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萌生杀意
    顾清临最终也没能等到孔采薇从竹韵楼中走出来,之所以会没有达成想要最后看一眼孔采薇的心愿,并非是孔采薇没有带着侍女离开竹韵楼,而是顾清临不想再看罗宝莲看向竹韵楼时满是窥探的目光。

    是以,在他窥察到罗宝莲心思不纯的动机后,便打消了再见孔采薇一面的念头,然而他心中却不免对罗宝莲十分痛恨。

    然而更加让顾清临痛恨的却是老狐狸顾言。

    从前他便碍于在顾家尴尬的地位不愿与心仪的姑娘表明心迹,只能那般若即若离,原本他以为这一次远走大可心愿达成,却不想顾言又一次从中作梗。

    顾言害他至深,从前的他却犹犹豫豫下不了决心离开,如今终于解脱了这一层桎梏着他的枷锁,以为可以和心上人双宿双飞,然而他却是没有想到……

    老狐狸顾言无孔不入。

    心中翻滚着恨意的顾清临甚至不敢回想方才在茶楼时与孔采薇相见的场面,然而他却又不受控制地一遍遍在脑中不断回想着。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地靠近自己倾慕的姑娘,也是第一次拥抱她,为她拭去脸上的泪,也是第一次让他有机会执起心爱之人的柔夷。

    然而却也是仅有的这一次,便让他萌生出了相携一生的盼望,只是这盼望也终究只能是盼望。

    让他望而却步的是不舍……

    孔采薇于他不仅仅是心悦的姑娘,更近乎是他所有的希望。

    如今孔采薇的无声拒绝,让他心中支撑他的希望已经轰然崩塌,这让他颇为觉得余生了无生趣,且更加觉得日后不知该何去何从。

    卓阳国于他无异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地方,且那里也不见得比金陵要安定多少,最为关键的一点便是没有了孔采薇,他在哪,也不过是一个没有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没有了孔采薇,无论在哪,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了特别的期待。

    安静的车厢里依旧薰燃着冒着丝丝缕缕青色烟雾的熏香,冰缸里的冰块也依旧冒着似是雾气般的凉气,整个车厢中似是在弥漫着一股冷香,闻之便让人在这炎热的正午时分,倍感沁人心脾。

    然而顾清临却只闭着眼眉头深锁,一脸了无生趣地靠在轩窗旁,似是对于周遭的一切漠不关心一般,且似是这周遭的一切也都不能让他升起任何观看的念头。

    赶车的罗宝莲因为先前顾清临的一通讽刺,这会儿正战战兢兢地赶着马车,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只是他的一双眼却是有些不安分。

    坐在车辕上的罗宝莲不住地回头看向车厢里,且每一次罗宝莲回头看顾清临时神色并不坦然,鬼鬼祟祟的模样一看便是心怀不轨。

    罗宝莲一脸有些纠结的模样,且每一次回头时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似是想要与顾清临攀谈,但又碍于先前顾清临那一通冷嘲热讽无法开口,只得频频回头看顾清临。

    对于这一点罗宝莲心中有愧,但更多的却也是无可奈何。

    失信、背叛于顾清临,罗宝莲只是一人受罪,可若是失信于顾言这个当家老爷,那么受罪的便不仅仅只是罗宝莲一人,更有他同在顾府当差的父母双亲。

    他们都是顾府的家奴,并不如外面买来的小厮那般,若是开罪了顾言,他们一家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一点罗宝莲早就已经打算好了,他一人身死并不可悔,可若是他的双亲也因他而被打杀了,那么他便愧对于双亲的一片养育之恩。

    忠孝两难全,又有顾言从中作梗,罗宝莲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说到底,这个顾府的当家人并不是他曾忠心的二少爷,否则便也不会有今日这一般的变故和遭遇。

    心里早就想通了的罗宝莲在面对这样的顾清临时,心中没有半点的埋怨,只有一种自作自受的愧疚感,然而更多占据上风的却是顾言曾交代他的那些话。

    对于今日顾清临到底和什么人约见在竹韵楼里,罗宝莲迫切的想要知道,且这件事他也一定要知道,否则,在顾言那里,他便是失信之人。

    顾言并不会认为这是顾清临有意在防范他,反而会认为是他有意隐瞒,抑或是他和二少爷串通好了要把顾言蒙在鼓里。

    然而实则这两种缘由都不是,那么夹在其中的他便例外不是人,且又把两方都给得罪了个透。

    更让罗宝莲感到苦恼和煎熬的却是,如今跟在少爷身边监视少爷一举一动的人,并非只有他一人,而是还有一个他看不见的人在悄悄尾随着。

    知道这一点还是昨日他悄悄送回府上的信笺得到老爷的回复后,对于老爷的诘问,他心慌之余又无言以对,且更是知道了这一点……

    一想到老爷若是问起今日之事他并无从得知,罗宝莲心中便是一阵恐惧,他不知道老爷会如何对待他的爹娘,他只知道他不能再让爹娘为他受半点折磨。

    罗宝莲又一次地回头看着顾清临,这一次并不是匆匆一瞥,而是目光似是透过那一层薄薄的纱帐凝在了顾清临身上一般。

    顾清临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