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50章 如果我要你的眼睛呢
    被梦魇控住,全身紧绷,身体越来越往一起缩,似乎是在保护自己不被人打。    厉弘深坐着没有动,双手落在藤椅的扶手,看着她,眸是讳莫如深。    明嫣的梦里,她正在被人追打,各种难以启口的难听的话,每走之处就被人喊打被人辱骂,她在闪躲,在逃跑。    于是被逼悬崖,她带着一身的伤被那一群人给推到悬崖之外……那种从高空跌落下来的感觉,好清晰。    仿佛还听到了他们在上面放鞭炮的声音,说那个贱女人终于死了。    “我不是贱女人!”明嫣一声破碎的喊声,嗖的一下坐起来!    看到周围的景象,才彻底醒来,原来那是梦,原来她没有死,也没有人在追杀她。    然后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从床上掉到地上,怪不得方才那种坠落的感觉那么明显。    她没有起来,就地坐着。一夜没有睡,方才睡了一会儿,眼睛很酸痛,全身酸软。    前方一只蹭亮的皮鞋印到了双眸之中,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她惊的一下,抬头,从他笔直的裤腿看上去……    他太高,她仰头太累。    好在,他已经蹲了下来,看着她,伸出了手,“起来么?”    明嫣要起来,她也想起来……    可是……    她烟眉如染上了雾,伸出了手,放在他的掌心里,喉咙很干痒,说出来的话,也是嘶哑的。    “不要答应我外公,不要把房子给拆了,好么?”    小女孩儿还真的很有让人一看就想保护的气质,那么可怜的眼睛,那么可怜的神态。    厉弘深没有握她的手,她反倒握的很紧,纤细的五指紧紧的攥着她。    好像很怕……他不答应,很怕,他随时会跑。    他抬起另一只手,摸上了她的眼睛,,肿肿的,摸起来,指腹有一种灼烫感。    这么好看的眼睛,却让她肿起来……    “小女孩儿应该爱惜自己,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嗯?”他淳淳低声,磁性而有安抚力。    “你答应我,我求你,不要拆了这个房子,好不好。”为什么要转移话题,明嫣又急急的道。    厉弘深拿下手指来,精锐的视线落入到了她的双眸里,反手一握。    “给我一个强有力的理由,否则,你的这三言两语便让我打消念头,好像不够力度。”    房子是外公外婆的,他们拿这个给他,要他给明嫣幸福,要他给她撑起一片天来。    “那我……不要你保护,让他们随便骂去,我不怕。你把房子给他们。”明嫣不可以让外公外婆做这么大的牺牲。    手指忽然一疼,明嫣本能的弯曲了身体,这么大好疼……她看着他那深眸,漆黑,锋利,似乎很不满她说的这句话。    可是,她有说错么?    她不要他的庇护,不可以吗!!    “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没有这么好的承受能力。房子,我必然会要。”    厉弘深说着松手,往起一站,出去。    走到门口处,听到后面,扑腾一声。    他笔直的脊背,猛的一僵!    回头。    身形瘦小的女孩儿跪在了那里,头发微乱,没有任何的妆容,脸色过分的苍白。    “算我求你。我外公外婆,现在除了我,就只有这个房子了。他们守了一辈子,我妈在这里长大,我哥在这里住过,我在这里玩过,这是他们的心血。”    外婆为了能让明嫣睡了好觉,窗帘是拉上的。    又是大清早,屋子里昏昏沉沉。在一片晦暗当中,女孩儿的跪立就像展开了一束凄楚的光,我见犹怜。    可,到底差点什么……    差了一场大雨,一场漂泊大雨!    当年,盛云烟也是这样跪在言彦华的面前,求他放过,可是,没有。    没有期限的牢狱之灾,言驰死,她坐穿牢底。言驰活,言彦华看心情,找理由放她出来。    门口处相对来说要暗的很多,他长身玉立,看着她,五官凌厉,又一言不发。对于小女孩儿的这番举动,他依然……无动于衷!    “我不问你为什么突然和我结婚,更不会问你为什么只要了八个月。我会完全听你的,好好的呆在你的身边,直到八个月后,我离开。你保不保护我,没关系。对不对我好,更没有关系。只求你。把房子还给他们。”    明嫣一定要护着这个房子,一定要。    厉弘深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嗤道,“你好像搞错了,房子是你外公拿来和我交换的,懂么?”    “可你,可以拒绝不是么?”    “我是个商人,我为什么要拒绝。”    他果然对自己……没有半点感情!没有一星半点,甚至连怜悯都没有。    明嫣顿了顿,没有说话。她在消化心理的情绪。过了一会儿才回,“你拒绝,只要你拒绝他们留下这个房子,我什么都答应你。”    厉弘深走过来,依然蹲下,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沉声问道:“什么都答应?”    “是。”    他看着她那一双明亮的瞳孔,两年前就觉得这眼睛美的不可思议……    “如果我要你的眼睛呢?”    什么?    明嫣一震。    她忽然想到了在医院的那个漂亮失明女人,想到了那个走道的窗口,他们拥抱的画面……    …………    厉弘深和明嫣留在这里吃早餐,外婆自己做的玉米饼。    土生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