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伴读守则 > 153.第 153 章
    新章  李蔚之府县同廓, 平常这父母官是做得束手束脚,很不怎么畅意,此时看见罗知府却真如看见再生父母, 并且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嘴巴——怎么早没想起来推锅给罗知府,都是叫朱逊烁乱七八糟的给闹糊涂了!

    李蔚之一个字来不及说, 麻溜地从公案后滚了下来,请罗知府上座。

    罗知府是科举正途出身, 二甲进士,上升得快,倒比李蔚之这个县令还年轻几岁, 今年才三十九岁, 他雷厉风行,也不和李蔚之多说什么,直接坐下, 就把这桩烫手案子接了下来。

    看了一遍之前的口供,把人又都重新审过一轮,罗知府已然心中有数,他得出的结论与李蔚之相同:案情清楚明白,代王就是噎死的。

    朱逊烁不干了, 他十分恼怒楚大夫竟敢反口——楚大夫不是坏了良心的人,见罗知府气势不同,不像李知县那么含含糊糊的, 就老实又将实情说了一遍。

    朱逊烁为此勃然过去威吓他, 罗知府倒是心平气和, 道:“郡王不必着急,此是大案,楚某一人的诊断做不得准,自然还该再行检验才是。”

    罗知府随行带来了知府衙门的仵作。

    仵作当堂进行验看,他跪在代王尸身前,摸索了一阵代王的头脸,朱逊烁的脸阴沉沉的,过了一阵,忽然见到仵作扳开代王嘴巴,把手伸进去——

    他逮住机会,忙怒喝道:“大胆,你竟敢损毁亵渎我父王的遗体吗?!”

    扑上去要撕打仵作,仵作不敢还手,只是躲避着,手却不曾从代王嘴里拿出来,朱逊烁更怒,呵斥自家的下人也上来帮忙,堂上一片乱象,罗知府重重拍了一下惊堂木,喝道:“肃静!”

    乘着众人一愣的工夫,仵作两根手指勾着,掏出来个什么东西,忙护着站起来,小跑到公案前,举着道:“府尊请看。”

    罗知府凝神望去,却是一小块馒头。

    就是这世间最寻常之物,带走了一位亲王的性命,令得他稀里糊涂命丧长街。

    仵作详加解释:“请府尊看代王爷喉间,那些抓痕正是因代王爷被噎住,窒息痛苦所留下的——”

    他一行说,一行已有他的同僚提笔记下,以为填写尸格之凭证。

    朱逊烁大怒:“胡说八道,我父王分明是被毒死的!”

    代王府余者也有人出声附和,下仆们尤其捧场,朱逊烁声势大壮,故技重施,又往公案前逼去:“罗知府,你当着这个官儿,可不能枉顾我父王的冤屈,你需知道,当今皇上见了我父王,也得称呼一声叔叔——”

    “星儿!”

    徐氏陡然一声惊呼,罗知府进来后,展见星暂时被放了开来,徐氏捧着他青紫渗血的手指,心疼得都要绞起来,回过罗知府的另一轮审问后,就忙把展见星紧紧揽在怀里,恐怕他又遭罪。

    十指连心,展见星痛得厉害,原也老实呆着没动,此刻听见朱逊烁狂妄的言辞,却突然挣脱了徐氏的怀抱,往公案前扑去。

    众人注意力都在朱逊烁身上,连罗知府也眉头微皱,打算等朱逊烁的厥词放完以后,再行理论,不妨展见星抢到他面前,伸手从公案上拿了个什么,塞到嘴里,腮帮鼓起动了两下,而后就咽了下去。

    罗知府回过神来,又不禁失语:“你——”

    “小民无礼。”展见星退后两步,躬身行礼,“郡王一口咬定小民家的馒头有毒,毒死了代王爷,现在人人可见这块馒头正是从代王爷喉间取出来的,倘若有毒,小民吃下去,正当给代王爷偿命,绝无怨言。倘若无毒,小民安然无恙,则请府尊还小民母子一个清白。”

    ——他抢去吃下的,原来正是仵作奉上的那块馒头。

    说完话后,展见星直起身来,他的面色唇色都发白,额角渗着虚弱的细汗,唯有一双眼睛,却亮得出奇。

    满堂目光顷刻间从朱逊烁那边转移到了他身上,连代王府那个年纪最小的少年也看了过来。

    少年是先前抢馒头中的一员,不知在代王府中是什么身份,他来到公堂后倒很安静,只是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旁观着发生的一切,目光似好奇,又似冷漠,有种很难言说的意味。

    现在他这种奇特的目光扫到了展见星身上,从展见星没什么血色的淡唇,到他垂在身侧已经肿胀起来的手指,一掠而过。

    罗知府也在看着展见星,他坐着,展见星站着,目光恰可平视,他目中闪过一丝激赏,面上不动声色:“这法子不错。郡王爷,你我皆可为见证,且看馒头究竟是否有毒。”

    朱逊烁有点目瞪口呆。

    他全没把他要污蔑害命的对象放在眼里,精力都用去跟坐堂官打官司了,都没多看过徐氏跟展见星两眼,不想草芥微末之民,被逼到极致后,不认命去死,替代王遮羞,居然反弹出这样的歪门心眼来!

    这一招似无力的垂死挣扎,却又中了七寸——对方“以命相搏”了,还不足以自证清白吗?

    世间公道两个字,虽然常常糊成一团,但再糊,毕竟还是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