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0章 你能、你能听我解释吗?
    明嫣捂着剧烈跳动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方才梦里是她和言昱宁之间的狗血事情,她与他、与他……她猛地闭上眼晴,不想了,不能再想!    让自己平稳下楼,待眼晴一睁开,深呼吸,稍稍平复。这才看到这是她的家,不,确切的说这是厉弘深的家,领了证后,她直接就搬了过来,这一间是他的卧室。    他呢?    环顾一周,才看到他在阳台,明嫣掀开被子下床,连鞋都没有穿,打着赤脚跑过去——    到他的面前,就开口,“你能、你能听我解释吗?”她是个成年人,是说被言昱宁叫做小脑残,可正常的智商还是有的。他们已经是夫妻,已经发生了这种事情,她就不能视而不见!    是成下堂妇也好,或者他要惩罚她也好,她要把这件事情给说清楚。    厉弘深深眸半眯,看着小女孩儿披头散发、急匆匆的朝他奔来,眼晴里的焦急,脸蛋上的红润,都落入了他的眼底。    风停了。    空气依然冰爽,他淡如水的嗓音冲破了她的耳膜:“好。”一个字,简洁有力。    明嫣没有想到他会说得这么干脆……好,你解释,我听着。    他这般态度,她竟说不出来了……    “我……我……”张口结舌,随后心一横,开口:“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解释,抱歉,如果你要离婚,我没有意见。”    呵,真是单纯的小丫头。    厉弘深黝黑的瞳孔一丝讳莫如深的笑容浮上来,伸手,在她的头顶摸了一下,几缕青丝飘下来。掉在了女孩儿的眼前,“一旦和我结婚,我就不会轻易离婚。”    “可是、可是……”她发生了这种事情,他怎么会这么平静呢,他是她老公啊。    “去洗脸,下楼吃饭。”厉弘深打断了她的话,手又放进了口袋里,一派优雅矜贵。    明嫣便不知道说什么好,打着赤脚去洗手间。洗手间的衣蓝里还有脏衣服,一件酒店的浴袍,还有一条带着血的内库……沾着血,那是什么血,必然不是经血,事后流出来的血。    殷红刺眼!    呼吸一瞬间就急.促起来,两腿发软,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    做了……她和言昱宁,她的弟弟做了!!    啊啊啊!    她想呐喊,想撕吼,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    屋外厉弘深盯着浴室的门,十分钟,小丫头还没有出来……他慢条思理的点起了一根烟,姿态娴雅而从容。    一个人,尤其是这种没有经历事情的温室里的小花朵,发生了这种事情,恐怕是觉得天都要踏下来了吧。    烟雾吐出,青烟如龙,缥缈而霸道!    小丫头在里面呆了半个小时,他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    叩叩——敲门声。    “少爷,午饭好了。”    厉弘深脚步轻移,到浴室,打开门,小丫头正坐在地上痛苦的抽搐,哭得不像样子,那模样像极了躲在角落里的奄奄一息的小绵羊,无助、沮丧、悲戚,只能用眼泪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一个人的笑容可以感染人,一个人的眼泪更能直击心扉。    男人看到那样子,眸心微动,竟好久都没有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