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35章 我叫明嫣,我喜欢你
    两分钟后,他抬腿走人。    脚步一转,面前忽然飘过来一个红火的影子,身形娇.小玲珑。    他的唇角还含着一根烟,就这么看着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小女孩儿……有烟在两人之间飘散,她软绵的声音在烟雾中穿透而来。    “我叫明嫣,我喜欢你。”    他没有动,也没有言语,只是看着她,不咸不淡。他的身后有一群人在窃窃私语,语气里难掩兴奋。    这是年轻人在玩大冒险游戏么?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表白,且她在这异乡国度,用的还是中文。    他单手放入了裤子的口袋里,对于她们这种弱智的游戏,他向来不会参于,也不会表示什么。拿下烟来,再次抬步……脚一抬,怀里一重,她香软的小身躯已然扑来,两条胳膊抱着他的腰。    他一怔。    他低头,而她正好抬头——    “不好意思哈,冒昧,抱一抱我就走,嘿嘿。”    那眼晴甚是明亮,清流见底,饶是经年已过,饶是他忘了她长什么模样,却依然记得那双眼晴,美得惊人,清亮得没有一丝杂志。    抱一下,她就跑开——    一跑过去,他又再度听到她吹起了牛逼,“怎么样,我就说我是很有魅力的吧,哼。”    不用看也知道她狐假虎威、说大话、其实心里很虚、表面上却又要一幅很傲娇的样子。    他冷峻的脸庞无一丝表情,只是重重的吸了一口烟,仿佛这样便能把鼻息间那抹少女的清香给抹去……    一抬头,盛云烟就站在几米开外,脸色苍白。    他眉头一皱,误会了。    然而这个误会,造成了后果……却远远超乎他的意料之外。盛云烟盛气而跑,去酒吧喝酒,最后被强.暴。这个人竟是明嫣的亲哥哥。    ……    厉弘深看着床上熟睡的女孩儿良久,一下子想起了那些阵年旧事……言家人,没有一个能脱得了关系,包括她,明嫣!她对他有过暧昧的表白,导致盛云烟误会。而她的亲哥哥,更是强暴了盛云烟。    她是导火线,若没有她那胡闹的游戏,或许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    而仅仅是过了两年而已,这场悲剧因她而起,而她竟忘得一干二净,什么都不记得。    厉弘深伸手,修长有力的手指摁上了她的肩膀,眸光在一片月色里,似冰窟之水,那一片不可直视的寒凉。    她睡得并不安稳,手才刚刚摸上去,她在睡梦里好像感觉到了旁边有人,小身子一抬,一下子倒进了他的怀抱里,盈盈啜泣。    真小。    她整个人都很小,又很软。    他低头,借着月色看到了她哭红的鼻头——因为死了一条狗么?    呵,不过就是一条狗而已!    扣住她的肩膀,往外一扔!    明嫣也不知道自己是撞到了哪里,但是她就知道自己很疼……眼晴一睁开就看到了床边上站着的一个人,那挺拨的身影如同从天而降,那一向让人不寒而栗的阴冷,随着这月色的消失而慢慢变成了魔,恍然间感觉他是来分她的尸的!    那样的气场,让她一下子惊醒,嗖地一下坐起来,拿着枕头抱在胸.前——    月色已退,房间里漆黑一见五指,而他的存在更是黑夜里张着獠牙的幽狼,她这个小白兔,不堪一击。    “不让我在这里睡,我就走,哼!”这么看着她做什么,明嫣虽说害怕,但一想到他毁了她的饭团儿,她就觉得她不能失去了最后了那一份骨气。    下床。    从床上的那一头小心翼翼的往外挪,一点都看不见,太黑……    然。    她一头小白兔又怎么逃得过幽狼的魔爪,只觉一个冰凉的大手伸过来,如同一个铁钳,钳住了她的手腕,往床上一拖,整个人爬在了床上!    他刚硬的身躯随后而来,压得她……纹丝不动!    她害怕得连脚趾头都在缩,“你……你干什么?”    他低头,森森的白牙咬上了她的肩头,同时两个字从唇里吐出:“圆房。”    有一种语境像一把刀,可以斩断你最后那一丁点的勇气。自从那一晚喝醉和言昱宁在酒店里做过那次之后,她就很害怕做这种事情,似乎总是在提醒着她那一晚的荒唐。    而她的灵魂也永远的被钉在了耻辱的十字架上,见不得光。    不要。    她服软,她不嘴硬。    “老公,不……我听你的话,什么都听。我也不怨你弄死了我的狗,我……我还没有准备好……改天,改天好不好。”她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肩头必然留下了一个很深的牙印,或许是心理作用,很疼,尖生生的,无法言喻。    她用力的扒着被子,脚也蹬着床单,似乎这样就能从他的控制之下逃出去。    他凛冽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侧,如尖刀轻轻的刮着皮肤的那种毛骨悚然,“你可怨,可恨,但是我就要今晚。”    她的挣扎在他的话语里,变得像是一个笑话。    ……    疼。    她没有准备好,他便进来,从晚上一直疼到了早晨。起来时,她感觉自己的月退都无法合到一起……地上一片狼藉,还有衣服的碎片,那是她穿的他的t恤,他撕了它。    折磨了她两次,然后,他出门。    明嫣赤果的站在床边,看着那一地的狼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想回家,可她已经没有家了。    她想哥哥,哥哥却在医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