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颐和曼丽 > 4.18
    竟然还是她上次住过的那个病房,占想的一腿高高吊起,折了。

    子牛生气地,“他到底是不是你老子的助手,怎么这么歹心!”

    占想半靠着还在鼓掌,“骂得好!”

    子牛没好气儿地坐在床边,望着他床头桌边。虽说他这也是“因公负伤”,部队上多有体恤,但哪里比得上那会儿她烧伤。再看看燕晚教育儿子也是“狼式散养”,别说他这会儿因公出差不在家,在家也肯定没稀罕子牛那样精心照顾儿子。所以,虽说病房里也是摆着好些补养品,也有慰问花篮,可,比她住院那会儿显得凄清多了。

    子牛拍拍他好腿这边,“上次你照顾我,这次轮我报恩了。”

    嘿,小天使到底还是被舅舅磨砺过的,也不真是五指不沾阳春水,照顾起人来也有模有样。

    子牛自己爱吃萝卜,也会做一些萝卜菜,“萝卜丝鲫鱼汤”是她的拿手,

    白萝卜切丝,鲫鱼洗净,用鸡油煎香,然后把萝卜丝和葱段姜丝一道放进锅里水煮,再加入盐或酒之类调味即成。说实在的,鲫鱼和白萝卜在味道上其实都有各自的苦处,如果在火候上没有恰当的拿捏和足够的耐心,这道汤很容易出错的。

    煲来给占想一尝,占想直呼好喝地要落泪!子牛腼腆笑,你喜欢就好。你说说,这样的女孩子咋样不讨人喜欢。

    她病榻上时,占想想着花样儿给她找趣儿脱去无聊。现在,子牛也会想办法给他打发时间。

    玩九连环呀。

    子牛说,“我第一次见到九连环时,这东西可把我气着了,别说全解开它,连看都看不懂这个劳什子。后来读《红楼梦》看见林黛玉也玩九连环,想必这东西有吸引人之处吧。”

    别看她说的矫情,手上玩得可溜。当然,还是不及占想。

    占想个机灵鬼,一开始还想装拙,手笨笨的。后来被子牛看穿,生了气,“你是不是诚心瞧不起我!”占想赶紧拿出真本事,不敢再玩半点花样。

    她拿来的九连环可漂亮,不是那种纯粗铁丝编的,中间有一块铁板,还带铃铛,拿在手中无所事事时可以晃动着出响,光发出的声音都可以打发寂寞。九连环的解锁方式复杂,叫大部分人望而生畏,据说彻底解开九连环需要正确走上二百五十六步,错了就解不开。占想这一步步清楚又速度快……子牛只听见铃铛翻响,病床上的占想侧脸漂亮专注,三下两下,一团乱麻迎刃而解,怎得个叫人惊叹惊艳!

    吃也吃好,玩也玩好,子牛也想亲手照顾他的起居,这,占想不让了,说“我有战友来给我弄,你就别操心这些了。”

    子牛袖子一卷,“不就是端屎端尿,我还嫌弃你不成。”

    “不是说你嫌弃我……”占想似乎也左右为难了好会儿,最后点点头,“你要弄就弄吧。”

    子牛给他打热水洗脸,擦身子,最后真在“端屎端尿”这块儿……

    他一腿折了高高吊着,怎么上厕所?肯定只有那夜壶端呐。完事儿了,他腰上也不利溜,提裤子都麻烦。他说好了,子牛拉开帘子进来准备拿走夜壶,却……还没完全提上裤子的,就叫子牛看见……子牛站那儿,脸通红!看见男生那块儿她也臊,但是,更叫子牛惊诧的是,占想发育得并不好……

    占想也没啥不好意思,还是艰难地努力提裤子,子牛回过神,赶紧过来帮他,

    倾着身的子牛,耳朵就在占想唇边,

    占想轻说,“你原来见过,这还是你失忆后第一次见。”

    “什么,”子牛诧异地回头,唇峰跟他的唇擦而过,

    子牛耳朵根通红,她和占想亲近,可一直确实如最亲近的哥们儿,没那一点意思!这会儿……不知咋的,子牛觉得自己是个变台吧,怎么满脑子都是占想那儿,浑身,怎么还有点……荡漾……子牛不觉咬唇。她是往后一点儿,占想却没动,微仰头定定望着她,唇动,却不发声,子牛像入了迷一样看他的唇,看他说什么,

    “你可喜欢我那儿了,”

    “我偷看过你和我老子那个,”

    “你真好看,我都快疯了……”

    极致下溜!

    子牛脑子里轰的一声,爆炸一样,她知道自己应该下一个动作就是抬手捂住他的嘴!不,应该给他一嘴巴子!怎么这样污秽……却,子牛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她竟然是两手捧住他的脸狠狠地吻了下去!“别说了,别说了……”明明嘴里说的这些,可却变成,不由自主就被他甜如蜜的舍勾了过去……

    “嘶,”还是子牛及时清醒,又猛地脱离,咬得占想一吸冷气,

    小天使臊羞成怒,手去揪他的嘴,“叫你瞎说!”

    占想脸、唇都是红的,呼吸也乱七八糟可还在笑,“你那里比你脸蛋儿更好看,”子牛又揪又挠的,可生气了!

    子牛把他捯饬干净,夜壶也倒了,脏衣裳也给他洗了,就是一句话不和他说,穿上外套就要拉门走了,

    那边,占想侧过身喊了句“子牛,别不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