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87章 喃喃低语
    两年多的时间,在那个阴暗的屋子里,眼晴也看不到多少个日日夜夜,没想到现在终于……    盛云烟不禁喜极而泣,更加用力的抱着他。    厉弘深抬头在她的肩头拍了拍,长指 拂动,最后就落在她的后颈处,抬起的臂弯看起来很像一个强大的避风港,里面呆着一个失明的女人。    拥抱够了,男人才道:“上车。”    盛云烟轻轻点头,在这个怀抱里,她已经化如春水,柔.软得不可思议。她不知道路途是怎样的,但是跟在他的身边,她就有了安全感。    是黑夜还是白天,对她来说,更是无所谓。    欧阳在外面,看着他们出来,一高一矮。夜色把他们投在地上的影子都给分了开来,半夜时间,有一丝丝的青雾从远处飘来,氤氲迷离,他们俩人的脸都看得不清晰。    欧阳景叹了一口气,沉默。    车上。    有了一个女人,欧阳影一人字都没有说,默默的开车。车后座,厉弘深 和盛云烟一 起,女人 总是骨头软的,靠在他的身上,一句话都不曾说过……    过份白皙的手指揪着他的衣服,那样子,似乎是想要去拉他的手,却又不敢去碰触,连那点小心翼翼都显得很可怜。夜色太黑,什么都看不到,男人的脸庞在一片黑色里,那轮廓那五官,都在漆黑里……    车子直接开向了位于城南的某个高级住宅小区,欧阳景 把他们送到就已经出去。    车子开到门外,那里停了一辆车,欧阳景直接走了过去,降下窗户,对方的窗户早就已经是降下来的样子,显然是在等他来。    “容少爷。”    容月卓的车子早就已经熄 火,只有中控台上还发出一点幽蓝色的 光 来,他斜靠着,碎发倒向一边,目光 幽幽的盯着他,手 伸在外面,夹着烟……    男人总有某个技能,不需要 学,天生就会。    比如 做 暧,比如脱女人类衣,比如抽烟。容月卓第一次手里夹着一根烟头,却也是有模有样,手指一弹,烟灰掉落。    “容少何时学会吸烟了?”    “这种东西还需要学么?她是谁?”容月卓拿起烟来,放在唇间吸了一口。    “我以为……容少是认识的。”毕竟已经跟踪了他们很久的时间,起码半个小时……现在快要凌晨 两点,他在这个点出来,保不齐是早有准备。    “我需要认识这种女人么?”    这种说法很符合容月卓的性子,从来不会迎合谁。    “这倒是,不过我想你心里是清楚的。”    “明嫣呢?” 他又问,烟拿出来,已经不想再吸,烟这种东西,还真是……好,他怎么从 来没有发现。    “抱歉,恕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    “呵。”容月卓嗤笑,目光掉回到那个小区的大门口,幽幽而道:“真想把那个蠢丫头拉来看看,看她何时死心。”    “有些事是身不由已的,我想容少爷明白这个道理。”    “不想被别人威胁的话,又怎么可能会威胁得到。无非也就是一个言驰了,如果 厉弘深真弄死了他,他不得付出代价么?”有什么可怕。    欧阳景微微而笑:“人已经死了,对方赔命又怎样。你有钱有势,很容易整到一 个人,可明嫣不行。她爹娘不爱,她有很多软肋。”    是啊,有软肋的人就是容易被人捏在手心里,真他.妈的……    两个人相继离去。    空荡的夜,车子抵达圣南精神病院。这里不比一般的医院,夜晚为了防止那些病人都跑出来,每个门都关得很紧,封闭式的。他想要进去,除非有人来开门。    当然,凭着他是容月卓,在这个城市去哪儿也都是畅通无阻,可他……在犹豫。    蠢女人,若是当初在意大利说跟他走……他已经把这话给她说了出来,难道说他不会再厉弘深的手里夺回他哥么?可选择就是选择了……    他说过从此以后就当从来不认识她。    往后一倒,没有上楼,也没有走。    如此一.夜。    殊不知楼上的明嫣还在水深火热当中,病房里明嫣高烧至脸颊通红,可意识还尚存着,两个眼晴都烧得通红。    她不想让别人碰她,总觉得她们又要摁住她,又想小时候那样,几个老师对着她,逼迫她去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别碰我。”她软软的腔调从喉咙里蹦出来,沙哑的又带着誓死抵抗。    护士也是左右两难,“主任,给厉总打过电话,他好像有事儿来不了,你说怎么办。”    “那他怎么说的?”    “模凌两可的答案,他说我们这么多人还搞不定一个她?”    主任郑重的点头,“既然说了这话,那就好办了。给我摁住她,强行吃药打针。”烧这么厉害,是要把脑子烧坏?    而且这莫名其妙的就开始高烧快到40度,他们也需要查明原因!    “是。”    眀嫣很难受,体内就像有一团火在烧,无法释放出来,烧的她胸腔都在疼!    可她不要他们碰她,她不喜欢被他们摁在床上,上回已经有过一次了……    可,不行。    纵然她百般挣扎,依然别人摁在了床上。那种无力就像是被钉在石板上的钉子,无处可去,更无处可逃。    眼泪从眼角滑下来,稍稍的缓解了一下眼睛里面的干涩生疼。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泪水是为何而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