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67章 不要再打了!
    厉弘深朝她走过来,来势汹汹,眀嫣看的起劲儿,没有注意。    等到注意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跟前,她下意识的就去护着音响,手往那里一伸,他的手也伸了过来,两个人的手同时伸来。    她要护,他要关。    于是他的手自然而然的就搭在了她的手背之上,他的手心很凉,书房里开了空调,他全身都有一种凉气。    但是眀嫣还是顽强的去护着,可又怎么抵得过厉弘深的力气。他抓着她的手,强行用她的手指摁了关机键。    再来,他再次抓着她的手到了她的脸上,控制着她的手指,揪起她的脸蛋!    疼。    揪了好大一会儿,才放开,眀嫣的脸当即就红了!    衣服里面没有內衣,很奇怪的感觉,就这么挺立着,在他的面前。    厉弘深的目光低了几个度,抬手,在她的头顶拍了几下!像拍小狗一样。    眀嫣沉默,一言不发。    厉弘深转身从书架里随意抽了几本书,摆在她的面前。没收了电脑和音响,回去,继续工作。    眀嫣,“……”    她是个学渣。他们言家除了言驰之外,都是学渣。看书就头疼,这本书全是英语,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不知道写的是个什么玩意儿,不想去看。    几分钟后,眀嫣去抽了一支笔,开始画画。她的拿手就是画画。    半个小时后,厉弘深从电脑前抬头,女孩儿坐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很认真的样子。    头发总一根笔,挽了起来。几缕黑发从头发的两侧掉下来,蓬松着,越发显得脸小,到底是肤白稚嫩,那脸到现在还是红的。    那个匈正好放在桌上,很容易就看到那个突起,小女孩儿正如花美眷。    好像是阳光下在枝头正在摇摆的茉莉花儿,清新脱俗,又泛着丝丝入扣的妩媚。    书房里很安静,只有笔落在纸上的沙沙声。在屋子里,延绵回荡。    男人放下手里的笔,这么安静又馨香的书房,还前所我未有。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死神,到她的面前。    她画了一个人,一个穿西装的男人,素描画,人物形象倒是驳为传神,只是这男人的下半身是一头猪,粽色的毛发,她倒是很细心……就连两腿间的那个东西都画了出来。    她正在画脚,一笔一画,线条勾勒流畅,脚又是人腿,皮鞋,鞋子画完,还画了一条铁链绑着    这人不人,猪不猪的模样,她还给了一条铁链,看来对他积怨很深。    ……    明嫣终于画好了,一抬头,手里的书就被抽了出去,她一愣。    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站到了她的旁边,眀嫣还真的不怕让他看到,看到又怎样,大发雷霆又如何。    他还能把她怎么样。    却不想,他拿起笔在书的背面写上。    “你看过猪的下面是长什么样子?”    眀嫣第一次见厉弘深的字,潇洒落阔,不拘小格。    眀嫣看到这个字时,有那么一点的错愕,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过了两秒才懂。    她确实没有见过猪的那里是什么模样,就连他的,她也没用肉眼看过。    但是,她在网上看过啊……    “和你的有什么区别。”眀嫣反问。    厉弘深把书收起来,看着她,目光沉沉,脚步朝她那里一移,一种凛冽的气息呼之欲出。    又想干什么,上?还是用强。    眀嫣没有后退,与他对视。他没有再写字,薄唇启动……    其实人在说狠话时,两瓣纯的张合非常干脆,起起落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近在咫尺的空间,她感觉到了他全身肌肉的力度,还有他不用特意去表达就能降住她的锋芒。    他说,“想要捆住我,你还没有那个本事。你就是我的俎虫,你逃不掉。”    ……    其实这种话,他不用说出口,眀嫣也知道。她不是他的对手。    回到房间,眀嫣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    下午有人送来了衣服,却只有內衣裤,没有外面的,眀嫣对厉弘深实在不敢强求什么,没有就没有吧。    先把里面的穿上,挂空档也不舒服。    晚上老早就吃了晚餐,吃药,睡觉。晚上厉弘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眀嫣不清楚,只知道她醒来时,是在他的怀里。    此时,凌晨五点。    天色已经朦朦胧胧,有了丁点的光亮。醒了就睡不着。    眀嫣看着睡着的他,睡梦中,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退却了凌厉和高高在上,浓黑的眉宇里却依然有清高和倨傲。    他的手臂是打开的状态,那个样子,像是随时准备好了抱她入睡的样子。    眀嫣从他的脸胖看到臂弯又看回来,心里沉重,如有积云。    他想要她的眼睛治好另外一个女人,足以证明他是爱那个女人的,可为何又和她睡在一起,为何又和她做暧。    不觉得肮脏。    已经睡不着,于是就起床。    走过那一个柜子,目光不经意的撇了一下……心绪微沉,绕过它去了阳台。这个时候的夜色有那么一点光亮,楼下安安静静,一个人都没有。    明嫣站在那里良久,不多时,有车子开来。从别墅里出去一两个保镖去视察。确定没有问题后,放车子进来。大门口离这一栋楼有些距离,明嫣并看不清,直到走近,几个人从车里下来。    一男一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