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97章 我不想哄她。
    警局,审训室。    两个警察在审讯一名女孩我秘,可奈何那女孩 我秘半响都不说话,并一直处于在防备与惊恐当中。    头发全都是湿的, 身上也只是随意 套了一件男士的衣服。    她坐在那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和奶有力,骨节处都 已经泛白。她不停的把自己往座厅上缩去,眼神闪躲,也不说话。无论问什么,她都不开腔。    “怎么办?”其中一名警察问。    “她涉嫌故意杀人……看她这个样子,我们不清楚她是害怕还是精神出了问题,去找一个懂心理的过来。”    有人出去。    只留一个警员在这里,他看向那年轻稚嫩的女孩儿,他只觉得自己插不上半句话,因为无论你说什么她都是沉默。湿湿的头发黏在脸上,发桃还在往下滴水,脸色苍白如纸……她不敢看任何人,头垂着,盯着自己的手看。    手又扭成一团。    她很害怕    警员递给她一杯水,“喝一口。”    女孩儿没有回应,目光倒是移动了一下,盯着那水,但也只用了一秒而已。    警员打开本子做记录,并且试探性的问:“你为什么要拿刀刺容先生,你和他是不是有什么恩怨?”    女孩儿没有说话……    “好吧,不说这个。不然,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好不好?”    没有得到回应。    “姑娘,你这样不配合是会被关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蓄意杀人,你懂吗?”    杀人……杀人……    这两个字窜入到她的耳朵里,如同焰火嗖地一下炸开,脑子里忽然间很热,有什么东厂在极速旋转。她嗖地一下从桌位上站了起来,不由分说的就往外跑!    嘴里在喃喃自语,“死人了死人了……”    可她怎么跑,才不过几步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小姐!”    “我要我老公,你走开……”    “小姐,请您坐好!”    不,她体内总觉得有一股什么力量在驱使着她。她要走,对方要拦,她的力度自然是比不过那警察的。小身子几个趔趄,往后一倒碰到那个茶杯。    她和杯子同时摔倒在地,但她要慢一点,杯子掉在地上,摔碎,她倒了上去……那玻璃渣子划破衣服直直的挺进了后背,警察一怔。    她却爬了起来,手伸到后背去摸了一把,有血丝,黏稠的,绯红绯红。她猛然大笑起来,“出血了唉,哈哈……”便在屋里开始上窜下跳,眼晴含笑,从桌子到凳子、    “小姐!”警察去抓她。    她忽然起了玩心,想和他躲猫猫,也根本不怕后背流出来的血,上桌子,背抵着墙走,那玻璃一点一点的朝着她的皮肤里深入,她一点都不觉得疼。    只有那银铃般的笑声清脆悠扬,就像是微风下相互碰撞的风铃,那般动听迷.人。    这人是在厉总裁的别墅 里带来的,这名警员也不敢对她动用武力。他站在桌外,只能不停的诱哄,希望她下来。可是对方根本不听,在桌子上跳来跳去,小脚丫踩在桌面上,青丝飞扬,血跟着她身体跳动的度在空中划出一个抛物线,最后溅落在地。    警员想,温柔是不行的。    狠了狠心,等到她的脚抬起来要落时,一脚踹向桌子……桌子往后退,小女孩 儿跳下来时,脚落了空,瞬间滚落在地!她的身上只有一件男士的衬衫,还是半干 状态,警员碍于避嫌,只是伸了手……    可又哪里接得住。    小女孩儿滚落到地,头磕到了桌子腿。    “哈哈……”她依然在笑,好像是个行尸走肉,感觉 不到疼,爬起来,继续跳来跳去 ,笑声不停。    警员的心里被挑起了怒火,“疯子!”    这时候他只想控制她,也顾不得什么,蛮横的抓住她的肩膀刀,一掌砍向了她的后颈。那清脆的笑声,嘎然而止。    正好外面有人进来……    “你……怎么把她打晕?”    “不然,让她继续这么疯下去,这审训室成什么样儿了。把她带下去休息,把那个保姆带进来,还有,通知厉总了没?”    “厉总的电话已经打了,但是不确实他会不会来。”    “这不扯吗?在他的家里差点闹出人命,他能不来?”有些话只有背对着人才能吐槽。    却也只能点到为止,把明嫣交给别人……他看着她后背留出来的血,看来也是休息不了,直接送往医院!    柳姨被带进来、    “我们家小姐脑子不太正常,时好时坏。她在游戏,外面有人来,我出于一个佣人的职业道德,我自然要去看。是我们少爷的父亲,我们聊了几句,就去后院,小姐那时候就已经发病……她好像是在自杀,自己走在游泳池里。我去求容先生去救人,最开始他说他没有看到池子里有人,后来他又让把我院子里的灯调亮一点……”    “等我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我们家小姐在水里,她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刀,刺向了容先生的胸膛,少爷的电话没有打通,我就只有报警了。”    柳姨是真不知道事情的经过……    可有一点,她可以保证,容先生没有想救明小姐的心。可最后到底怎么会演变成明小姐拿刀刺他呢?    ……    医院。    半个小时后,欧阳景才姗姗来迟。向盈盈还没有出来,厉弘深在陪盛云烟,女人像是没有骨头似的,依靠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