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3章 本姑奶奶对金针菇过敏
    停车,后面那辆r8也跟着停。明嫣走过去,啪啪,拍窗户。    里面的人一瞬间踹开了门,车门的拐角打到了明嫣的匈口……而她也被迫的后退,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脑残,你蠢不蠢?”那人嘲笑着,年轻的脸庞,不可一世的轻狂。    明嫣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言昱宁,我是你姐,你敢叫我脑残!”    “哟呵,我还有一个內衣撞进去结果弹不回来的姐姐?”言昱宁指着她的瘪下去的匈口,放肆的大笑。    明嫣一低头,“……”我靠,还真的瘪进去,起不来了,她抖了逗自己的上身,结果………还是没有起来。    “哈哈哈………”言昱宁笑的更加猖狂。    明嫣把手伸进去,扯好內衣,下回再也不穿这么大尺寸的!    敢笑她!!    你妹的!    明嫣冲上去,垫着自己的脚尖,扑向他,死命的拽着他的耳朵,“有胆笑我,我看你就是找揍,你皮又痒了,今天你姐就给你正正家法!”    她扑过来时太猛,按照言昱宁的身体机能,完全可以不用倒下去,甚至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她给推回去。    可他没有,在明嫣她扑过来时,他就势一推,腿一软,砰,倒下去,女孩儿完全压在他的身上……    脸被明嫣揉成个猪头,依然觉得不过瘾,直接骑了上去,“言昱宁,你简直放肆,我要是你发威,你都不知道我是你姐,说,以后还叫不叫我脑残!”    言昱宁还是在笑,又邪,又坏,“要不然………叫你小智障?”    “你!”明嫣气呼呼的,一巴掌拍到他的匈口,揪住他的领口,“你是不是想死!”    言昱宁随她打,手摸上了她的腰,用了一种别样的声音,不同男人的沉稳磁性,却又有男人的暗魅撩人,“你觉不觉得我们这个样子像是在野战?”    明嫣,“……”    她抬头瞄瞄四周,来来往往的车辆,幸好这里没什么行人,人行道里面就是一片小树林……    明嫣哼哼一声,“跟你野战?哼,本姑奶奶对金针菇过敏。”    起身,面对过往司机的注视,她淡定的收拾自己的衣服,面不改色心不跳……    上车。    身后,小少年靠在车旁,微微弯着腰,等着某个地方的热度过去。    不过,金针菇?    侮辱谁呢?    死丫头!    狠狠舒了一口气,看来以后还真是不能随便给自己甜头吃了,早晚得把自己憋死!    小脑残,腰还真细,他甩了甩自己的手,隐约之中还有少女的幽香。    ……    马路外。    黑色的迈巴赫内,车窗全部降下,把那一幕全都尽收眼底,司机风雅而轻佻,脸上是似笑非笑的邪浪,副驾的男人那一张脸在夜色里半清半暗,瞳孔里射出了冷冽到赫人的光芒!    “那不是先前在酒吧里跳舞的女孩儿,果然是在那里混的,够辣!浪成这样,莫非您老刚刚没有满足她?”    待mini离开,副驾上的男人,幽深的视线慢慢缩回来,从储物盒拿起了烟,打火机叮的一声,火苗窜起来,照亮了他眼睛里那沉静的淡漠的瞳仁。    仿佛刚刚伸起来的那一点玄寒的波动,不过是一场错觉。    吸一口,烟雾吐出,手从窗户伸出去,弹了弹烟灰,青白色的烟雾从唇角里绵延流泄,那一双黑眸被淹没其中,平淡的不像是一个正常人。    “你不是刚刚叫了她去包厢玩,怎么看到这个画面,你一点表情都没有?”欧阳景问,好奇,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的脸上出现喜怒哀乐。    “我该有什么表情?”厉弘深反问。    “废话,当然是生气,然后下车,弄了那个小混蛋!”    “呵。”一丝嘲弄从涔薄的唇里吐出来,“不过一个女人罢了,不值得我大动干戈,开车。”不过是一个今天才结了婚的陌生女人。    就算在酒吧的包间,她的大胆奔放让他有过心猿意马,那也是男人本能的生理反应,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欧阳景:这个畜生,简直不是人。    启动车子,“去哪儿?”    “随便。”哪儿都行。    他往后靠了靠,夹着烟的手一直在车窗处,烟头被风吹着燃得很快,在撩长的街头,烟雾窜起了缥缈的薄纱般,空洞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