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宠医妃,邪王请自重 > 第167章 对本王来说,你更重
    “云疏月,不准生气。”

    他垂下头,双眸如同深邃的深渊一般,看不出情绪。

    但语气却是带着一种独特的情愫。

    云疏月没有回答那个问题,而是问:“你毁了镯子走了,你的朋友们不会生气吗?”

    他垂眸:“你比较重要。”

    云疏月的心终于忍不住开始颤抖,萧苍衍的语气很淡漠,没有丝毫的旖旎情愫,若说他喜欢自己,云疏月是不信的。

    那么只能解释为,萧苍衍是把自己当成朋友的。

    这样……她也很满足了。

    “难道殿下不觉得……”她试探的问道:“我那样做,是破坏了你和江小姐江公子的感情吗?”

    毕竟叶浔一个劲的要她与江流诗握手和解,为的就是不让萧苍衍难做人。

    但他却奇怪的扫了一眼小心翼翼问话的女人,嗓音低醇:“既然是她做错了,本王为何要责怪你?”

    云疏月沉默了下去。

    其实上午从落日楼走出来的时候,她确实很难过。

    明明她没做错,却因为她无依无靠,被强迫要求与那个做错事的人和解。

    因为她有人护着,因为她是大家的公主,因为云疏月什么都不是。

    “本王说了,不会包庇她。”萧苍衍负手而立:“是她的错,不该由你原谅,何况本王也说了,你比他们重要。”

    这是他第二次说‘你比较重要’这种话,云疏月死死按住那颗跳动的心脏,咬着下唇,看着手腕上那翠绿色的镯子,嘴硬:“我不想要这个。”

    “理由。”

    云疏月别过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矫情了起来。

    送过别人的再送她,都是手镯,她凭什么要和江流诗一样啊!

    她真的不太明白自己这样的情绪是哪里来的。

    这么在意萧苍衍的一举一动……萧苍衍送给别的女人礼物,她会难过伤心。

    萧苍衍不帮她,她会落寞挫败,现在他出现在她面前,那颗心脏仿佛死灰复燃。

    她好像……有点喜欢他。

    云疏月不看他,死死不开口,半晌后,那个男人忽然想到了什么,低醇的嗓音自唇间流出:“云疏月。”

    她嗯了一声,依旧倔强的不看他。

    他淡淡道:“送给江流诗的镯子,是玄卿随手买的;送给你的镯子,是本王日以继夜替你雕琢的,本王以为本王的诚意足够了,王妃不满意?”

    ……

    他低沉的嗓音在说到‘王妃’这两个字的时候,特别好听,很有韵味,云疏月的心脏跟着颤了一下。

    他亲自雕琢的?

    玉石清凉清润的触感让云疏月的心渐渐安稳下去,萧苍衍伸手,将她的脸抬起,四目相对,他说:“不准生气了。”

    云疏月的眼眶一下子就酸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霸道,送几件东西就让她不生气了,她家小猫的仇还没报呢,而江流诗只是被毁去了一个,原本就不属于她的镯子。

    萧苍衍几乎是片刻之间就明白了云疏月的想法,她又想偏了。

    只见那女人别扭的低下头去,眼中满是委屈:“不生气可以,若是以后我对付江流诗,你不准拦我。”

    她说这话,连她自己都没底气,她知道江流诗对他们来说的重要性,萧苍衍怎么可能不拦她。

    可是委屈最大的明明是她和她的猫,江流诗都没有受到一点惩罚,她不服。

    萧苍衍却是淡淡的蹙起了眉。

    云疏月一见他这样的表情,心脏立马沉了下去,钝痛钝痛的。

    看,在他心里,自己还是比不上江流诗,只是让他不要插手而已,他便做不到了。

    云疏月的双手渐渐离开他的腰身,一点一点松开,仿佛要将两人最后的联系隔断。

    萧苍衍看她委屈难过了许久,竟然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淡淡道:“本王自然不会插手,只不过你为何要提出这个要求,难道你以为本王会插手?”

    云疏月根本不信他的说辞,他刚刚还蹙眉呢。

    那人却是理解了她的意思,嘴角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云疏月,本王为何要帮着一个外人?”

    ……外人?

    云疏月一愣,傻乎乎的呆住了。

    难道他蹙眉的意思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和一个外人,争在他心里地位的高低?

    “江姑娘并非本王什么人,本王为何要帮她?”他再次问。

    云疏月讪讪的答不上来,原来萧苍衍一开始就没那个意思啊,自己误会他了?

    可即使是自己误会他了,他在落日楼的时候,也没见他惩罚江流诗,还是她比较委屈!

    一想起那个罪魁祸首现在平安无数,而她的猫则经历的生死考验,云疏月就觉得心肝都气疼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的态度!

    他都不帮她出气……

    “云疏月。”他突然低声道:“猫比不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