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40章 明嫣是我的妻子
    他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站在那个狭小的空间,周身萦绕着一种炫白的光线般,黑暗处,他是让人无法直视的发光体。从外面!    仿佛千山皑雪,别人浸透不过的孤寒。    明嫣好奇他怎么会来这里,而他似乎也在不满她会出现在这儿。    厉弘深眉头拧了一下,跨步出来,对着明嫣,“来这儿干什么,回去!”    那语气,似乎很排斥她出现在这儿!    明嫣哦了一声,反正不说回去,也不说留下。一时半会儿,她是走不了的。她打算在这里照顾哥哥一天。    正要说话,身后……    “抱歉,在房间里很无聊,于是就想出来走走。我妨碍到你了么?”    身后是女人那孱弱轻轻的嗓音,不说是一个男人,纵然是明嫣一个女人,也不禁想去保护着她,不忍心去责怪她一句。    更何况厉弘深也并不是在说她…    明嫣还在奇怪,她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厉弘深已经迈腿走了过去,在她一米远的地方停下来。    明嫣扭头,只看到他笔直的脊背,衬衫之下那教科书般的背部线条,隔着层层阴沉的光线,那么的迷人。    “出来干什么,不舒服?还是在找我?”他说。    明嫣再次拧眉。    “只是单纯的出来走走。”女人回,虽说眼睛看不见了,可依然在闪躲他。放在墙壁上的素白手指,往起一攥,转身,进去。    她是不镇定的,从杂乱的步伐就能看的出来,才走了两步,脚下就碰到了一个东西,一个踉跄……    并没有跌下去,而是被男人抱了起来。    他凌厉的眉眼落在她的脸上,开口,“不需要逞强,尤其是在我的面前。”    女人脸色微变,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更多的是惆怅吧……眉毛拧着,一直没有舒展开来。    过去,进了病房,关门,嘭的一声。    明嫣的心里怪怪的,好像有什么动物在赌着她……让她失去了食欲,哪怕是肚子咕咕叫,但也不想吃了。    刚好,她身上也没有钱,于是折回去,再次回到病房。    这女的到底是谁?    她记得盛云菲把厉弘深叫姐夫,这个女人……不会就是他的前妻吧。    ……    厉弘深把她放在床上,盛云烟很是乖巧的模样。    就在厉弘深的手要拿开之时,她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没有颜色的唇,有一丝不明所以的笑意渗出来,“今天没有过敏么?对于一个在牢里好几年的女人,你不嫌弃了?”    厉弘深弯着腰,那一张俊美的脸上,落下了深沉,反手一握,握住她的手腕,“没有化妆,我怎么会过敏。还有小情绪?还不想和我好好谈谈?”    盛云烟松开了手指,可被男人握着,也没法拿开,眼珠子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没有灵气,轻轻的道,“还有什么好谈的,如今我是个犯人,还是个瞎子,我自觉配不上你。”    她稍微停顿了一下,脸上有一丝苦楚,“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深,不要为我做什么,不需要去动用一切让我出来。你不用认祖归宗,保持你的现状,不过也就是十年而已,我可以熬。”    厉弘深眸眼一暗,紧紧的攥住了她的手!    已经晚了……他已经认祖归宗,已经坐在了这个城市的最高钱位宝座之上,尽管他恶心那个家,但是……那是打垮言家唯一的路!    再有几个月的时间,他就可以成功,就可以把她救出来。    “如果你一辈子都出不来呢?”厉弘深问。    这种结果只有一个情况,那就是躺在床上的做了两年植物人的言家大少爷,死了。    那么言彦华必然会动用一切势力,要盛云烟坐穿牢底!    盛云烟白皙的脸庞有那么一丝撕裂的迹象,一辈子……一辈子都在牢里度过,生不如死。    “如果真是那样,我也认了。”她缓缓的道。    厉弘深的深眸在阴暗不清的光线里,划过了几分难以言喻的低沉,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长指穿过她的黑发。    “我会救你出去,很快。”    他的承诺,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去兑现。    盛云烟闭上了眼睛,任他抱着,没有说话。不由得想起了两年前,她跑去了酒吧,喝醉后,被人强行抱住的画面……    后来她伤了那人,在后来就是一个中年男人来找她,要她认罪或者她赔命。    那也是一个雨夜,很多人围堵她一个,她被迫下跪求情,在雨夜跪了一夜,也哭了一夜可后来还是被无情的送进了监狱,进去之后,以泪洗面,没过多久,眼晴便再也看不见了。    那时还小,也害怕。她和厉弘深差不多一样的生活环境,家境并不好。厉弘深是豪门遗弃的太子,而她只是一个灰姑娘。    生活清贫,但是也没有吃过苦。后来与他相识,相爱,他保护她,更是不曾吃过苦。    如今……夜夜在一个冰冷的小小的牢房里,看不见阳光,看不见未来。    “深,你是不是……回家了?”她问,回家的意思,就是认祖归宗,回到当初扔了他们母子的那个家庭。    厉弘深没有言语,低头,在她光洁的额头,轻轻的一吻。    ……    明嫣一直呆在哥哥的病房里,拿手机找了一个故事出来,念给哥哥听。她想着哥哥或许会有意识,或许能够听到她说话……直到说到口干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