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兄弟谈心
    原本闵柏涵说这话时脸上的神情稍有些尴尬的神色,然而当他语气极为缓慢且相当坚定地说完这些话后,便已经是满脸大义凛然的神色,似是他口中所说之言便是他心中所想一般。

    闵柏涵一脸得正气,且说完这番大义凛然的豪言壮语后,不知不觉间,闵柏涵便挺起了胸膛,同时他方才说话时微微含着的下颌也抬高了些许。

    呼吸稍有急促,似是激动澎湃的心潮尚未平定一般,只目光灼灼地看着闵柏衍。像是要让闵柏衍坚信他的所言,又像是在给闵柏衍看他的真心。

    “不为别的,你我兄弟都是父皇之子,为父皇分忧自是分内之责,更是责无旁贷……”

    这句话一直在闵柏衍耳畔回响着,且大有余音不消之势。

    闵柏衍带着笑意的眼中闪过一丝嘲弄,这样大言不惭的话大王兄竟然真的敢说出口!难道他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吗?

    再有这大帐之中只有他们兄弟二人,他这般惺惺作态又给谁看!同为兄弟十数载,他会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一股怒火像是裂了缝的岩石般,在他心中开始毫无章法地四处蔓延,闵柏衍只觉今日此举实在是讽刺至极!

    深深地闭了闭眼,将眼里残存着的方才纳入眼中闵柏涵那一道身影彻底赶走,闵柏衍这才轻轻地舒了口气。

    依旧不去看相对而坐的闵柏涵,闵柏衍略微偏头对着闵柏涵拱了拱手。

    “呵呵,大王兄果真是大仁大义之人!与大王兄相比,柏衍自叹弗如啊!”

    随着闵柏衍口中的一声叹息,帐中再一次陷入沉默之中。

    闵柏涵虽未看到闵柏衍眼中的那一丝嘲讽之色,却也知过犹则不及的道理,大话他说一次就已经够了,再说,莫说闵柏衍不信,就是他自己也不会相信。

    闵柏涵嘴唇翕动了两下,似是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轻阖嘴唇,只靠在引枕上看着闵柏衍,眼中目光有些复杂难辨。

    松开手后,闵柏衍忽觉这一双手有些无所适从,且更让他心有不甘的是,这样一双充满力量的手就要就此放下。

    他不知道他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不让这拳头砸到闵柏涵这个厚颜无知之徒的脸上!

    大王兄其人素来便最在意脸面,若是伤到了他的颜面,看他还如何在他面前自吹自擂!更要看他如何在外人面前装腔作势!

    然而这件事也不过只能在心中想想罢了,他已经不是从前易怒易冲动的毛头小子,那等没脑子的粗鲁行径他已经不会为之。

    闵柏涵目光落在对面的闵柏衍身上良久,这才神色有些复杂地开口低唤了一声闵柏衍,且这一声直呼其名讳,还是他们兄弟自昨夜相见后的第一次。

    “柏衍……”

    闵柏涵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又带着少许的迟疑,似是心中有些不确定一般。

    且直呼闵柏衍名讳,于闵柏涵而言,已经是许久不曾有过的。

    听到这一声轻呼,闵柏衍把脸稍稍转正过来,看着闵柏涵,同时缓缓下落的手也搭在了腿上,只是向来习惯摊开手掌的他,这一次却是紧紧地攥着拳头。

    “大哥何事?”

    闵柏衍的神色一如方才那般沉着冷静,且神色极为平淡,丝毫没有受到方才闵柏涵那一番大义凛然的话所影响,更没把波澜不平的心绪暴露半点痕迹。

    “柏衍,你我兄弟间的情份向来深厚,有什么话大哥就直说了。”

    这一次闵柏涵的语气较方才坚定了不少,并不像刚才那般好像迟疑中带着底气不足一样。

    “大哥有什么话大可直言不讳,于此事上柏衍也想听听大哥的意见,毕竟大哥可是奉了父皇之命的。”

    闵柏衍正了正身形,不再闲散地靠在引枕上,端正了身姿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看到闵柏衍这般端正的态度,闵柏涵稍有怔愣,旋即便似是有些无可奈何般地轻笑出声,“柏衍不必如此严肃,大哥想说的事并不是公事。”

    闵柏涵笑着摆了摆手,又道:“大哥虽是奉了父皇之命前来驰援,可这瑜城到底是你的封地,大哥自是不会指手画脚。更何况瑜城内什么情况大哥并不如你了解,所以这些事还是你来安排得好。”

    “这件事是柏衍思虑不周,时间匆忙竟忘了向大哥介绍如今瑜城之势,晚些时候……”

    闵柏衍面上带了几分歉疚之意,且眼中也似是有些懊恼的神色。

    然而未等闵柏衍的话说完,便被笑着的闵柏涵打断。

    “不不不,柏衍,你误会大哥的意思了。”

    “大哥说这些话并不是想喧宾夺主,更不是再跟你讨要瑜城一应事宜的发展近况,大哥只是想让你看清楚……大哥的诚心。”

    闵柏涵的神色间稍有的凝重,然而当这句话说完后,他的脸上便有挂上了些许无奈的笑,有些怅然地长叹一声。

    “你也知道大哥因府上……诸多琐事,惹得父皇发怒,大哥被接连禁足在府数月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