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成了笑话
    变得空无一人的御书房里,轩帝并没有依言去看阅奏折,而是神色有些阴沉地坐在那里不发一语。

    从前他还觉得郑家两女都嫁了瑞王,算是有些委屈郑家二女了,但如今看来,这个二女果然不如瑞王妃稳重些。

    眼下瑞王不在金陵,她偷偷出府参与游湖也就罢了,如今身边人又闹出这样的丑事,太过令人心生厌烦!

    这样的事若是闹不到他眼前也就罢了,可如今被马御史找上门来,他又岂能坐视不理?

    郑家二女嫁一夫是郑卿家有意向他表忠心,是以,在此事上他便不好太过苛责,以免伤了臣子的心,更会让有心人以为他待瑞王并不看重。

    瑞王身在封地赈灾,又是奉命前去瑜城驰援,这种时候,只要瑞王府上没有大的过错发生,他自然是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国事、家事,桩桩件件,就没有一件事是让他他心中痛快的!

    越想越有些气恼的轩帝面上带着恼火地看着那一摞奏折,想到折子中可能写着各地发生水患尚待处理,他就更加的心烦不已。

    天灾人祸,还真是一样不缺!

    轩帝冷笑了一声,便阖上双眼不在去看那些令他心烦的奏折。

    微风轻佛垂柳柔软的枝条,曼动的枝条似是腰肢纤细柔软的女子,摇曳间,便带上了几分婀娜多姿。

    荷塘里的荷花开得正好,粉嫩的莲瓣随风轻轻晃动,便似是在水面上翩翩起舞的仙子,亭亭玉立中又带着几分妖冶。

    淡淡的荷花香伴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水汽阵阵轻送,树下躺椅上的女子双眼轻阖,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小片暗影,微微弯起的嘴角上挂着恬淡的笑。

    相貌英朗的男子一手执卷,一手轻握女子纤细的手,低沉和缓的声音自他口中溢出,便似是这阳光温暖午后中最美的遇见。

    一本杂记里的故事已经读了大半,段恒毅却始终未觉得厌烦,虽有些口干舌燥,却让他心中感到格外地安宁。

    闭着眼躺在躺椅上的叶婉茹眼皮不时轻动两下,可见并未睡熟,而是在认真地听着故事。

    霜痕轻身落在这片荷塘旁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

    静静地立在荷塘旁,闻着鼻息中阵阵轻送的荷花香,看着树下那甜蜜相处的二人,高兴之余,他竟也忍不住心中生出几分羡慕来。

    夫妻间最好的相处,最让人心生艳羡的,大约莫过于此。

    不是相敬如宾,不是女子依附男子,而是相互倾慕、互相依赖。

    正声情并茂地读着故事的段恒毅动了动耳朵,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后,却并未起身,只语速不疾不徐地读着书上的故事。

    霜痕能来此,便说明事已经成了。既然成了,他便不急于一时。

    闭着眼睛听故事的叶婉茹自是没段恒毅耳力过人的本事,是以她对霜痕的到来一无所知,正美滋滋地躺在那里听故事。

    原本那些让她觉得有些乏味的故事,似是到了恒毅的嘴里,便变得无比有趣,甚至她还会在心中默默地刻画着书中所写之人的音容相貌。

    这种感觉实在是有些新奇。

    她从前从未觉得恒毅的口才好,如今看来,并不比茶馆里的说书先生差。

    那么下次打赌,输了的人便去茶馆说一回书好了。

    一心二用的叶婉茹想到段恒毅站在人前说书的窘迫,不由地轻抿唇角。

    叶婉茹在心中想着等下一回让段恒毅出糗,段恒毅瞥见那抹笑后,却在琢磨着一会儿故事讲完了,他若是告诉婉儿霜痕大哥在此,不知道婉儿会不会恼了他……

    午间李独和春杏儿二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得清清楚楚。

    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却是感到格外的恼火。

    身在府中的二殿下闵柏淳听得这个传闻后,摔碎了他惯常用的那一方福纹砚,当他看到碎成数块的砚台和散了一地的墨汁,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几分。

    “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气愤不已的闵柏淳恨恨地咒骂一声。

    “殿下息怒,一个李独没了也就没了,翰林院里可用之人甚多,属下再找几个人就是了。”

    闵柏淳瞪了一眼说话的人,冷冷道:“你以为翰林院是菜场吗?你以为那些人像大白菜一样任你挑选吗?”

    “翰林院中大都是清贵之人,能有一个野心勃勃的李独已经算是特例,想要再找哪有那么容易!”

    他的一通呛声,让来人变得哑口无言。

    “不过,此事到底是你们疏忽,他究竟是什么时候与瑞王府婢女有瓜葛的,你们竟半点消息都没收到,如今闹出这样的丑闻,虽是能看一看瑞王府的笑话,却也让本王少了一个可用之人!”

    闵柏淳紧紧抿着嘴角,面上便带了几分刻薄和狠毒,可见对李独十分记恨。

    “这……殿下,是属下失职。”

    只稍稍迟疑了一下,来人便没有再推卸责任,却在心里暗暗地给李独记了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