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爆了 > 86、第八十七章
    当虞生微再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 薄以渐已经打好了腹稿,他拿着笔, 在纸上洋洋洒洒地写着, 居然提前体会到了些属于记者的感觉。

    然后“磕”的一声。

    他的手机被人放到了桌子上。

    虞生微坐到旁边,仿佛不经意问:“以渐哥,之前你说还有点事,是去了哪里?”

    薄以渐:“去机场接机了。我邀了个现在在国外的同学来做电影的设计师,本来说好是过完年过来的, 但对方想要全家回国旅游过年,这回提前来了。我在机场找她的时候还被记者拍到了, 也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好拍的。”

    说着说着,薄以渐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如果我私下和对方去酒店那拍拍也就算了。但当时我是带着助理去的,她手里还牵个娃,两个都奔三十的人在群众无数的机场里见个面怎么了?拍拍拍, 就知道拍,还吓着了小朋友!”

    对方形容的太绘声绘色, 哪怕之前有点联想,这一下, 虞生微也忍不住笑了。

    “记者拍明星多正常?当时你没做伪装吗?”

    薄以渐:“围了围巾, 显然没用。好久没有感觉到这种人气了。”他又在纸上写了两笔,突然问虞生微,“你在这方面的苦恼应该比我多吧?”

    虞生微说:“确实,我抱了个孩子他们说我隐婚生孩或者恋童癖;我和二十岁的女孩子站在一起,他们说我乱搞男女关系;我和四十岁的阿姨站在一起, 他们说我被包养;哪怕我和男的站在一起,有些人也开始说我是同性恋……”

    薄以渐评价:“还是说对了一点点。”

    虞生微向人看去,看见对方眉宇间蕴藉着轻松与惬意,就像他写在纸上的那一个个字,圆融如意,振翅将飞。

    一个人的真实情感可以掩藏,但无法真正改变。

    以渐哥看着很轻松开心的样子……是不是他是真的轻松又开心。

    虞生微的视线停留在他的纸张上太久,薄以渐警觉起来,抬起手将纸遮掩:“现在还不可以看,等我全部写完了裱好了再给你慢慢品鉴。”

    虞生微:“还要裱好?万一你裱好了我不喜欢……”

    薄以渐虎着脸:“说什么呢,必须喜欢。”

    虞生微瞟了薄以渐一眼:“以渐哥你都不喜欢我了。”

    薄以渐:“???”他赶紧说,“说话要负责任,我什么时候不喜欢你了?”

    虞生微指责:“我指出了可能,你不想着怎么解决,反而按头让我接受。”

    这怎么回事?

    怎么感觉今晚的小鱼像是露出肚皮的猫,一直喵喵叫着让人挠挠他?

    薄以渐大感吃不消。

    他坚守原则,但原则摇摇欲坠:“我写的情书你能不喜欢吗?这么宝贵的东西你怎么可能不喜欢……好吧,如果你真的不喜欢,那我就再往你喜欢的方向写。”

    虞生微忍俊不禁:“我知道,真的很宝贵,以渐哥愿意把这么宝贵的东西送给我……”

    这个时刻,他突然有点想问薄以渐十年女友的事情。

    他觉得也许……也许自己得到的答案会出乎意料。

    虞生微真的问了,只是问题出口之时,变得委婉而多情。

    “那,以渐哥是不是只喜欢我一个人?”

    薄以渐看了虞生微一眼:“你今天晚上有点奇怪……我当然只喜欢你了,我们都在一起了。”

    虞生微:“在一起也不能真正代表什么。”

    薄以渐无言以对,他将桌面上写完的纸张归拢起来,仔细地放在一旁,接着将椅子旋上半圈,和虞生微面对面:“小虞啊,你这思想很危险。不过如果你在意这个的话,我这么跟你说。”

    他说:“我觉得,两个在一起的人,确实是有可能因为种种原因而分开的,但当他们还爱着彼此的时候,这一颗心就是完整的一颗心,不可能出现我的一半给你,我的另一半给她这样的情况。”

    “爱情是独一无二的。没有独一无二这个特性,它就不叫爱情。

    “小虞,你对我而言就是独一无二的。”

    他倾了身,凑上去,在虞生微唇边落下轻轻一吻。

    “我爱你。”

    温暖来得这样突兀又自然。

    萦绕在虞生微心中的一些灰影倏忽消散了。

    他像浸泡在泉水之中,飘忽忽,晃悠悠,他回了这个吻,小心仔细又眷恋。

    接着,两人分开之后,他心机开口:“以渐哥,之前你手机好像收到了条消息,我没怎么认真看,好像是有人约你参加个聚会。”

    薄以渐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笑蓝的消息,就是我今天晚上去接机的同学。”

    虞生微:“以渐哥你会去吗?”

    薄以渐:“去吧,怎么了?”

    虞生微:“我可以去吗?有点想见见以渐哥你的同学。”

    “你想来?”薄以渐无所谓,“那就一起去。”