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医妃,邪王请自重 > 第393章 蜡烛上刻着的名字
    那一支雕刻精致花纹的长生烛,展现在两人眼前。

    云疏月大脑一懵,猛地抬头,“苍王府里?”

    “是啊。”叶浔没发现她的异常,挠挠脑袋,想了一会,道:“而且,是把长生烛扔在了小郡主的窝里。”

    云疏月看向怀里的兔子。

    “扔进来的?”云疏月拧眉。

    “是,那日我正好在院中陪饭团玩耍,突然一道黑影闪过,然后这东西就在她窝里了。”

    饭团的兔子窝,是苍王府绣娘做的,和现代猫窝类似,她平日里最喜欢趴着玩。

    而那个窝不大,一般人肯定不会注意,那道黑影居然……

    “查到了么,是什么人?”

    叶浔焦急,“就是什么都查不到,我才赶紧来找你们的。”

    他抬头看向萧苍衍:“苍衍,你们苍王府的暗卫都是万里挑一的高手,我见那人闪过,立马吩咐了暗卫全方面岚姐,可硬是让那人逃走了!”

    那道黑影,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不见了!

    要么就是障眼法,要么就是武功极高,动作快到这些暗卫都看不清。

    若是障眼法,暗卫们不会发现不了,那么,只能是后一种可能了。

    ——那人的武功,怕是能和苍王殿下并驾齐驱!

    到底是什么人,这样恐怖!

    叶浔不敢多想,匆匆跑来了。

    怀里的兔子昏昏欲睡,脑袋使劲蹭来蹭去,云疏月抱了一会就抱不动了,实在是……太胖了……

    叶浔见状,非常自然的伸手接过,还摸了摸肥兔子的耳朵,饭团傲娇地一甩脑袋,闭眼睡去。

    云疏月:……我家闺女什么时候和你这么熟了?

    “苍衍,你知道这是哪个慕宫里的长生烛么?”叶浔又问。

    云疏月抿了抿唇,伸手接过,那长生烛无论是颜色、长短、大小、款式,都与自己包里的那支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这是一对的!

    萧苍衍断定那支掉在墓宫地上的长生烛,大约掉在那儿两年。

    也就是说两年前有人从墓宫内取出这对长生烛,一支掉了,一支带走了。

    而叶浔拿着的这支,就是被带走的那支。

    为什么……那人千辛万苦把长生烛带走,最后送到了苍王府?

    云疏月拧眉,替萧苍衍回答了,“还记得上回我们去避难的地下墓宫么?”

    上回……叶浔猛地一拍脑袋,“你是说那个被北漠傀儡师和毒人占据的地下墓宫?怎么了?难道是那墓宫的?”

    说完,他立马摇头否定,“不可能,我研究过了,这长生烛的制作方式,还有人鱼膏的含量,是只有帝王才能使用的,这两对看起来像喜烛的人鱼长生烛,应该是帝王陪葬品。”

    而那日的地下墓宫……据他所知,没有什么帝王是葬在那里的。

    云疏月却摇摇头,“不,就是那地宫里的,那里面葬着的人……”

    她看了眼萧苍衍,见他微微颔首,才说,“……算了,你别管墓宫里葬着的是谁了,你看这个。”

    她取出自己包里的人鱼长生烛,在叶浔惊悚的眼神下,递到他面前。

    ……!!

    叶浔被惊得猛地倒退了一步,愣了片刻,怔怔抬头,语气满是不确定:“……这……这是哪里来的?”

    他快速上下查看了一便,没错,不仅样子一样,而且人鱼膏的比例也一模一样。

    这两支蜡烛是一对!

    “方才我们去了地下墓宫,这是在墓宫一处走廊捡的。”云疏月道。

    叶浔愣愣看着,突然拧眉:“等一下,这蜡烛有字!”

    云疏月咦了一声,果然,方才光线太暗,她都没有看。

    萧苍衍眯起眼睛,似乎对他们的谈话不感兴趣,他淡淡入了屋,倒了一杯清茶,垂下眼帘。

    云小豹凝视许久,“这是一个枝字……”

    叶浔也满脸不敢置信,傻愣愣道:“另一支上刻着的,是一个苍字……”

    她猛地一愣,不由回想起方才萧苍衍说的话——那位帝王的皇后的闺名里,有一个枝字。

    所以……这是刻着两人名字的喜烛,放在墓宫里,为了纪念生前的美好?

    叶浔惊到哑然失声,他踉跄退了两步,喃喃自语:“这、这不会是前朝开国帝王北苍帝和皇后的……陪葬品吧……”

    他快吓哭了,“前朝的东西,居然被有心之人放在了苍王府,若是被发现,苍衍可就……可恶!”

    云疏月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忧心忡忡朝萧苍衍看去:“是不是有什么人要对付你?”

    男人眸色清冷,不疾不徐微微抬头,薄唇轻启:“无妨。”

    说着无妨,叶浔却不敢掉以轻心,要知道江流景已经投奔了皇帝,之前不少秘密说不定都会被他抖出去。

    现在若是在苍王府发现了前朝的东西,岂不是雪上加霜?

    更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