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90章 明小姐,疯了
    腰穿结束,明嫣是直接痛晕过去的,可是她还是在发烧,依然需要治疗,得先把烧退下来再说。    推向病房。    静谧的房间,没有半点声音。地上她吐出来的乌血早就被清洁得干干净净,病房亮如白昼。明嫣静静的躺着,全身早就已经湿透,湿湿的头发黏着脸颊,那张脸已经全无血色,若不是还有呼吸在,她与死人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区别。    刚做完腰穿,又不能坐,需要躺着。于是只能打盆水过来,给她擦拭身体,然后再换身衣服。    衣服倒是好脱,只是擦的时候,总归是要坐起来一下。把她稍稍扶起来,靠坐在自己的身上。    头倒在他的颈侧,软绵绵的皮肤紧紧的挨着他,灼烫的呼吸直往他的皮肤上喷,全身软的像是抽去了她全身的骨头。    衣服脱到一半,他猛的想到在手术室里,给她抽取脑脊液时,她因为疼痛而撕心裂肺的惨叫。这么小的个子,怎么承受。    低头看了看她的脸,依然很白,了无生气,只有呼吸能感觉到她还活着。    突然间,心头就如同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攥了起来,然后一点一点的撕开他那颗强硬的心脏,就那也一下子,便不再完整。    他眉色一暗,手伸上来,把她抱到了怀里,很用力。    小女孩儿正在昏迷当中,也不知道疼……小小的个子被他搂在了胸膛里,瘦弱的仿佛是一张薄薄的纸片,没有厚度,没有气息。    过了好久,他才松开她……继续脱衣服,直到光溜溜,躺下,擦拭。    人生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但好在不会笨手笨脚,很流畅。    太瘦了……    胸口下方的肋骨清晰可见,平坦的小肚子也朝下凹了凹,何时,变的这么瘦了。    怕是他一只手都能提的起来。    换衣服。    换好,医生进来。    ……    忙碌了一夜,直到凌晨五点,烧才完完全全的退下去。    医生的检查结果已经连夜出来,他没有去拿,呆在床边一夜没睡。    早上。    “厉总,已经确定是脑炎,从今天开始玩接受治疗,不能在耽误。”    “那就治疗。”    他的眼睛里全是血丝,一夜没有合过眼。    “厉总,您赶紧去休息一下,明小姐现在还没有醒来,等到她醒了,我们会通知你。”    厉弘深模凌两可的点了点头,去病房。    她还在睡,脸上算是恢复了一点血色,起码不像个死人。    他坐在床边,看着她,许久。    ……    名流公馆。    向盈盈向来早起,收拾花儿,做做早餐,枯燥而充实。    盛云烟来了,最起码也有个人和她说说话,她也起的很早。    眼睛看不到,是很需要人的照顾。    两人哈拉了一会儿后,盛云烟问,“伯母,弘深昨晚没有回来吗?”    “他工作忙,不会天天回来,一个星期能回来两次就很不错。”    “哦,那……那真是太辛苦了。”盛云烟的手指慢慢的扭着,他不回来……可是他不是还有一个妻子吗,他会不会在她那里……    向盈盈不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现在儿子到底是个什么局面,她这个当妈的也不知道。    所以,最好是不要多说。    这时,有门铃声。    “是……弘深回来了?”盛云烟有点激动,她尽管看不到,可也无时无刻都想让他呆在自己的身边。    向盈盈笑而不语,怎么可能会是她儿子……    “不然你去看看?”她微笑着,就当盛云烟是一个正常人。    盛云烟乐得如此,起身,摸索着去门口。哪怕她是个瞎子,但是其他地方非常敏感,这个地形,她在这里差不多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也都知道了。    而且这些路途,都没有什么障碍物,厉弘深吩咐的,就是防止她摔跤。    还没有走到大门口,就听到。    “姐,姐……”    “云菲?”盛云烟很意外,居然是她。    “是我,姐,救我。”    盛云烟过去把门打开,扶在铁门上。两个人前几天见过,所以今天就平淡的很多。    “你又怎么了?”    “就是昨天晚上……我去那个女人那里,我问她什么时候离婚,她生气,还打了我。她对我动手,我当然要还回去,让后就打了她……姐夫很护她的,姐夫一定会找我算账,姐,你要帮我。”盛云菲一大早就跑过来,从上次在意大利开始,她就知道……这一回,厉弘深肯定会找她的!    盛云烟脸色凝重,有意外,有错愕,手紧紧的抓着铁门……    “姐,你不知道。上回在意大利,那个女人野外那里,她养了一条狗,姐夫当个宝似的。那狗咬我,我就踹它……你不知道,那女人就在姐夫耳边吹耳旁风,后来姐夫让我给那狗下跪,给它赔礼道歉。”    “姐,你要……”    “够了!”盛云烟厉声打断,手已经攥到了一起,心里波涛翻涌,“你先进来,我不会让他对你怎么样。”    盛云菲无声的笑了出来,“谢谢姐。”    她进去。    扶着盛云烟,“姐,你一定得让他们离婚,不知道那女人用了什么招数,居然让姐夫娶了她,而且,她现在还得了精神病。”至于厉弘深为什么要娶眀嫣,目的是什么,盛云菲是不会讲的。    盛云烟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笑脸,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