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一千一百章 釜底抽薪
    躲开虹玉和碧玺二人看过来时满是探究诧异的双眼,脸颊绯红的叶婉茹脚下有些慌乱地回了自己的卧房。

    特别是虹玉和碧玺那两个丫头带着吃惊又带着怀疑的目光看过来时,竟让她有些无地自容,就好似心事被看穿了一般。

    早前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有些不合礼法罢了!可如今他二人这般……倒是有些像戏文里私会的男女……当真让人羞愧不已!

    想到这些,叶婉茹又连连低啐几声,什么私会……明明是自己火眼金睛拆穿了他的身份!

    站在卧房门前她轻吁了几口气,待脸上的热度稍褪了些许后,这才打开门扉走进屋里。

    听得里间有翻阅书籍的声响,叶婉茹背靠在关紧的门扉上心绪起伏不定。她只觉这样的宁静美好得来不易,却偏偏又生出些做贼心虚的感觉来……

    且眼下这般的境遇,对于她来说实在是有些奇妙。

    想了许久、念了许久、牵挂了许久的人,如今就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会说,会笑,会说俏皮话来逗自己开心……

    他的手是温热的,呼吸是清浅的,胸膛亦是火热的,臂膀也一如从前那般坚实有力……这与她整日里胡思乱想的事情相去甚远。

    却让她觉得无比安心。

    “怎得不进来?杵在那里做什么?”屋内响起了淡淡的询问声。

    听到这说话声,眼中有些怔忡的叶婉茹回过神来后,抬手轻拍自己仍旧有些滚烫的面颊,这才笑着打趣道:“我听见翻书了声音了,你可是在背女戒吗?”

    临窗的软榻上已经脱了鞋靴的段恒毅惬意地躺靠在那,在他身旁那只木盒子已经打开,凌宵剑正摆在他手边,但他手中拿着的却是白日里叶婉茹翻看的那本游记。

    “女戒?呵呵,你倒是鬼机灵,我记得这女戒幼时祖母让你背,偏泰山大人不愿你受束缚,就连讲学的老师都被泰山大人暗中交代过不教你女戒、女则。”

    “这些你倒是记得清……”脸上带着笑的叶婉茹走到里间时,便看见这人在她走后竟脱了鞋靴躺在软榻上,当下便有些哭笑不得,方才才降下温度的脸面又似是在瞬间便烧灼起来。

    “你倒是不见外,一会儿虹玉和碧玺进来送晚饭见着了……我还见不见人了……”

    羞红了脸的叶婉茹站在榻前嗔怪看着段恒毅,声音呐呐如蚊蝇,仿佛生怕旁人听了去。

    “你就让我在榻上靠一会儿罢,在外面蹲了大半日腿酸得很。一会儿虹玉和碧玺进来送小食,直接留在外间,等她俩走了我再去端。”

    先扮起了可怜的段恒毅一脸苦哈哈的模样,不过一转脸见叶婉茹眼中露出些心疼的神色时,便又开始给叶婉茹出起了主意。

    叶婉茹明知这人给自己演了一出苦肉计,可奈何今日她已经引狼入室,此时也不能将人赶出府去,只得默认下来。

    但……

    她嘴唇嗫喏了两下,想说的话到底是没问出口,且这话问不问在她看来答案都是一样的。毕竟今日他们的相认还是她率先识破的,否则恒毅哥哥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承认。

    就连夫人那边他都一直瞒着,可见爹爹这里,恒毅也定然是不打算实言相告的。

    “这柄剑我原本打算明日派人给你送到城南去,毕竟是你惯用之物,况且眼下你身边怕是也不安全,留着防身也好。”

    “这柄剑虽不是绝世名剑,但识得的人仍旧不少,带在身边怕是会暴露身份,还是放在你这里安稳些。况且防身有没有这剑也无妨。”

    “能防得的自是无虞,防不住的即使穿了金丝软甲也……”

    段恒毅顺着叶婉茹的目光看向这柄在烛光下闪着寒芒的利刃,突地心生感慨,然而这话说着说着,他便越发觉得不妥,遂止住了话语,生怕叶婉茹伤感,转念便提起了旁的事。

    “我现在的身份和殿下往来并不方便,就私铸银钱一事殿下可否回了书信?”

    “还没有,不过想来这两日便也该到了。对于这位十一爷,你可有觉得可疑之人?”叶婉茹眉间飞快地微蹙一下,便后舒展开来。

    闻言后,段恒毅便没在说话,只微拧眉头眼中带上了几分深思。

    须臾后,他方道:“这一次幕后之人来势汹汹,想来是咱们触发城南一事惹恼了这位十一爷。私铸银钱一事虽说始终未曾杜绝,但若是指使之人是当朝风头两无的王爷,那就另当别论了。若处理不好,不只是朝中众臣不能念旧,只怕百姓们也会怨声载道。”

    “毕竟这些银钱导致的最直接受害人,还是天下间数万万的平头百姓。”

    听得这话,叶婉茹脸上的神色也不由地凝重了几分,且这次的事故也远比他以为的要更加严重。可见这次幕后之人是打定主意要把殿下拖下水了。

    这其中的凶险她想得清楚,才不敢轻易开口,且爹爹那里这两日也并没有消息传进,而瑜城那边又迟迟没有回信……

    叶婉茹不禁有些焦灼起来,与段恒毅重逢的喜悦也被冲散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