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49章 不得好死
    明嫣怎么可能让外公外婆为她做出这种让步来,这四合院虽说不是老一辈流传下来的,可比旁边的居民楼要值钱很多。而且这是外公和外婆唯一的房子。    他们日后住哪儿。    “不……”    “你不要讲话,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我问你。”外公打断了明嫣的话,又看向厉弘深,郑重其事的问:“你会不会对她好?不计前嫌。”    “当然,她是我娶来的老婆,我自然会对她好。”厉弘深回。    “好。”外公点头,“记得你今天说的话。我看你是个人物,想来也不会说话不算话。这房子你拿去,给我们三天时间,收拾东西搬家。”    外婆抹了一把眼泪,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不要,外公,这个……”明嫣再度开口,心里有如针扎,很难受。    “去陪你外婆说会儿话,我和他好好聊聊。”外公又再打断她,让她过去。外婆走过去拉住了明嫣的手,拉到后院。    外公和厉弘深对立而坐刀。    他的眼眶腥红,一个老人的隐忍都在那一双有着很多岁月痕迹的双眸当中。    “发个誓吧。”    厉弘深哪怕是坐着,脊背也挺得笔直。    “外公需要我发什么誓?”    “就说如果你拿她和宁小子那事儿做文章从而对她不好,朝三暮四,始乱终弃,对她不管不顾,尽不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你就——不得好死。”    厉弘深脸上的肌肉线条不着痕迹的僵了僵,很轻微,转瞬即逝。    “按照我说的,你复述。”外公又再度开口。    厉弘深没有犹豫,回:“我若是在这件事情上大作文章从而对她不好,明三暮四,始乱终弃,对她不管不顾,尽不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我就不得好死!”    一字一句,字正腔圆。沉稳而磁性的声音,在古色古香的中堂飘荡。    ……    后院。    外婆养了几只鸡,明嫣上一次来时是九只,外婆给她炖了一只,剩八只,今天来还是八只,几个月来,他们竟不舍得去吃一只。这个时间,它们已经熟睡。    外婆却已经习惯性的给它们准备明天早上吃的食物。    “嫣儿。”外婆年纪大了,双手已经有点颤.抖,“你五岁的时候,你.妈就车祸死了。而你被你那狠心的爸爸送去孤儿院,你哥哥从小就叛逆,谁也管不住他。在社会上闯荡,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好不容易长大了,干出点事业来,却又……昏迷不醒。”    老人说起这事儿时,已经泣不成声。    而明嫣早就泪流满面,撕心裂肺。    “我们这一家子就没有一个好命的……”奶奶用手背在脸上擦了擦眼泪,转头看向明嫣,“就你稍微要好一点,可哪儿知道你出了这种事……嫣儿,那些唾沫都能把你淹死,你说,你以后……可怎么活啊。”    外婆隐忍的哭声,到这一句已经变成了哭喊。身子痀偻颤.抖,瘦弱的身躯支撑不住她的悲痛欲绝,慢慢往下倒,明嫣连忙过去扶着,心痛如绞。    “外婆,对不起……”    外婆哭得不像样子,老泪纵横。拉着明嫣的手,掌心时全是茧子,粗糙却很温暖,豆大的泪水从脸上流下,一瞬间让那皱纹越发的明显,一瞬间让这张脸饱经了风霜。    “我和你外公,没有亲人了,只有你们兄妹俩。我恨不得把命都给你,让你好过一点……”外婆悲痛到了极致,便是那个声音,从喉咙里嘶吼出,悲戚得剜人心肠。    明嫣忍了又忍,把心里刨心肝的撕厉给吞了下去,抱着外婆,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她只觉得,她是一个罪人,该千刀万刮的罪人。    ……    中堂的窗户,也是采用古时候的建法,很有古风韵味。两旁有盆栽,修剪得极其得好。屋里没有沙发,是木制的藤椅,院子里种满了花,还有一个小小的秋千,一看就知是为明嫣准备    前边的院子很大,都是些花花草草。屋檐之下有一个很有年代感的小木马,应该是小时候明嫣他们兄妹俩玩的,有些破旧,但是保存得很好。    院子里没有灯,只有屋檐之下的两盏灯笼,发现晕红的光芒。    厉弘深从屋里走到屋外,一树一木,都是花了大心思的。沿着最右侧的羊肠小路,穿到后院,这里种的都是农家菜,还有那两个拥抱着哭泣的一老一小。    他停住步子,凝望而去,许久。    夜色如魅,漆黑不见五指,不知道是不是又要下雨了,沉闷。    ……    明嫣晚上没有回去,在这里留宿一晚,厉弘深一个人走。    空气里都是湿气,已经是夏初,却还是没有夏季的燥热。这个地方不算偏,地段非常之好。一旦开发出来,假又时日,必然是一个聚宝盆。    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办公室    把欧阳景也叫了过来。    欧阳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哥,十点了,你可是有姓生活的人。”    厉弘深开电话,对于他这话置若罔闻,“把你手头上目前正在负责的这个项目全都调出来。”    “……大晚上的,你又开始批阅奏折了?”    厉弘深抬头看了他一眼,缓慢而道:“我有姓生活,你没有。不来上班,在家操被子?”    欧阳景:“……”你他妈的。    ……    一个小时后,厉弘深已经把所有资给仔细的看了一遍,又和欧阳景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