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86章 我终于出来了
    这种较量一旦开始好像就不能轻易的停下来,尤其是容厅这种在社会上摸滚爬打多年、习惯掌控一切、控制欲非常强的男人。    这些性子已经深入了他的骨髓,早就已经根深蒂固。    “你是我们容家的人,你身上流着我的血液,你现在坐的是我一手打下来的江山,你凭什么不听我的!”容厅一字一句,说完又觉得力度不够,补充,“凭什么!”    厉弘深没有说话,那双漆黑的瞳孔,在隐忍。    “容总。”欧阳景道,“厉总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坐上总裁之位,再说您已经年岁已大,公司总该后继有人,有人去替你把它发扬光大。您生了儿子有了后代,是在延续你的血脉,而不是让您去控制去命令……”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容厅打断。    “抱歉,是晚辈唐突,只是想说……如果您这个公司没有厉总,我想……肯定不会是这样。而且,您的孙子,厉总还有容少,哪一个您能真正的捏在手里面?拿女人出手,到底不是男人所为。”    容厅眉毛一狠,给保镖一个眼色,欧阳景这句话似乎是刺痛到了他的心里面!    保镖上前,拳头一摆,就想出手。在靠近时,一个高大的人影虚身一晃,挡在了欧阳景的面前,一个凌厉的眼神朝他们瞟了过去。    两名保镖立刻住手,回头,等待着容老先生的指示。    “你想干什么?”容厅问。    厉弘深眉色深邃,身躯笔直而挺拔,“想要控制我,怕是不可能。我会卸任总裁之位,容老先生,卸任之后,我和我妈就和容家没有半点关系。”    容厅在年轻时候肯打女人,而且是自己的儿媳妇,现在依然强势,想必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如今向盈盈,还有盛云烟他都已经知道,必然会有后续的手段,这两个女人,他都不想赌。    欧阳景,“……”    容厅,“……你说什么?”    “我说的不够清楚么?最近时间我会交任,让容月卓上。容老,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容厅鼓着一口气,这种感觉非常非常不爽!就好像是对方拼死想要得到一种东西,而他也给了这个机会,可对方忽然又改变了主意,又不要了。    把它就卡在了半路,上不去下不来。    容厅又道,“你是觉得你利用你这个总裁之位,达到你的目的,所以现在想走就走了?”    厉弘深笑了一下,“两个月前你不是很想让我走吗?现在……好像有点舍不得的样子。”    容厅的脸上有一种被人戳穿事实的心虚,但是这种神色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    “那好,我等着你去移交手续。”    转身,出去。    临走前,他瞄了一眼坐在那里不动的向盈盈,目光一沉……有些人他年轻时候不喜欢,到老了还是不喜欢。    他认这个孙子,却永远不认这个儿媳妇。    ……    等到他们出去,厉弘深走到向盈盈的面前,拉着她的手,发现很凉。    “妈。”    向盈盈抬头,看着他,神色不明。这么多年再次见到自己的曾经的公公,一个对他瞧不起、言语上的侮辱以及行动上的殴打,她的脸上依然早就没有那种柔弱以及害怕。    反而是坦然,非常坦然。    这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从眼底深处自然而然的表达。    她摸了摸厉弘深的脸,欣慰的笑,“辛苦你了。”    她对容家,没有恨意,没有怨。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怕的弱女子,尘世的历练,她有了一颗坚韧不拔的心。    和容家,保持陌生人就好。生命如此之短,她不是有大把的好时光,儿子帅气有本事,就是她的底气。    容家,算什么。    “向妈,他哪儿辛苦了?”欧阳景咋没看出来。    向盈盈看着他,微笑,“你还年轻,你不懂。好了,你们俩都回来了,我去给你们做个夜宵。另外……”    她爱怜的拍了拍厉弘深的肩膀,“好好想想怎么跟我解释你有妻子的事情。”    起身,去了厨房。    欧阳景对向盈盈简直就是佩服有加,“我来的时候,向妈就站在你刚刚的位置,以一个人抵挡所有人。你知道那个气势,以柔克刚的范本。没容老,不卑不亢,说真的,很少在女人脸上看到那种处事不惊的气质了。”    真的佩服。    别人夸自己的老妈,厉弘深的脸上有一丝丝的松动,“当然。”    他的母亲,是最优秀的。    “我们不来,向妈也能搞定。”    “搞不定,会闹出人命来。。”    “为啥?”    “我妈会把他气死。”    “……”    欧阳景抓抓头发,“你还是跟你妈解释你的婚事吧,还有你真的要离开梵爵?”    “当然会离开。”至于怎么解释,无需解释。    梵爵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呆到底,早晚会走,早就料到了。    晚饭厉弘深没有吃什么,但也吃了,毕竟是亲妈做出来的东西。    吃完,向盈盈好整以暇的看着他,那个神态丝毫不为刚刚的事情而受到半分影响。    “说。”一个字,轻轻柔柔,却又包含力量。    厉弘深抿了一口清茶,给了欧阳景一个眼神。欧阳景立刻明白。    “向妈,我先走了,我还有……”    “不许走,他会骗我。那边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