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63章 眀嫣去了意大利
    十一、二点的街头,比起夜总会来,总算多了一份清静,没有那么拥挤,当然这种拥挤是对于视觉来说。    厉弘深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车尾灯串起来的灯火如豆,在公路上宛如一条游龙。迈巴赫在中间穿梭,这条街道他走了很多很多次。    只是今晚这条车道好像比平时有哪里不一样,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人。少了很多人,就显得这个城市太过的空旷,只有那些机械式的车,诺大的城市好像只有孤魂野鬼。    回到家,一团的漆黑。    上楼。    推开门,床上没有人,他好像真的是一头闻惯了她身上味道的野兽,眸光一转,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阳台。    没有开灯,她就窝在那个角落里,一片黑色的空间,只有她身上传出来的晕白。    厉弘深把灯给打开,昏黄色一洒下来。小女孩就像一个可怜虫窝在那里,一头乌黑乌黑的头发随意铺展开,滴落在肩头和前胸。    靠在墙壁上,好像已经熟睡多时。阳台的窗户都没有关,凉风从外面丝丝渗透,吹着头发和衣服轻轻摇摆。    她就像一个可怜虫一样靠在那儿。一个人,总有不经意间的某一个动作或者说是状态,会直直的撞进别人的心里,继而跟着让人的心灵,微微的发抖。    她那么小,卷成了一团,小小的脸蛋是苍白的,潺潺羸弱,又楚楚可怜。    厉弘深站在那里,没有走远,也没有走近。目光逐渐变得深邃,逐渐变得幽暗,把她的样子锁入眼底。    时间在转,风在吹,两个人好像很有默契,一个人在睡,一个人在看。    过了好大一会儿,女孩不知道梦见了什么,身体一斜,眼看着就要从墙壁上倒在地板上,男人下意识的往前一步,弯腰伸出手掌一下子扶住了她。    她的脸庞正好倒在了他的手心里,冰冰凉凉,又特别特别的温润,脸非常的小,根本就不够他的手掌那么大。    不知道她把他的手当成什么,在上面磨蹭两下,又安然睡去。    厉弘深低头看着她,良久未语,也没有把手给抽出来。    只是这么倒在他的手上,另外一半的脸被头发给遮住,看不到。    厉弘深只好把她的头发扒开,直到那一张脸全部都露出,如肌似雪,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婴儿肥。    他就这么倒在他手心里睡,就好像是开在了手掌里的一朵花,清新娇小。    男人另外一只手摸到了她的眼角处,那你还是湿湿的,想来是先前哭过。    指腹又慢慢往下,落在了脸上……那触感,妙不可言。    他忽然想到了从她的嘴里吐出来的那些没有任何感情的老公二字,总是甜甜的,又或者是弱弱的,又或者……是讨好谄媚的。    那笑魇如花,那狐假虎威,在他身下时,那销魂蚀骨……    他的呼吸忽然缓了几分,胳膊一挪,到她的后背,抱起来,到房间去睡。    可搂着的那一刹那——        那话随着风,一瞬间就窜进了他的耳膜!    他唇角一蹦,他除了盛云烟以外不会对任何女人动心,包括她!    手腕一抽,松开。    女孩的身体倒下来,头磕在地板上,咚得一身。    ……    眀嫣是被疼醒的,好痛,尤其是太阳穴的位置。    她睁开眼,眼睛干涩的发疼,还不大能睁开。    阴暗不清的光线,风还在继续。很冷,她叹了一口气……    怎么会在这里睡着了,又从墙壁上摔下来。    她起身,两腿有点发麻。走到门口的位置关灯,进屋。    手摸到开关,她忽然想到,这个灯是怎么开的,她清楚的记得他进来时并没有开……    莫非是记错了?    甩甩发疼的脑袋,进屋。看看时间才凌晨12点半,她还以为自己睡了很久,其实才半个小时而已。    他又是一夜没有回,也好。    眀嫣刚才眯了一下,这会儿也了无睡意,干脆去找饭团儿。    她让刘姨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做了饭团的卧室。她过去,饭团也醒着在。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一点不安,锁在她自己小小的被窝里动也不动。    眀嫣陪着它玩了一会儿,一直等到饭他睡着,她去画画,好歹一个饭团挣点粮钱吧。    三天后。    家里来了一名不速之客,容厅。    来的时候,厉弘深不在。当然这些天,厉弘深一直没有回来,他从来都是那样,想回就回,想不回就不回。    这个老人很犀利,甚至是瘆人。眀嫣见到他,自然而然的就会升起一股敬畏感。    她应该随着厉弘深一起叫容老先生,可是到底是不尊重,就当他是一个普通老人,叫一声爷爷。    容厅杵着拐棍,其实他一点都不瘸,不知道为什么喜欢拿拐棍。    他精锐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不需要叫我爷爷,跟着那小子一起叫。”    好像眀嫣叫他一声爷爷,就是折煞了他。    “好,容老先生。”    “我们谈谈。”容厅坐着,眀嫣站着,他好像也没有那个叫眀嫣坐下的意思。    “好。”    “我的目的很简单,和他离婚。”    眀嫣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意外,从他出现,就已经知道他的目的。    只是离不离婚,眀嫣说了不算。    “暂时公司还离不了他,虽然他很狂,但是到底也是我容家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