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66章 世间最美,没有之一。
    夜深了。    有树木、花丛多的地方,蚊虫就是很多,还有蝉虫的鸣叫,这是夏季,虽说没有以往那么闷热,但气温到底是没有秋日的凉爽。    明嫣不想回那个屋子,可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在这里被咬死,这一块地方连个灯都没有。只有主栋附近有灯,她不知道有钱人是不是都是这要铺张浪费,弄这么大的庄园,住孤魂野鬼么?    她起身。    先前消沉又矫情,这会儿不得不回去,可哪里知道路。这乌漆麻黑的,根本看不见。    明嫣也只能瞎走,没准瞎猫碰到了死耗子,找到了路。想当然她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走了不到五分钟,脚下碰到一个东西,身子一倒……    扑腾。    她不知道自己掉进了哪里,喷泉?    水不深也不浅,她掉进去时,她足以把她淹没。水直往鼻孔里涌,手臂挥舞,在空中乱抓。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个东西,还是对方使的力,把她给拽了上来。    明嫣吐着嘴里的脏水,手里紧抓着一个东西,抓得很紧。    站的地方应该是一个石头,只能脚尖着地。她需要紧紧的拉着眼前这个人,而她的腰部也有一只手横过来,搂着她,固定她的身体,以防她再次跌下去。    眀嫣倒在他的胸口,身上的水,以及从嘴里吐出来的水通通都抹到了他的身上。    男人没有动,气息颇冷。    少倾,眀嫣抓住他胸前领口的衣服,头慢慢往上抬,让两人之间保持一点距离。    夜色很浓,没有一丝光亮。眀嫣连他的脸都看不清,只能感觉到他沉稳有力的呼吸。    近在咫尺的距离,气息都在缠绕。黑夜里,他的目光就像是一个黑礁石一样的黏在她的脸上。    眀嫣颤颤的缩了缩手,手指湿润,抓着他的衣服起了一点褶皱,心里也像这衣服一样,皱了起来。    眀嫣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平坦硬实的小fu,与她的……紧紧相贴。    从胸口一下都贴的很紧,温度从薄薄的衣料里传过来,滚烫。以及来自他身上肌肉的力度。腰间的那只手,结实有力,好像一个铜墙铁壁。    眀嫣的呼吸乱了几分。    这气氛暧昧,总感觉下一秒,好像就会做点什么。    可,时候不对。    若是以前,或许……眀嫣会扒在他的身上。可,现在……    手慢慢的拿下来,脚步轻移,想要从他的身边过去。这种狭窄的地方,她想要过去,他必须得配合。    可厉弘深从来都不是一个会配合眀嫣的人,从来都不是。在眀嫣的身体挨着他,往旁边移动时,他忽然紧绷了几分!    手臂一松!    “啊!”    这一声叫喊,完全是出于本能。往后一倒,再次跌下去。    这一倒,还好,没有完全倒下。人被拽起来,一只手落向了她的后脑勺,吻,接着而来。    漆黑的神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他准确无误的攥住了她的唇。    眀嫣都没怎么站稳,在他拽起来时,她下意识的就抱住了他。    却不想这种姿势,便显得两人格外的……缠绵。    夜色,喷泉,花园,野外,好像特别适合做某种事情。吸取天地之精华,无人打扰,又有清风相伴。    然而到底是地形的差异,都是石头,眀嫣的背疼的不行。    眀嫣最后被报到浴室,他还是没有开灯。中途不知道他有没有说话,反正眀嫣也听不到。    只是他给她洗澡,手法独特,不像是洗澡,更像是……野火重燃的前奏。    后来眀嫣还真是想对了。水从头顶冲下,男人的手指穿插与女人浓密的发丝里,给她一波又一波的至上欢愉。    ……    凌晨两点。    眀嫣终于可以睡在床上,倒床就睡,一会儿的时间就进入了梦乡,而这时候,厉弘深在拿衣服。    眀嫣没有衣服,什么都没有,只能穿他的。从柜子里拿了一件短袖,走到床侧,女孩儿已经发出了均匀的呼吸。    睡的还真快,不穿衣服么。    他无论说什么都没用,听不到,也就不叫醒她。掀开被子,把她拉起来,他一手拿衣服,一手扶着她。    衣服刚刚分出个上下来,她的身子一倒,顺势就歪倒在他的怀抱。    女孩儿的体温永远都这么凉润,再加上她什么都没有穿,肌肤的接触,妙不可言。    厉弘深低头看着胸口的她,正在熟睡中,异常的乖巧,脸蛋儿很白,鼻头挺翘,唇………因为他而变得殷红。    小小的个儿,靠在他的怀里,就像一个小奶猫,不堪一握。    这个样子,也不需要再穿衣服,扔掉,起身,女孩儿滑下去。    似乎有点不满,趴在被窝,咕噜了一下,之后没有动静也没有声音。    厉弘深去外面吹了吹凉风,孽火来的太过频繁。        这声音有远而近,在他的脑子里,肆虐。    还是抽烟最好,尼古丁的味道,像是一道坚不可摧的城墙,阻绝一切他不想要的心理情绪。    ……    厉弘深是被压醒的,或者说是被烫醒的也行。    眼睛一睁开,女孩儿正趴在他的身上睡。不知道这样是不是特别舒服,她总喜欢这样,臭毛病,一直没有改过。    身上烫的吓人,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才让她拼命的往他的怀里挤,恨不得钻进去。    发烧了。    厉弘深抬手,没有摸额头,只是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