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70章 直接来吧,不用怜惜
    眀嫣对这条短信,有一点不理解。这又是什么意思,厉弘深让盛云菲去勾引容月卓,去拆散她们。    厉弘深?    这些都是厉弘深的意思?    眀嫣捏着手机,响起了那一天发现了容月卓和盛云菲上牀以后,她出来就碰到了厉弘深。    他自报家门,然后就说要娶她。    他干的!这一切都是他干的!    为什么。    到底有什么理由,难道说仅仅就是为了她这双眼睛!    眀嫣把手机放下,有轻微的声音,男人醒来。手机的光还没暗下去,他借着这光看到了坐在旁边的眀嫣。    起身。    他才刚刚坐起来,她猛的离开床,大步去了洗手间!    厉弘深皱眉,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翻开,自然看到了那条短信,随意往那里一放,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波动,似乎明嫣知不知道这个事情,对他来说,无关痛痒。    对于明嫣来说,这是一个谜题,也是给她的胸口里插了一把刀,她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如果说纯粹是要她的眼晴,至于如此大费周章。    她在洗手间里呆了足足半个小时,才慢吞吞的出来。    此时才凌晨三点半,她看着那一张大床,看着那上面早就已经醒来而正在翻阅报纸的人,那一张凌厉帅气的脸庞,他什么都不做,她就觉得毛骨悚然。    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到底……要干什么。    他放下报纸,侧头,视线幽凉的朝她扫了过来。明嫣 收回看他的目光,慢条斯理的爬上去,把枕头拿过来,放在他的旁边,躺下去,背对着他。    他是坐着的,她躺着,肌背紧贴着他的大.腿,明嫣素白的手指伸进了枕头下面,抓住,闭上眼晴。    无论她用什么样的动作,厉弘深都能看到。他弓起一条腿来,低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无声的反抗,也不过如此。    他把报纸放下,把她的身体板了过来,强行面对面。她缓缓睁开眼晴,长 睫轻颤,看着他,神色淡漠。这种情绪是一把火,烧到了男人的黑瞳。    把被子往起一拉,不用盖了!    他无需任何语言,明嫣就懂了……她看进他的眼晴里,那风云残卷的黑洞,慢慢的起身,扯掉了浴袍的袋子,光滑的衣服顺着肌肤滑下去,那皮肤如牛奶般在厉弘深的眼前绽放。    匈前饱.满性.感,随着衣服的滑落而轻轻颤.抖,粉红色。    厉弘深看着她没有说话,目光漆黑如墨。    她也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笑的时候,头微微一侧,几缕黑发从头顶嗖地一下滑开,滴落在肩头,又滑到了那绵软之上,视觉上已经达到巅.峰。    男人眯了眯眼晴——深沉暗雾!可在他那里又看不到半点的情玉之念,迸射而出的只有锋利!    明嫣笑了出来,声音一贯的好听娇弱,“又想要了?那就来吧,不用怜惜。”直接上,他做过很多次,不是么。    厉弘深拿起了手放在膝盖上……明嫣的余光朝那里撇了撇,手背上青筋已经暴起了呢!    “其实不需要那么多手段,眼晴你想要随时可以,我这个人……你不是已经可能任扁任圆了么?厉弘深。”这是明嫣第二次叫他的名字,连名带姓。    其实明嫣原本就不是一个很爱笑的人,在五岁以前……可能言彦华不喜欢她也有这方面的原因。直到五岁后,在孤儿院里的五年,不笑不行,会受到惩罚,会挨打。    所以后来也就习惯了天马行空,也就习惯了以笑容去示人。    她看着他,小小的脸蛋有清浅无谓的笑容挤上来,那双眼晴还是美,玲珑剔透,却不是以前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明亮,有了凡尘的苦味。    厉弘深再次拿下手,改为去捏她的手,只是稍微一用力,女孩儿的面孔就变了色。    可她没有闪躲,直直的看着他。    他往前移了几分,目光如墨,那般平淡,就连刚才那几分锋芒也退了去……看着她的眼晴,那股姿态像极了野狼对战小绵羊的从容,对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不足以让他显露一丁点的狠厉。    他薄凉到沁寒的口风在她的脸上喷洒着,他让她看到他眼晴里‘你无法走出我手掌心的’放肆,“不要用这种语气来质问我,你还不够格。我随时可以享用你,懂么?”    凉凉的掌心在她的脸上拍了几下,起身,出去,再没回来。    明嫣被拍得脸疼,不是巴掌却像刀子,在刮着她。她看着被自己脱下来的衣服,看着这一身的衣不避体,忽觉铺天盖地黑暗朝她涌来,无法翻身。    ……    书房。    阳台,男人已经抽了两根烟,腾云迷雾,他整个人一同被淹没在没有光的夜色里。    脚还是肿的,一直未曾消过,当然能肿成这样,明嫣的按摩手法功不可没。不会按摩的人,不可能会有半点舒服感。    烟到了唇角,吸一口,烟雾吐出。烟火快要燃上指间,感觉到了微微的灼烫感,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他并没有把它扔掉,而是放在手心里捏碎,连同那烟火,烫了他的手心也无妨!    ……    隔天,一整天都没有见到过厉弘深。下午两点,保镖给了她一套女 士的衣服,要接她去一个地方,然后直接去机场,回国。    这是明嫣这么些天来,第一次穿女装,长久以来,她都是穿 厉弘深的衣服,反正也不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