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老婆大人有点暖 > 第226章心虚了吗
    “你记得还真的是清楚。”穆梓轩勾唇一笑,有着一丝的无奈。

    “因为少爷当时让我出了不少的洋相,所以我便记住了。”沈磊老实的回答,可见是一个很光明磊落的人。

    “听你的意思,是记恨在心了是吗?”穆梓轩侧头的看了他一眼,里面的深意不明而喻。

    “没有,我知道,少爷当时都是为了我好。”沈磊扶着他坐进了他的车子,而自己的,只好交由其它的保镖给开回去了。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穆梓轩一坐进车子便轻阖上眼帘,看着有些的疲倦,而沈磊也不再说话,只是很尽职的启动了车子离开。

    这一路,穆梓轩都没有睁开眼,估计是睡过去了吧!所以到家了也还没有醒来。

    沈磊并没有叫醒他,而是夏馨菲看见了他的车子后给迎了出来。

    “你们少爷呢?”没有看见穆梓轩下车,夏馨菲有些的诧异。

    “少爷睡着了,我不忍心吵醒他。”沈磊看了眼车内的穆梓轩,有着些许的心疼。

    “他是不是去了什么地方啊!”夏馨菲看了眼车子,有着很大的灰尘,一看就知道是走了山路。

    “是的,少爷去了墓园。”沈磊有些的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

    “去墓园?”夏馨菲皱眉,他这是去看谁呢?

    “少奶奶,你看着少爷吧!我去安排一下工作。”沈磊点到为止,有的话应该有少爷去告诉她,而不是自己。

    “好,知道了,你去忙吧!”夏馨菲用力的吹了吹自己额前散落的碎发,这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还没有坐好,夏馨菲便闻到了淡淡的酒味,原来是喝酒了,怪不得会睡得那么的沉,只是他为何会喝酒,是因为贝水画,还是因为他去墓园所看之人。

    伸手把他眉间的褶皱给轻柔的推开,很不喜欢他为了别的事情而发愁,想他是怎样一个意气风发的男人,又岂会因为一丁点的打击所屈服。

    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说不清自己内心那五味杂陈乱窜的思绪是为了哪般,反正就是很不好受就是了。

    “一个贝水画真的让你如此的纠结吗?”呢喃轻声而出,有着属于自己的轻愁。

    “你知道她。”突然的,夏馨菲的手被用力的抓住,而穆梓轩也跟着睁开了眼,狠戾的紧盯着她。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神色慌张的看向了他,完全没有想到他会突然的睁开眼睛。

    “你还没有告诉我答案呢?”穆梓轩执着于自己所想知道的,其实从她拉开车门的那个瞬间他便醒了过来,只因她身上有着自己所熟悉的气味。

    “什么答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馨菲不予以承认自己刚刚所说过的话,所以眼神躲闪的转过了头。

    “说,你是怎么认识她的。”穆梓轩有些的失望,一直都知道她不如外表所看到的那般单纯,可没有想到她竟然对自己也动用了歪念之心。

    “梓轩,别逼我,真的。”那是她一个永远的痛,她真的不想提起,毕竟这样的一种凌迟,可是跟拿刀直接的割自己的肉还要来得痛苦万分。

    “怎么,心虚了吗?”穆梓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看见这样楚楚可怜的一个她反而觉得异常的讨厌。

    “是的,我心虚了,心虚为什么自己的第一次是在老公叫着别人的名字下所进行着的,心虚在就算做着别人的替身也依然的保持缄默,心虚在无论我再怎么的付出也得不到你的一丝丝怜惜,心虚在明知道你永远不可能爱上我也想着要试一试。”夏馨菲说完直接的拉开车门跑了下去,想也没想的便拉开了一旁欧阳茉儿刚刚挺稳的车子,瞬间的跳了上去。

    “嫂子,你这是怎么了。”看着她脸上的泪珠,让还来不及消化的欧阳茉儿很是惊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茉儿,求你了,带我离开,什么都别问。”夏馨菲的情绪有些的激动,眼泪更是宛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大颗的掉落,她真的已经很努力的去迁就着他了,可为何还要一再的逼问她。

    “哦!好。”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欧阳茉儿还是重新的启动了车子,所以等穆梓轩追出来之时,还没有来得及挽留就已经从自己的眼前疾驰而去。

    “***。”穆梓轩不由得爆了句粗口,她的每一声控诉都让他惊愕许久,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一晚,自己是叫着别人的名字而对她进行了侵犯,而更为可恶的是,事后自己还误会了她。

    他很清楚的知道,第一次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有多么的珍贵,也知道对于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人来说,被当作了替身是怎样的一种侮辱,所以现在的他,完全的是乱作了一团,除此之外便是深深是自责,因为她的控诉直接的击中了他的内心,融化了冰山的一角。

    掏出手机,毫不犹豫的拨通了自己妹妹的电话,响了好一会儿之后,那丫头才肯接。

    “茉儿,现在,把车给我转回来。”穆梓轩急得来回的走动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她的泪痕,他的心竟然也会跟着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