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森林 > Chapter 103
    三天后, 高山之巅。

    靳枫捧着一个白色瓷钵,亲手把昆榆林的骨灰撒在了这片大森林上空。

    这个一生都与青山绿树打交道的人,随风飘散, 落入尘土, 从此将与这连绵青山永久共眠。

    鹿鸣站在他旁边, 面色凝重。

    他们身后站着来给往生者送行的人群,不多, 除了靳枫所在森林消防队的战友,就只有云杉、应龙、阿牧等几个熟识的亲友。

    钟宇修站在队伍最后面, 虽然钟连生并不同意他出现在这种场合,但他还是来了。

    骨灰全部撒完以后, 靳枫转身, 朝身后的人深鞠一躬, 感谢他们来送行,并让袁一武领着他们原路返回。

    所有人离开以后, 靳枫把鹿鸣拉进怀里,轻搂着她的腰。

    过去的三天,忙于料理昆榆林的后事,他心里憋了很多的话想对她说。

    鹿鸣也是,仰望着男人略显憔悴的俊脸, 想说的话很多, 却一时不知道从何处说起。

    靳枫凝视女人半晌, 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低头直接吻住了她。

    这个比青山还绵长的吻,在鹿鸣感觉到肚子里突然有什么动了一下之后,被打断。

    这一动静不小,两个人身体贴着,都感觉到了。

    靳枫手摸着她腹部有动静的那一处,俯身,盯着看了半天,才不满地说道:“臭小子,还没出来就跟你老子争宠,等你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鹿鸣把他拉起来,笑道:“你怎么知道是儿子踢你?我看里面那丫头也不是省油的灯。”

    “什么丫头?我女儿是公主,不,是女王,当然不能省油,必须一直加油,不管她怎么踢我都喜欢。”

    “……” 鹿鸣有种不好的预感,有这样一个偏心的老爸惯着,将来他们这姑娘的性格一定很野。

    女孩子跟他一样无法无天,那可怎么办?

    “他们俩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苏铁和银杉,先让女儿挑,她喜欢哪个就叫哪个,剩下的就给那混账小子。”

    “昆苏铁,昆银杉?” 鹿鸣脊背发麻,“怎么听起来感觉就跟昆大毛,昆二妞一样土?不行,要换有点涵养的名字。”

    男人嘴角一弯:“我说的是小名。大名,昆北,昆麓。让他们记住,他们老爸老妈的缘分是从昆仑北麓开始的。”

    鹿鸣念了一下,感觉还不错,只是,觉得有些亏。

    “大名小名你都取了?那我做什么?”

    “下一次我们生一对双胞胎女儿,下下一次再生一对双胞胎儿子,他们的名字都让你来取。”

    “怎么可能生三对双胞胎?你当我是母猪吗?还是你想当超生游击队队长?” 鹿鸣忍不住笑了。

    靳枫看着女人笑,心情同样很舒畅,牵着她的手,转身,俯视众山。

    “如果有一天,躺在床上的人是我,你和孩子们怎么办?” 靳枫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回避,重新回到他这些天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就像每一次在火场中,他习惯把避险的退路都想清楚,才带领兄弟们勇往直前,因为他们交给他的都是活生生的命。

    “如果躺在床上的人是你,给你擦手,剪指甲的人就是我。”

    鹿鸣转身看向他:

    “那是我给自己打了鸡血,所有的勇气都凝聚在一起时候的想法。但你知道,人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打鸡血。聚拢的勇气要靠很长时间积蓄,我所有勇气的来源都是你。你要是倒下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第一,如果成了植物人,长期昏迷不醒,超过一年以上,不要再浪费医药资源继续拖着,更不要插管开颅等各种手术,让生命自然终结;

    第二,我会存足够的钱,足够孩子抚养到十八岁成年,让他们自行独立。在此之前,你抚养他们,如果有合适的人,你要再婚,要过得幸福。”

    “……” 鹿鸣呆愣地看着他,心脏像被碾碎了一样,疼痛也变得零碎,分散在全身各处,每一处都疼,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砸下来。

    他双手捧住她脸,把眼泪抹掉,她眼泪不停地掉,他不停地抹。

    “你怎么能这么残忍?我以为你知道,没有你,我撑不下去。为了我,你永远都不会让这种假设的事情发生。如果躺在床上的人是我,你能做到吗?”

    靳枫亲了她一下:“我是男人,什么事情没经历过?你能跟我比吗?”

    “……” 鹿鸣被问住了。她确实不能跟他比。

    “对很多人来说,世间的事,除了生死,其他都是小事。对我来说,生死也是可以置之度外的事情,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件事,守护你,守护这片大森林。”

    他这句话,像止痛片,鹿鸣心脏隐隐的疼痛,得到些许缓解。

    “从北京回来以后,知道了我母亲的经历,我陷入了这两件事的对立冲突中,害怕有一天,会让你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这是比死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