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83章 我想吃药
    于枫到医生那里了解了一下情况,诊断结果确实是眀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他想是不是前段时间的新闻给了她太大的打击,一下子承受不来?他是个医生,深懂,一个人的心理疾病远远比肉体上要难受的多。    进去,配了她一会儿,小姑娘现在已经很少说话,给她讲话,很多时候也得不到回应。    于枫不知道她的病情到了哪一个地步,想来是不轻。    也就不再多话,走吧。    走的时候,眀嫣叫住了他,她用了一种很轻柔的声音,“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诉言昱宁,好吗?。”    他和言昱宁是朋友,眀嫣现在和言昱宁,只能保持做一个陌生人。    于枫点头,不说就不说吧。    ……    天气闷热的可怕,前来给眀嫣看病的护士,为了缓解她沉闷的情绪,说外面的事迹,可他们忘了,眀嫣根本听不到。    眀嫣也随她们去,没准,只是自己想聊聊。    今天晚上厉弘深没有过来,却是来了另外一个人,她的亲生父亲,言彦华。    眀嫣坐在床头,看着他的眼神,是淡然的,甚至是陌生。    言彦华比以前看起来憔悴了很多,人也瘦了些,可这也无法抹灭他身上带来的那种商人的气息。    总感觉他无时无刻都在算计。    “最近怎么样?”他问。也没有走到床边去询问眀嫣为什么会住在心里,到底得的什么病。    就这么生硬的一句。    眀嫣如何回,听不到,于是就不回。可这个举动却惹怒了言彦华,他似乎变的很暴躁。    “父亲跟你说话,你就这个态度?!!”怒目横眉!    眀嫣看到了他的怒气,她小小的唇,无法控制的勾了起来,带着几分嘲弄。    “我的耳朵听不到了,所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有什么事情,写下来吧。”这个父亲,从来没有给过她父亲的感觉,从来没有。    小时候,不想要她,就把她扔去了孤儿院,一扔就是好多年。    他对她唯一的仁慈就是给她提供了学费和生活费,当然这也并非是他仁慈,纯粹是那点钱对他来说,无非也就是掉了一根头发而已。    毕竟眀嫣过的也并不是豪门千金的奢侈生活。    言彦华愣了一下,听不到了?    他细细的盯着眀嫣的脸,似乎是想知道,她是不是在骗他,但,没有。    可现在她连一声爸爸也不想喊,说话也如此冷漠,让他的心里,多少是不爽的!    他转身就走,没必要再多呆,走到门口,想到了什么………还是回了头,从眀嫣的床头柜里,拿出了纸和笔。    ……    这世间很多事都是无法如人意,十之八九。在言彦华对眀嫣的事情上,没有一件是如意的。    她翻开那张字条,看着上面的字,觉得很是讽刺。        后面用了省略号代替,否则什么,眀嫣基本上也能猜到。    只是何必呢,以前哥哥在这儿的时候,他上心的程度都不高,尤其是近几个月。现在怎么又叫哥哥回来。    一个植物人,回来了又能怎么样。    眀嫣把纸丢尽了垃圾桶,就当言彦华从来没有来过。    ……    她越来越不爱讲话,纵然是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她还是不想开口,似乎不想去费那个劲头。    厉弘深基本上都会过来睡觉,但凡是睡觉,都会把她脱光,眀嫣只能任他而去。    他抱也好,亲吻也好,想要做也好,都无所谓,她不会去回应他。    只是这样,他很容易生气,因为她的冷漠,因为她木如死鱼。这种下场,往往都是被他狠狠的对待……    他好像很喜欢那种鱼水之欢,又或者说是和女人的肌肤之亲。    很多时候,就算是没有做最后那一步,早上,眀嫣起来时,身上依然有青青紫紫的吻痕。    时间一晃而过,眀嫣被禁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已经有了个把月的时间。    沉默寡言,存在感越来越低。安眠药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后来……医生已经不给她药吃,于是就整夜整夜的失眠。    睡眠时间,开始变的不稳定。    不睡觉的时候,盯着某个地方,脑子里能想很多很多事情,最后沉浸在那件事情里,而无法自拔。    言彦华又来了……    比上一次更加的憔悴。    这一回,他连最基本的虚情假意都没有了,整个人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怒吼,要眀嫣把他的两个儿子还给他。    眀嫣只能茫然的看着她,一句话都不能说。    言彦华开始发狂,冲到病床,掐着眀嫣的脖子,大骂她是个扫把星。    大儿子言驰在厉弘深那里,她的老公。    小儿子言昱宁因为她,往后的好几年都不会跨足这里。    若不是医生来,恐怕他就要掐死眀嫣。    ……    又是一个夜晚。    眀嫣对着镜子摸了摸脖子上的那个痕迹,被人掐出来的,好久没有过表情的脸颊,忽然笑了出来。    她居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    身后有人来,挺拔而修长,着一件酒红色的衬衫,翩然而至。    从镜子里面看着眀嫣,过了会儿,又绕过来,把她的脸对着自己,抬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的脖子看。    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留了一个这么深的印子………    长指抚上去,力道很轻。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