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88章 什么时候离婚?
    夜已深。    房间里很暗,过了很久她沉稳的呼吸声才来,他靠坐在沙发,眼睛干涩的发疼,却毫无睡意。    他想要的,如今可以说是达到了。她已经出来,没有用到八个月,半年的时间都不到。    等到移交总裁手续,就可以带着她和向盈盈回到意大利,从此就不在踏足此地。    不知过了多大会儿,他才出去,到客厅里,任凭夜色把他淹没。    ……    这个烧来得快,去得也快。天一亮,就已经退去。一直都是护士在照顾她洗澡,带着她进去。明嫣拒绝,这种事她自己能够做好。只是高烧过后,身体软绵得很,提不起一点的精神来。    草草的冲了一下身体,出去。护士正在给她换床单,她在边上等了一会儿,气色还没有恢复,依旧很惨白。    “明小姐,我跟你说,下回千万不要这样,我们按住你,也不是想要害你。你这是病毒性的风寒感染导致高烧,所幸没有什么大问题……”护士习惯性的对着她扒拉扒拉。    明嫣站在一边,根本没有听到,很沉静。    只是偶尔会看看窗外,看一看那蓝天……她的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少,从这一个楼层缩小到这个房间,现在缩小到这个床,就连那个窗口都很少去了,躺着看看窗外,也是不错的。    护士铺完床,就出去给她准备早餐。对于刚刚发烧的人,早餐也只有青菜粥,明嫣草草的吃了一点,便躺下。    到了下午,又再一次出现发烧现象,这一回明嫣没有等她们来,自己在柜子里找了点他们今天早上放的退烧药,吃了,躺下。    这个烧到了晚上又退了……    ……    梵爵集团。    厉弘深说到做到,移交手续从今天就已经开始。然而这不是一个小职员几天就可以弄好的,起码需要半个月的时间。他需要安抚那些董事们,还有他之前同他们签的那些协议,都要一一弄好。    欧阳景总是喜欢往他的办公室跑,愁眉苦脸:“你真的要走?”    “嗯。”    “你确定?”    厉弘深的头还在电脑前,飘来一句淡淡的话,“你很舍不得?”    “虽然你不是人,但是我已经习惯和你共事。容月卓不懂这些……他.妈的,他还不得把我给累死。”    厉弘深朝着门口瞄了一眼,开口:“背着未来上司说他的长短,职场禁.忌。”    欧阳景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他来了。转头一看,果然看到容月卓站在那里。    “容少,不…我应该提前叫一声,容总。”欧阳景站起来。    容月卓进来,轻描淡写,“放心,我不会开除你。你先出去。”    “好。”欧阳景乐得如此,不想掺合到他们两人中间。    容月卓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朝着椅子一靠,闭上眼睛。    “你什么时候走?”    “你很迫不及待?”    “当然,我会让老头子把你的那份遗嘱早点给你。带着你救出来的人,迅速消失,看到你,我连饭都吃不下。”容月卓闭眼,不想睁开。    “这些手续什么的,你可以不用做。你那个副经理,什么都知道,让他来。你快走,我可以给你提供私人飞机。”    厉弘深拿过一本文件过来,在上面扫视着,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只钢笔,漫不经心的道,“就算我走了,她会跟着我一起走,你和她也没有半点可能。”    容月卓嗖的一下睁开眼睛,目光一点点的变的犀利!    “怎么,你还想要两个老婆不成?你就这么自甘堕落,愿意让两个女人同时睡你?”    厉弘深呵的一笑,“你堕落多少回了?”    “老子愿意。”    厉弘深依旧在看文件,声音比他沉了好几个度,“如果你不是来接手工事,那就离开。眀嫣和你没有关系,我和你没有讨论的必要。”    容月卓暗暗的错着牙,“你当真不离婚?”    “出去。”厉弘深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不想再和他多谈,尤其是关于眀嫣的事情。    “我们讲条件。”    容月卓没想到他也有对厉弘深说这种的那一天,当初在意大利,厉弘深也对他说过这种话,可他一口回绝。    “不讲,出去。”    今天厉弘深也一样的不会和他讲。    容月卓在桌子下面攥紧了手,他在隐忍。    两秒后,厉弘深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要在我这儿宣扬你的立场,更不要打着爱的旗号。你没有多爱她,你只是想赢我,你只是在和我较量。如果你真的爱她,你就不会去和盛云菲做。容月卓,眀嫣是我妻子,你没有资格和我争!相信我,就是她和我离婚,也绝对不会回到你身边!”    容月卓目光幽暗,他不能否认,厉弘深的这话,戳中了他的心里。眀嫣确实……不会和他在一起了。    而他……对她……    扒了扒一头的黑发,心里头忽然有一种被青烟笼罩的迷雾感。    “出去!”    这是第三次,厉弘深下逐客令!    ……    容月卓离开,厉弘深便放下了笔,窗外阳光很淡,但气温仍然很高,34度,还是很闷热。    办公室里凉爽如秋。盯着屏幕的画面,久久未动,也没有办公。    离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不会长留此地,只是……    仰头,一声叹息从喉间叹出。    即将要到下班时间,向盈盈打来了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