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57章 是谁在使坏,我告诉你
    这么突如其来的拥抱,让盛云烟摸不着头脑。两人才分开没有几天不说,还有他气息上的不平稳……    外面想必很凉,他的衣服上都是凉气,宽广的胸膛——无论是出于什么让他跑过来,但这个怀抱是盛云烟喜的,这种温情阔别已久,她也伸手,搂住了他劲瘦的腰。    月如勾,清凉如水,洒下来似银辉般。    屋子里灯光乍亮,如白昼,拥抱的两人,一个衬衫一个刑服,其实是违和的。可倒在男人胸膛上的那张脸,上扬的唇角却又觉得……两个人是幸福的,而她也甜蜜。    就这样抱了很久,他才缓缓松开她。    盛云烟看不到,其实感官却比以前更加敏.感,她能够感觉到他的呼吸变化,从开始的紊乱到现在的平静。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所以才让他有这种在他身上本不该存在的混乱。    “是不是有什么事,是我……让你为难了么?”盛云烟素白削瘦的手指攥着他的衣袖,轻轻问道。    厉弘深抬手把女人那一头散漫的黑发拢至耳后,神色已然恢复如常,“你不会让我为难,已经很晚了,要进去休息么?”    这么急……好像他来,只是为了这一个拥抱。    盛云烟轻咬着唇,身躯一软,再次倒向他的怀中,软软的胳膊搭在他的身上,“我想……和你再待会儿。”说话时中间有所停顿,让人感觉她心里的不踏实,更让人觉得她是小心翼翼才说出这段话的。    如此这般讲出来,让人怎么能够忍心拒绝。    厉弘深一个好字吐出来,就陪着她。    时钟在滴答的走,时间在流逝,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已经过去,盛云烟依然没有想离开的意思。厉弘深自然没有催,尽管手臂已经发麻,却还是抱着她。    眸光低沉,沉默。    过了会儿,怀里的女人起来……屋子里有没有灯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区别,却能抬头,把一个吻准确无误的落在他的下巴。    男人没有吭声,没有阻止她这一个动作。    但她也只敢这样,吻也只敢到这他的下巴,再不敢往上……他会有抵触。盛云烟光洁的指腹抚.摸过她方才亲.吻过的地方,声音柔得不能再柔,“有生之年,我还能看看你么?”    瞎了,何时能好,又何时能出去,都是一个未知数。    睫毛在微颤,轻轻眨动,落入了男人的眼中……他抬手捧住她的脸颊,大拇指磨砂着她的眼眶,美的眼晴就算是瞎的,还是美的。最少形在那里,只是没有了灵气。    “我会治好你的眼晴,也会接你出去,等着我。”    他的承诺,一如当初。    ……    凌晨五点的街头,迈巴赫在缓慢行驶,车辆稀少,路灯串起来一长条的红豆,殷红似血。    夏初季节却依然有着初春的凉爽,开着车窗,冷风吹来,迎面,发丝撩起,脸庞如刀削。明亮的瞳孔印上了这条街道的空旷,一汪深泉,竟是撩长的寂寞。    天色未亮,直接去了公司,再次把欧阳景给叫来。    欧阳景用了半个小时才到,睡眼惺忪,不甘不愿的,“我说大哥,你最近是越来越禽兽了。你想干嘛,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我要开始收手了!”厉弘深目光深深,很是坚决。    “收什么手?”欧阳景还没睡醒呢。    “对于言氏的撒网,以你的名义。”    “什么玩意儿?以我的名义?我可没出一分钱,到时候把言彦华搞下台,我去接手?”    “有何不可,我把言氏打下来,送给你。”    欧阳景诧异,“……你想干嘛?言氏也是一个巨头公司,若是想要完全的压倒,不容易。而且,这个大礼………我无功不受禄。”    厉弘深的手里拿着一个打火机,慢条斯理的把玩着,“不过一个公司而已,难道你还没有那个信心去玩垮它?”    “既然已经到手,我玩垮它干什么?”    厉弘深把打火机往桌子上一放,声音有些响。他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了红酒,倒了两杯。    欧阳景自动过来。    厉弘深拿着酒杯,轻轻的摇晃着,拿起来抿了一口,目光如那液体,没有温度。    “让它发扬光大远远不如一蹶不振来的刻骨铭心!还有给我找几家不上不下的公司,我要收购。”    欧阳景这一回脑袋聪明了一点,“你要以谁的名义,你应该不会以梵爵的名义去收购。”    “以我私人,秘密进行。这个公司,我迟早会走。”无论是出于容厅,还是他自己。    这里都不会一直呆下去。    一切会发生的事情,他都要提前做好准备。    ……    厉弘深再次没有回家,一个星期了,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明嫣呆在家里,因为有了饭团,所以他没有回来倒是很庆幸。    她的私人生活变得越来越简单,越来越单调,出了饭团儿,再也没有其他。    就在明嫣想给饭团买一件衣服去,却一分钱都拿不出来时,她想到了找工作。    可是她连这个大门都出不去,又要怎么找。于是就只有联系郁清秋,在网络上给她找了一份兼职。    她就读于本市比较出名的传媒学院,播音和美术。播音自然是不行了……她我想把声音露出来。    于是就找了一个小小的杂志社,给他们提供一些插画什么的,她的绘画水平一般,所以价钱自然也高不到哪里去。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