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52章 要想控制我,怕是难
    明嫣没有再提起郑园,反正这句道谢明天再说也不迟,然而让她意想不到,自此以后再也没有看到过郑园,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到达厉弘深的家里之前,明嫣还在想着,他们家的豪华和奢侈,见了面以后,才觉得自己的想象根本不够。    复古式的庄园,占地辽阔。若是一个人住在东边,一个人住在西边,恐怕能半年都碰不到面,大得咋舌。    “大少爷。”佣人成排的欢迎。    厉弘深轻点头示意,同明嫣一起进去。    还没有到达大厅,迎面就走来了一名五十多来岁的中年男人,这个人明嫣认识,容劲秋,容月卓的父亲,明嫣见过一次。那时候,她和容月卓就已经确立了关系,只不过他不知道。    容月卓的父亲怎么在这儿,客人?还是……亲戚?    容劲秋走过来,先是看了看厉弘深,目光复杂,再看明嫣,眉心稍稍皱起,似乎对她表示不满。    “伯父。”无论他对她满不满,明嫣都要打招呼。有网上那些新闻,几乎没有人会喜欢她,就连自己的亲生爸爸都要把她赶出家门不是么?    容劲秋穿着休闲,听到明嫣的声音后,双手插.进了口袋里,没有看她,直接对着厉弘深,“你爷爷在里面进去,记住,好好说话!把她留在外面,不要带进去。”    原本厉弘深是没有拉明嫣的,听到这句话后,一下子执起了明嫣的手,攥在手心里,“不可能。”    三个字,镇定而坚定!    第一次拉手,明嫣低头看着两人掌心交握的样子,肤色明显、大小明显、温度也明显。他掌心处的温暖紧贴着她冰凉的手背,这才看到他的手掌比她大了那么多,握住她,已经看不到自己了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广阔的大海包裹住了一艘小船,方向全靠着他掌握。    思绪一转,想到了很多,远一点的瞎女人,近一点的她的眼晴……    手指抽动,想要出来。    他用力一捏,她就再也无法动弹!    “你是非得气死你爷爷?”    “我回了家,把我带回来的女人丢在门外,就是对他尊敬了?我没那么怂。”厉弘深回击,拉着明嫣进去。    容劲秋咬着牙,气得不轻!可又无可奈何,这小子一直都是这样,从来不会向这个家的任何一个人低头!看着他拉着那小女孩儿进去的背影,他忽然有些感触——    这也算是一种情景再现吧。    他恨他。    一直都是。    ……    他攥着她的手从 花园到大堂,进了玄关,明嫣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中面那很像如来佛祖的老人,满头白发,却气势强大,尤其是那一双鹰眸,盯着他们异常犀利!    大概是气场太强,让明嫣只看了一眼,心跳就跟着跳了一拍,下意识的就去拉紧了厉弘深的手。    然……    他却悠地松开了她!    明嫣低头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心里头如有冷风掠过,有点凉。    当然这种情绪很快就消失不见,她也知道,在长辈的面前牵手,会不礼貌。    “容老先生。”厉弘深过去,稍稍的鞠躬,出于一个晚辈对长辈的尊重。    明嫣心里犯起了嘀咕,方才容劲秋在外面不是说他爷爷在里面等他?他不叫爷爷,叫……容老先生?    她也弯腰鞠躬,跟着叫了声容老先生。    对于厉弘深不叫他爷爷,容厅好像已经习惯。更何况在今天把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给带到家里来,那就更不用叫了!    “什么时候离婚?”一开口就是这种话,丝毫不客气。    明嫣心里一颤,什么意思    “难道我什么时候离婚,您打算插一手?”厉弘深回,他和明嫣站在容厅的面前,身躯笔直,不卑不亢,他的后面就是沙发,但他显然没有那个打算去坐。    容厅年轻时必然是一个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物,那张脸纵然是不做任何表情,也有一股震慑力。他没有给明嫣一个正眼,不,就算是余光都没有看她一眼!    “这个手我还就插定了!若是不离婚,那你就自动卸任,你娶个女支女我都不会管!”    明嫣有点生气,这什么意思,拿她和女支女比么?    “这个手您怕是插不了,我结婚不会通知你们,离不离婚跟你们更加没有关系。容老先生,你要相信,我能让梵爵更上一层楼,也能搞、死、它!”    相对于容厅的锋芒,厉弘深可以说是很淡定。用他的波澜不惊去对付波澜壮阔,用他沉稳淡定的语气去还击锐利压迫。    “放肆!”容厅嗖地一下站起来,手里拿着的拐棍砰地一声就敲到了厉弘深的胳膊上。    厉弘深硬是动都没有动一下!    “你不看看她是什么人,现在是什么局面,你非要娶回来,厉弘深,你以为我让你回了容家,认祖归宗你就可以胡作非为,我告诉你——你现在有的一切,我想收回随时都可以收回。”容厅虽说年纪已大,可肺活量却很厉害,气吞山河,声音共鸣性强,震得明嫣的耳膜发痒。    厉弘深依然——处事不惊。    那一张优质的五官好像有一种怎么都无法搅起涟漪的薄凉 ,一字一句,“我现在的一切,您想收回还真是有有点困难。还有,我姓厉,不姓容。要想控制我,怕是难。”    “你!”    “我已经带我的妻子来见了你,你应该不会想留我在家吃饭才是。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