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82章 他是个恶魔
    他面色平静,嘴角处甚至带着一点淡淡的笑意:“现在……想吃饭了么?”    对于明嫣来说,厉弘深的笑容就像是一个卒满了毒汁的恶魔,她被纳入到他的阵地里,无法不去看着他,无法阻止自己不被这毒汁的侵害。    他搂着她的肩膀,无视于那个屋子里面的混乱,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狭小的电梯,只有他们两个人。明嫣看着擦得蹭亮的梯壁倒影出来的影像,她不知道何时自己的衣服上也沾了一些血迹,绯红色。她盯着那个血点看,脑子里回想着那个男人拿着刀刺进自己的胸膛,却依然哈哈大笑的样子。    是不是精神病都是那样的,以自残为乐趣,精神病患者有很多种,哪止自残这一种。    那里面的四五个人没有一个是正常的……而她一直呆在这里,是不是有一天也真的会变成精神病,那她以后会变成什么样,未知数。是否也会向他那样。想方设法的去偷可以伤害自己的东西。    想到一些画面,她忽然一颤,不自觉的把自己缩了缩,似乎身上有一个龟壳,给她摭风挡雨,其实什么都没有,她的身边只有他。    她的手在过大的衣服里捏成了一团,一种泌寒的恐惧从脚底深处慢慢的延伸上来,以至于脸色发白。眼前忽然有阴影罩下,她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他的脸上,精美了的一张脸,却残忍冰冷,没有一丝人的样子。    她不知道她的眼神已经有了投降的苗头,她更不知道自己流露出了惧怕的样子,那是一种自我意识的本能,自己都无法察觉。男人有力的胳膊衬在她身体的两侧,让两个人的视线对视。    他看到了她神情里的变化,看到了她变得红通想要流泪的眼晴……他早说过,她没有那么刚强,才这一个戏码就让她受不了,居然还有胆子和他反抗。    他凉凉的指间在她的眼角处抚.摸着,慢条思理,很有规律的一下一下……一句话都没有说,说了她也听不到。只是这么一个动作……就让明嫣感觉到了一股腊月的寒风吹来,那劲道在无形当似要拆散她的骨骼。    她缓缓了低下了头……    男人看她低头,便伸手把她抱进了怀里,对于臣服自己的人,一般,他会仁慈。    ……    回到病房。    护士给明嫣又换了一碗来,这一回不是绿豆汤,而是鸡汤。她真的吃不下,尤其是看着上面飘的那几个红枣。可她也只能吃,一口一口,滑进嘴里,吞入腹中。    勺子把那红红的东西舀起来,那么红,上面还有汤水的油渍,让她忽然想到方才看到那情形……那殷虹的血液,胃里一股翻转。可斜眸中看到了他那双笔直的腿,黑色的西装裤平平展展,透着几分清冷。    那就像是一道枷锁,让她不想吃饭都没有自主选择权的枷锁。    咬着唇,忍了又忍,喝下一口汤。是热气所至,还是看到的那一幕在她的心里添加了一道恐惧的疤,眼眶里有雾气而来,胀胀的。她低头,吸吸鼻子,可那热气太多,不一会儿的时间就凝结成雨,滴……落在了汤里,荡起了一圈一圈的纹路。    有了开始,便会有后续,于是那眼泪就控制不住的往下掉……她想,她这个样子是不是很难看,抬起胳膊在眼晴上抹了一圈。闭眼,一碗汤一下子喝下了一半。    下一瞬,手里的碗被他拿了去,他同时也坐下,在她的对面。他修长没有一点瑕疵的手抬起她的下巴,眼眶里还水雾成花,脸上很多泪水,那晶莹的反衬着她的皮肤娇嫩就像是刚刚发芽的小花苞。    长睫被泪水打湿,变成了几缕几缕……那眼晴真是美得不可思心义,无论是不是有泪水,像是被侵泡过后的玛瑙,弱水氤氲,楚楚可怜。    男人幽深的目光直直的望了过去……落在她的脸上,她的眼晴里。就这样看了足足两分钟,他一手拿碗,一手抽纸巾给她擦,动作轻轻柔柔。    “哭什么?觉得很委屈?”    没有人回答他。    她听不到。    “张嘴。”纸巾扔掉,喂她。    明嫣颤颤的张嘴,汤入了嘴里,可是他的勺子并没有抽出去。明嫣那惊恐余悸的视线弱弱的搭在他的脸上,只看他神色转换,从幽冷到平静的……温柔。    “我不喜欢看见这眼晴里有眼泪流下来,不要哭。笑一个,嗯?”他的声音很轻,若是明嫣可以听到便能感到那如同情.人间呢喃的腔调。    可就算这个声音有毒,有蛊惑人心的力道,明嫣也听不到,只是看着他,眼晴里还有泪水。    厉弘深没有再说话,把勺子拿出来,特意又喂了一个红枣……很害怕?所以才把红枣放在嘴里那么用力的去咬,那一种早晚要上断头台的绝然。    他没有再喂,看着她的腮帮子鼓动的模样,眼晴里还有水,她硬是没有让它再流下来。    病房里安静得只能听到她咬东西的声音……冷风在流窜,他忽然想起那一晚在酒吧里跳舞的小女孩儿,那一身青春活力的装扮,进酒吧的包间时,那一声软糯至极的‘老公’,那一张别人怎么都模仿不来的可爱笑脸。    她的红枣还没有吞下去……他揪着她的脸,让她抬头,低头,猛然就吻了过去!    唇舌扫荡,在她的唇侧,明嫣被动的让他吻去,嘴里的红枣,因为这个吻让她连枣核都吞了进去。吻毕,她的腮帮子还是鼓着的,他的唇转移了地点,到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