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85章 想要控制我?
    言驰醒了……    那么江郁手里的这份文件,就要成为一个烫手山芋!言驰那人,在年轻时就猖狂至极,又是从黑道混起来的人,在这个城市,也曾风靡一时。    等他一回来,发现言家变故,恐怕……    “你们故意的?”    欧阳景,“是吗?只不过是江副总刚好要这个东西,我们就给了。老实说,一个言氏我们厉总,对他不感兴趣。残余的言氏就留给您去玩,告辞。”    欧阳景出去,上车,离开。    不由得感叹,女人狠起来……是可以没有人性的。那个言昱宁真该去查查是不是言彦华的种。    江郁捏着文件,脸色依然没有恢复过来,该死的!    言驰醒了。    一个睡了两年多的植物人,纵然是醒了,恐怕也要很久的恢复期,在这个期限,差不多也是个废人。    所以说,她还有回旋得的余地。在言氏真正成为她们母子的之前,言驰绝对不能回来!    文件已经签了,总不能……让它变成一个废纸。    派人去意大利,做点手脚就好。    如果他能永远不回来,那自然最好……    ……    再次回到精神病院,眀嫣被带回病房,一进去,男人就在窗口的位置。    刚刚从公司里过来的样子,雪白的衬衫,不染纤尘,斜斜的靠在那里,光影斑驳,把他的身侧都渡上了一层薄薄的金光,恍恍惚惚里,连他的面容都看不清楚。    只是他旋身时,朝着眀嫣伸出了手。眀嫣就自动的走了过去,把手递给了他。    他握住,摸到了凹凸处,他低头一看,右手的手指破了一条好大的口子,已经红肿,血迹早就没有再留,只不过旁边还在干涸的血迹。    他看向她,小女孩儿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的样子,她也盯着自己的手看,烟眉微皱,挺翘的小鼻头,从他这个方向,根本看不到她的唇,但从脸的线条来看,她应该是咬着贝齿的。    厉弘深把她的头抬了起来,眸中,有一层淡淡的水雾,在轻轻的萦绕着,楚楚可怜。    他握紧了她的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去叫医生过来。”    保镖出去。    厉弘深把她带到了床上,眀嫣躺下,手却被厉弘深捏在手心里。    医生进来,拿来了处理伤口的工具。    “厉总。”    小推车推到了他的身边,厉弘深瞄了一眼,就很熟练的拿过清洗棉,声音低沉:“她是怎么出去的?”    同时手动,擦洗着她的手指。    “厉总,我们……”医生也没办法解释,人丢了是事实,被带走了也是事实,这是问罪来了。    “抱歉!”    厉弘深把棉签伸到了眀嫣的伤口一侧,血迹干了,必然是需要增加一丁点的力气才能把它擦干净。他把力道控制得很好,正常来说,会感觉疼。    可搭在他手心里的手,竟依然是软绵绵的,没有一点疼痛的紧绷感。    “一句抱歉就可以了?”他又道,血迹洗净,要开始擦消炎药。    “我们一定会加强戒备,不会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医生在继续吧啦,厉弘深不知有没有听到,低头,擦消炎药。    消炎药擦上去一定是会疼的,尤其是药水落在伤口的正中心……    可她依然没有感觉。    厉弘深捏着手指,目光落向了她的脸,沉静如水,卷翘的睫毛,孱弱又温柔,一句话不坑,就盯着自己的手指,一动不动,也感觉不到疼。    厉弘深拿着棉签稍稍的往下摁了摁……小女孩儿的手指才微微一颤,抬头,看向他。    原来是知道疼的。    在动作放轻柔。    “好了,不需要再说,别再有第二次。”他再度开口,打断了医生的话。    医生点头,出去。    厉弘深处理这种伤口,很熟练,消炎,包扎。并不大,不知道是咬伤还是掐的。    纵是想问出个究竟来,怕也是不能。    耳朵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饿不饿?”他问,声音不大。    眀嫣看着她,那双秋水般的瞳仁带着烟雨水色的潋滟,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小手紧紧的攥着他的手,“我哥呢,我哥怎么样,你告诉我。”    声音是祈求的。    厉弘深崩着薄唇,看着她的脸,那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言驰怎么样,厉弘深想让他一辈子躺着!    但面前这个女人,偏偏又是言驰的妹妹!    “你想让他怎么样?”    眀嫣盯着他的嘴看,似乎是想看他的嘴型,到底在说什么。    一秒,五秒,十秒……    也罢。    不知道也罢。不问了。眀嫣看着他冷落的神色,期待的目光一点点的收回,靠回去。    不问了。    厉弘深也没有再问,起身,双手放进口袋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片刻后,出去。    ………    夜幕。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出去淋了点雨的缘故,到了晚上头就开始疼。吃饭时,很没有胃口,很想吃凉的东西。    可晚班没有,她的饮食都是清淡而且有营养的,没有酸甜苦辣凉。    没有胃口。    可对面的人,只是拿手在桌子瞧了两下,无声的压迫,眀嫣只有去吃。    原来也是可以吃下的,无论有多不想吃,又没吐,又没有不舒服。    很难得,他会留在这里和她一起吃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