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快穿之身败名裂 > 102、天生变态(七)
    宋海慌乱极了, 一心只想往放手/枪的地方扑, 听到枪响和有重物落地的声音都不敢回头。等他打开保险柜,发现柜中空无一物的时候, 大脑几乎陷入了空白。

    宋却拿着枪从柜子里出来,轻轻喊了声:“大伯。”

    宋海才回头看到了当下的景象。还没等宋海组织起事情的经过,宋却便道:“大伯, 姐姐在她的卧室,你过去看看她, 如果没报警的话记得报警。”

    宋海脑子一片混乱,下意识按照宋却的话去做, 宋却自己则下了楼。

    宋海到了宋世珍的房间, 差点被宋世珍用椅子狠狠地来了一下,幸好宋世珍看清是他, 及时收了手。

    宋世珍惊讶道:“爸,你怎么在这里?那些人都走了吗?”

    宋海才恍然惊醒,把事情都讲了一遍, 自己便要下楼去帮宋却。

    宋世珍犹豫了一瞬,还是拉住了宋海,倒不是说她不想让父亲身处险境所以要让宋却一个人在底下对付坏人, 但她总觉得自个父亲现在这个状态去了也是拖累。

    另一边宋却蹑手蹑脚地下楼,找了个角度偷偷看了一眼情况。

    另一名年轻人没有枪,只拿了一把刀,宋妈妈和伯母都被绑住了手脚,宋世宝不知道藏在哪里。那年轻人一边翻着财物, 一边时不时地转过来看一眼几个人的情况。

    宋却停下来观察了一会儿这个年轻人,他神情不算自然,脸上的肌肉有些不自然的抽动,可能是紧张,也可能是兴奋。比起楼上那个癫狂的家伙,毫无疑问,他神志清醒。而且他的目的也不在伤人,而是求财,但他也不在乎伤人,才会放任那个暴躁的家伙随意开枪。

    如果两个人里有一个是主谋的话,宋却觉得是这个谨慎的家伙。

    但再谨慎又有什么用呢?

    宋却伸出了枪,换了一个对称的位置打了一枪,然后立马冲了上去。

    这家伙果然是个狠角色,那个疯子中了一枪以后很快就失去了行动力,这家伙居然还想着挥舞他那把刀。好在宋妈妈和伯母离他都很远,足够宋却在他伤害她们之前赶过去。

    然而宋却一冲出去便后悔了,刚刚被挡住的视角现在完全开放在他眼前,他终于知道那个不见的小姑娘在哪了。

    宋世宝看着要划下的刀,挣扎着哭泣着,最后只能选择闭上眼睛。

    宋却的大脑在那一刻高速运转了起来,这个角度和位置,即使刀滑落也不会伤到宋世宝,确认了这一点过后,宋却这一枪准确地打在了男人持枪的手腕上。

    这一枪又准又狠,夹杂着宋妈妈和伯母的尖叫,宋却跑了过去,在宋世宝睁眼之前把她抱在怀里,隔绝了一切画面。

    后来发生的一切乱糟糟的,警车和救护车都在两个年轻犯人死于失血过多之前到了。宋海总算镇定下来,出面说清了事情。他被宋世珍拦了一下,但镇定过后还是要下楼担起责任,正好撞见宋却开枪救下宋世宝的那一幕。

    作为一个父亲,看见自己女儿被人拿刀指着,他杀人的心都有了。要不是宋却当机立断又开了一枪,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宋却只是朝犯人的手腕开枪了,就算他朝犯人的脑袋上崩一枪子,宋海也不会觉得他哪里有问题。

    在宋海的描述中,宋却完全是为了他们这些家人而进行的正当防卫,既没有对这些犯人进行致命处的攻击,也没有多余残害的举动。当然,这也和宋却本身干净的表现有关。就两个犯人踏进宋家的那一刻起,宋却便没有任何逾矩的行为,顶多是在脑袋里产生了一些变态的幻想。

    宋却抱着宋世宝上楼去,小姑娘刚刚闭上了眼睛,成功避开了血腥的一幕。但气味和触感是不会骗人的,子弹打碎了犯人的手腕,鲜血奔涌而出,有一些还溅在了她脸上。

    血液粘稠的质感让人崩溃,那种微腥的嗅感更是让人作呕。

    好在温暖的怀抱迅速将她抽离了那种环境,宋世宝好半天才有了一点反应,伸出手抱住宋却的脖子,只脸还死死埋在他怀中,不敢探出头来稍微看一眼。

    宋却现在的状态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好,那两枪又将他通过运动调整好的破坏欲引发出来,刚刚是对亲人安危的关切压过了一切,可现在一切都解决了,那种欲/望又自然而然地冒出头来。他克制得十分痛苦,脑袋里不断浮现两人躺在地上而他随意拿他们当着靶子的场景。幻想里的他是多么面目可憎,不断上升的肾上腺素又让他兴奋到不住发抖,宋却深深地自我厌弃着,在此刻又想起了许昌平的那句话。

    光是做一个普通人,就要费尽全身力气了。

    宋世宝感觉到他在发抖,逐渐克服了心里的恐惧,将头抬了起来,发现宋却正咬着下唇,好像在忍耐什么,还出了一头冷汗。

    宋世宝伸出手去摸宋却的头,就像他平常安慰她时做的一样,嘴里不停喊着“哥哥”,希望能帮助他镇定下来。

    宋世珍从一开始被宋却扑倒,就一直处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因此在这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