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95章 闯进来,干什么?
    “明嫣,言驰的妹妹,当初把你强.暴了的那个男人。”    盛云烟啊了一声,久久无法回神。    “姐,难道说明嫣不该下十八层地狱,反正我不喜欢她。现在她们言家垮了,她这个不受.宠.的大小姐也进了精神病院……不知道姐夫天天在想什么,按理,你们应该可以回意大利了,你已经出来,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还留下来,和他那个老婆举案齐眉,再生个小崽子?”    盛云烟沉默,在沉思里。    少倾,她抬手摸着自己的脸,问:“那个姑娘漂亮吗?她的眼晴……是不是长得很美?”    人都是视觉动物,长得好肉眼可看,心灵好相处才知道……然而这个长得好,不仅仅是脸蛋儿好看,还有气质、以及是否干净,让人耳目一新。    厉弘深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但是一个不修边幅、气质不突出的人,绝对进不了他的眼。    “她长得不咋……”盛云菲很不想承认明嫣长得还可以。    “实是求事,客观来分析。你这么痛恨她,莫非你跟他有仇?”她一开口,盛云烟就打断了她。    “……好吧,她长得不错。小鸟依人,笑容甜美,是那种让男人一看就想保护型。至于她那双眼晴,确实很漂亮,难得一见的漂亮。”说到这里,盛云菲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看姐姐的眼晴,一个想法在心里诞生。    果然……    盛云菲的心咚地一声往下一沉,就是说啊,一般普通的女孩儿怎么能进得了他的眼。    所以说七八天的时间,他都不回家,是在她那里么?    那么……他结婚的目的,是真的给她治眼晴,还是说……这只是一个借口。只要他能在她的身边,和以前一样,她宁愿瞎一辈子。    ……    门外,向盈盈轻手轻脚的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把一头黑发挽了起来,洗个脸,随便拍点.乳.,出去。    她想……她应该去做点什么。    总不能听到了却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吧。    哪知刚刚走到门口,一辆黑色的房车就开了过来,车停,坐在车后座的下来。    二十几年,第一次见面。两人都不在是当初那个模样,他不在如当年那般意气风发,她也不如当年那样畏畏缩缩。    微风吹过……    唤醒了在怔愣间的向盈盈,她开口:“是来找我么?”没有那句老掉牙的好久不见,也没有尴尬,而是落落方方,简短明要就进入了正题。    “盈盈,好久没见了。”容劲秋不答反问,说出了这句俗气的台词。    “家里有客人,你要进去不太方便。若有话,我们就在这儿说了吧。”向盈盈是坦荡的,对于这个男人爱过,恨过,怨过……到了如今也都是一股闲气,穿肠而过,给她留下了痕迹,但她可以抿灭。    活在过去的人是悲哀的,她不是。    容劲秋就没有那么好的肚量,这女人是他曾经的老婆,给他生了儿子。就算是没有爱情了,可对她……依然有这一辈子都无法弥补的遗憾。    有些话不适合当着旧人的面说,有些话又不适合对任何人说。    他压下心里起伏的思绪,道:“弘深要辞去总裁之位,我想拜托你找他说一说。我的东西有他的一半,而且这个公司照目前这个形势来看,也离不开他,我希望他留在这个城市。”    向盈盈微微一笑,从容淡雅,“我不会开口,我的儿子,我随他怎么样都好。而且我以他为荣,就算没有你这个公司,他的人生他一样能过得不平凡。你对他没有尽过什么父亲责任,如今要他留在这儿,不是因为父爱,而是因为你们的事业需要他。”    “当然,如果你能说动她,我无话可说。我说过,只要他开心,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有,容总,你是不是搞错了……不是他不想留,而是有人不让他留。”    头脑清晰,声音温温婉婉,却又暗含尖刺,扎进了容劲秋的心上。    “盈盈……”两个字从唇中吐出,很多难以言喻的情绪。    “你不适合这么称呼我,还有,容总,我生了他,但我不会去主宰他。你回吧,告诉你父亲,别伤害我儿子,否则……”她微顿,继尔又道:“若是他的拐杖再落下来,我是不会乖乖站在原地任他打。”    回头,进去,铁门砰地一声关上。    说是淡定,到底是受到了几分影响。    容劲秋叹了一口气,看着铁门里的女人,纵是上了年纪,依然有玲珑曲线。往事是一把刀,一旦想起来,刀刀都想要人的命。    他在原地站了很久才离去……    楼上。    盛云菲把这一幕尽收眼底,她摩.擦着手掌,道:“姐,你想不想让姐夫立马回来?”    “什么?”盛云烟看不到,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看到这么多天以来,那冷静自持的女人那脸上终于有了破裂的迹象,咧嘴一笑,“这么一张王牌在手上,还不会利用么?”    ……    黄昏。    似含羞带臊的少女,露出一种暧.昧的色彩。    水里波光麟麟,印着残阳,把整个泳池的水都染成了绯红,倾城绝美。岸边站着一名小女孩儿,痴痴的看着一池子的水,晶亮的眼晴也印上了红色。    她咬着嘴唇,意光盎然,好想跳进去洗个血浴,一定很爽。    她慢慢的靠近……站在池边,她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哇。”发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