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43章 死了也是我的人!
    容月卓听着声音找过去,见那小丫头片子五花大绑的邦在床上,旁边有一个傻逼拿着一个水果刀在她的脸庞,跃跃欲试。    “听话,不要叫,你在叫,我就把你的脸给划花……”    明嫣的脸色很红很红,那个神色非常不正常,她颤颤的看着拿把刀,“你是谁,你不要乱来……”    说话都不是很利索。    容月卓没有丝毫考虑,走过去,一脚轮到了那人的肩膀!    在他倒下之前,又踢向了他的手腕,刀子从手心中飞起,他一把接过!    “你是谁!!”倒地的人在吼叫!    容月卓弯腰开始去隔绑住明嫣的绳子,回,“老子是你爹!旁边有电话,给你的什么老大打电话,让他来见我!”    绳子割到一半看到了小女孩儿急喘的呼吸,匈口在起伏,那个弧度,真是妙不可言。    他顿了顿……    明嫣看到他来,心底就舒了一口气,好歹不会落入到歹人之口。她知道身体的异样,眼睛睁大了一些,“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下来,快解开绳子。”说话有点口齿不清。    容月卓浓眉一挑,没有再去割绳子。还敢命令他了,胆子不小。    手一伸,就把要逃跑的人一把捉住,手扣住他的衣领,嚣张又狂妄,“你爹跟你说话你没有听到?给你老大打电话让他来见我,否则,老子就要用家法阉了你!快去!”    再一脚补去,直接把他踹到了电话旁!    容月卓懒得去管他的求饶,在看明嫣。看她小小的身体在绳索之下扭动着,似乎很难受。    白净的皮肤,这会儿也是嫣红一片,这种景象,容月卓在清楚不过。    发了椿。    “给你吃了药?”他问,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欣赏着明嫣那一副难以忍受的模样。一手拿着水果刀,慢条斯理的挑起了的肩膀处的衣服。    那白白的剪头,已经被绳子勒出了红痕!    妈的!    一股火气上来,拿起床头柜子上的一个小花瓶,朝着后面的人砸去!    哐啷一声。人应声倒地……电话都没用拨通的人,脸色一百,捂着后脑勺,跑了。    容月卓懒得去追。    明嫣已经快要不行了,脑子发懵,全身发烫。体内好像有一把火,上不去也下不来。脑子里总是在流窜那些不健康的东西,和厉弘深的……    死死的攥着手指,长长的指甲已经嵌入到了掌心内,疼痛让她有了点理智!    “容月卓,不要开玩笑,快……放开我……我要去医院。”再拖下去,她就完了。    “不太愿意,我觉得这样挺好。去医院干嘛,我这现成的解药摆在你的面前你不知道用?”容月卓放荡的脱了自己的薄外套,打长腿也架了起来,水果刀在明嫣的绳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搭着……    明嫣呼吸很粗很烫,一下子像是被掏空般,丝毫不想和容月卓打嘴炮。    因为身体给她的陌生又强烈的反应,让她的眼眶周围都密出了一圈泪水家来,就连喉咙都是滚烫,说话的声音都不对,“放了我,拜托,快点……”    眼泪顺着眼尾一滴一滴的往下掉,渗入了发丝里。她的眼睛已经猩红,迷离恍惚,都不太能看清周围的事物。    侧头,看着他,低低一唤,“容……”    红唇轻启,说不出来的千娇百媚。容月卓一怔,以前她就是这么喊她的。    “叫我容月卓,要不然卓,要不然卓哥哥。”    “不行,容月卓太生疏,卓……肉麻死了。卓哥哥,我有哥哥……再说你哪有我这么可爱的妹妹,不要占我便宜。”    “小丫头片子,我占你便宜?”    “哈哈……”她大笑着,把他叫月,像个娘们儿的声音。他不同意,把她逮起来,教训了几分钟,她才撅着嘴很不爽的叫容。    白痴,和卓有什么区别。    容月卓脸上的表情暗沉下去,水果刀收了起来,冰凉的手指到了她的脸上,暗魅的嗓音,“现在知道叫我的名字了?”    “老公……”然,她的嘴里又跳出这个称呼来,红唇蠕动,眼睛没有焦距。    “老公。”脸蛋拼命的往她的他的手心里蹭去。    容月卓脸色一变,动作怔住不动!看着她,眸色深沉,继而阴冷!    几秒后,起身,往出走。一个不爱他的女人,是死是活,跟他屁的关系!    “不要走……”    有了几步,便听到那女人可怜兮兮的声音,像是死之前拼进最后一丝力气说出来的话,无力,绵软,满满的渴求。    这药效来的太快………明嫣的小身板,是承受不住的。    容月卓脚步又停了,回头,看着床上像一条受伤的蛇……    如果这个解药就是要做,那凭什么不能是他!    凭什么不能!    ……    夜总会外。    一辆卡宴到来,车门开,男人下车。一身深蓝色的衬衫,笔直的西装裤,往下一走,似乎万物失色,不仅仅是因为他出众的外貌,还有他那一身凛冽的气场。    三米开外,无人敢放肆。    灯光照过,把他漆黑的眉眼处那一颗迷幻的泪痣给照了出来。    “原总,到了。”有人道。    他淡淡点头,抬头朝着夜总会瞄了一眼,“哪个包房。”    属下说了一个,他迈腿。    然,刚走一步。一道清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原总,好久不见。”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