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99章 打!
    因为刀子插进去太急,连一滴血都没有流!    容厅怔住,他万万没有想到厉弘深会这么突然冲过来!    而保镖依旧在往前冲,厉弘深拨出肩头的水果刀,随手一掷,手腕用力,稳稳的插.进了地毯当中,同时命令:“站住!”    久居上位者,有一种让人下意识就去听的魄力!那些保镖不约而同的停下,看向容厅。    他这么突然飞过来,闯到了明嫣的小鼻头,撞得有点疼,她伸手摸了摸。然后闻到了血腥味,她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探出一个头来,哇……    肩头好像是开了一个洞,那血正涔涔而流,她明亮的瞳孔一下子瞪大……    容厅:“怎么,你是想和我反抗到底?”    “如果你纯粹是想让我和她离婚,那不可能。如果你想让我回容家,改为容家姓,那就更不可能。容老先生,想让我对你臣服,你的手段用错了,如果你再动她一根手指头,我会……以命相抵!”厉弘深身姿笔挺,字正腔圆,纵然是流着血那一幅强硬的身躯也没有半眯弯躯,硬郎的气质,万丈光芒!    他身侧那个小脑袋,咬着下嘴唇,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盯着他的伤口发呆,看着那血,眼晴眨都不眨一下,外界无论发生什么,都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从某一方面来讲,容厅是欣赏厉弘深的,就是因为欣赏所以才更想将他收服。他是一个老人,同时也是一个男人,很久、很多年都没有人点燃他心里的那把火,厉弘深做到了。    他起身,拿起放在身侧的拐杖,年岁大了,可到底力气大,身体也算是不错,一脚踹开了横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他这双饱经风霜的眼晴与厉弘深对视。    以命相抵是么?    他敢他拿的命来威胁他爷爷,有种!    他抬头,抡起巴掌……大家以为他是要煽到厉弘深的脸上,但是并没有。啪,声音很大,对直煽到了明嫣的脸上。明嫣个子娇.小,她哪里受得了这么大的力,直接懵了,若不是她靠在厉弘深的身旁,必然是被打倒在地。    厉弘深嘶地一下……伸手把明嫣往怀里一搂。    然……    说时迟,那时快,容厅拿着拐杖朝着明嫣后背抽了过去!厉弘深是搂着她的,他伸手去挡,拐杖落向他的手背,可到底明嫣的背还是承受了她的伤口不能承受的痛!    “啊!”一声惨叫,身体扭动,上身往后仰,疼!    厉弘深已经顾不得,单手一抱,另一只手在拐杖要打第二下时,在空中一拦,那双眸,猩红似血。    明嫣因为疼死死的抓着他身侧两边的衣服,在他的怀里,不停的喊着老公。    他捏着拐杖,用那双如鹰的眸如鹰的眸,盯着容厅。盛怒似大浪涛沙,他的愤怒不仅在这一次,还有小时候……他不过几岁,容厅也是拿着拐杖硬是打向盈盈的肚子,导致流产。    他嚎啕大哭,喊爷爷停手,下跪哀求,可是没有用!他把他的暴戾全都用在了一个怀有身孕的女人身上,那是他这一辈子的噩梦,此生都无法释怀的事情!    今天他却又想故技重施!    容厅暗暗的咬牙,他这一生都没有服过输,今天亦然    “怎么,想还手么?我当着你的面,打了你的老婆,有本事你就还回来!”    厉弘深捏在拐杖上的手骨节处已经泛青,若不是是金属,怕是已经被他捏碎。    “容厅,第一次是我没有本事保护我妈,今天,你还想再来一次,我岂会顾忌你是我长者的身份!”话落,手腕翻转,抬起,抛向空中,落下来时,长腿踢去,拐杖飞了出去,势如破竹!    全金属,不会踢断,可飞到了玻璃上,哐啷一声,玻璃全碎!    他那一身让人不由后退的凌厉气场,全然散开,眉间的锋芒、气质上的凛冽,再无所挡!    “敢直呼我的名字,这么说来,也确实是不会顾忌我们之间的关系。也罢……那我们就来算算今天的帐,她,你老婆,把我的儿子刺伤入院,现在生死未卜。我已经不打算走司法,毕竟一个精神病,法律不会把她怎么样,但是我能。”    容厅转过身,不着痕迹的捏了捏虎口处,方才拐杖从他手里脱落,震得他有些发麻。几十年了,第一次有人敢有人扔他不离手的东西,呵呵。    有时候,这个胆子是会给自己找麻烦的。    “老公……”明嫣疼得背都不能站直,后背原本就有伤,一巴掌一拐杖,她的小身子根本受不了,疼得她在发抖,死死的揪住他,嘴里不停的喊着。    厉弘深低头看了她一眼,脸色惨白,原本就有血,现在看来更是直击心扉,他抬手,掌心罩在了她的脸上……    他身上的血把两个人都染透,还在往下流。    “你想让她给你儿子赔命。”厉弘深抬头,开口。    “不然呢?我们容家的人各个都娇贵得很,可容不得别人来动一根毫发。你又不是我们容家人,我就不必要去护着你老婆了。”    说得好像厉弘深同意认祖归宗了,他就会善待明嫣一样。    今天他有绝对的优势,十个保镖,一个厉弘深根本打不过,更何况还有一个疯子,可若是让厉弘深屈服,那根本不可能!    他搂着明嫣往侧面走了走,脚勾起水果刀,用手接住,投掷到沙发上。    “你刚才不就想要杀了她么?那等什么,打架不需要那么多废话,直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