在岁月场所流连的小孙子,也喜欢。    方才他那段话,已经足以证明他对明嫣的情素。    可以啊。    呵……    看来这小丫头不除是不行了。    ……    上车。    厉弘深把明嫣往车子上一放,明嫣啊地一声就叫了起来……背很疼,根本没有办法靠着。    他把她身上的衬衫给掀开,顿时,就让他拧起了眉头,那背……全是血,伤口明显,想来时隔有一会儿,血流得没有那么凶,但伤口正在往外冒着血泡,右侧肋骨那里已经肿了,正发着紫。    很疼。    她自己伤成这幅模样,却还要冲到他的面前来。    “爬着坐,我们一会儿就到医院,好不好?”他沉声诱哄着,摸着她的额头。    小女孩儿正低着头呢,听到他说话,抬起头来,泪眼汪汪的,看着厉弘深心里一揪。    “老公,我屁屁疼。”    “这里也受伤了?”    小女孩儿点头如捣蒜,然后又摇头,“不知道,反正很疼,不能坐,咋办。要是屁屁坏了,以后你就不能摸了。”    厉弘深:“……”    这种关头,他硬生生的因为她这句话而勾起了薄唇,低头,在她脏脏的额头轻轻一吻,“不会坏。”    退开,把她抱到后座,她也只能呆在后座,爬在上面。扒开小裤子一看,倒是看不出有什么伤……可能是从哪里摔下来给摔疼。    给她系好安全带,以防跌下来。    去医院。    ……    他们去的医院容劲秋也住在里,厉弘深正在处理伤口时,欧阳景打来了电话,说向盈盈的病情得到了控制,心率已经稳定下来。过敏倒是小事,关键是这个心脏病,还查出心肌缺血,比较麻烦。    向盈盈年轻时为了和容劲秋在一起,必然有很多个难眠之夜,心里所想之多,久而久之便有了心肌缺血,很容易猝死的病,再加上一个心脏病……    ……    处理完伤口,回到病房。他的伤没有大不了,倒是明嫣严重些。只是厉弘深发现,明嫣现在似乎不是那排斥人的接触。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几岁的小朋友,性子随时会发生改变。    明明前两天还很怕见到生人,很讨厌人去碰她,通过今晚发生的事情以后,居然好了……护士问她什么,她也会乖乖的回答。    以及她现在也不怕水,只是容劲秋和她,又是怎么一回事。    明嫣现在只能爬着睡,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